在新年晚會售票中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一、只有學好法才能做好協調工作

多倫多的售票從十月份就已全面展開。我主要是負責協調華人商場售票點。售票點在演出前四個月是週末售票,在演出前一個月是每天都售票。開始協調一個售票點不算難,找不到人時,最多是自己頂上。但發展到三個點後,困難就多了,三個點的三套設備,包括電視機、DVD機、桌子、資料、展板等等,每天要接送,還要找人;每天的票務管理、現金點算;自己還有常人的工作,家裏兩個孩子,小的才四歲,先生有其它的項目。我整天忙的團團轉,用我那十六歲女兒的話講就是:「我們家整天都只是聽到媽媽在呱呱叫。」後來我就想把其中一個售票點分給另一位同修協調,誰知同修對我說:「我寧願天天去賣票,也不願做協調人。」沒辦法,我就只好繼續承擔下來。

我是二零零二年幸得大法的。沒修煉前,我是個在家裏說了算的人,後來全家修煉後,我開始努力去掉那種指手畫腳、命令別人的壞習慣。這次是我第一次做協調人的工作,深深體會到了它的難度,其實也是師父給我一個修好自己的機會。

有一天晚上我打電話找人賣票,打了幾個小時都沒找到,最後的一位同修還給我解釋了她一個星期的安排,我就不耐煩的對她說:「我又不是來調查你每天做甚麼的,不用向我彙報你的安排。」同修也只好對我說:「那你以後不要打電話找我值班了,我沒時間。」

當我學師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師父說:「大家記得,我經常跟你們講一句話,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每當發生一件事情的時候、出現一種情況的時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別人,因為已經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別人。如果你們都能做到,那麼證實法中就不會出現爭執不下的事;你們要真有這樣的堅實基礎,出現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能冷靜下來想想別人看看自己,我想很多事情都會做好的。」其實這位同修很不容易,先生不修煉,家裏有個四歲的女兒,工作日她到大法弟子辦的媒體的辦公室上班,週末還要做常人的工作。我不但沒有從關心她的角度去想,反而只因別人不順從自己的安排就埋怨。當我意識到是自己錯時,情況就變了。

早晨一到煉功點,就有一對同修夫妻(一位能講國語,一位能講粵語)主動問我可不可以去賣票,還答應以後每週都能去一天。另兩位會三語(國語、粵語、英語)的同修也報名。接著我的手機就整天響個不停,報名參與售票的同修就源源不斷。

一天早上我布置售票點時,想著還有另一個點需要布置,心裏有些急。當同修問我問題時,心裏十分不耐煩,心想:「連這都不懂。」旁邊站著一位靜靜觀察我的同修,他看我忙的差不多了,就過來對我說:「你這種急性子,這種態度怎麼能做好協調工作呢?」我就問:「我怎麼了?」他說:「你性子急,腦子轉的又快,而你嘴巴的表達又跟不上你腦子所想的,你自己想到的東西就以為別人都清楚,當別人不明白時,你就發毛。這樣的協調是做不好的。」我苦惱的說:「我也知道我是不行,那怎麼辦呢?」同修說:「這麼簡單都不知道怎麼辦?」我急忙問:「快告訴我咋辦。」同修回答說:「好好學法。」

同修的話點醒了我,很多時候自己是忙於做事而忽視了學法。師父說:「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致澳洲法會》)而我的學法常常是走形式,心不靜,嘴裏在讀著,而心裏在想著:今天打電話找誰去賣票好呢?明天我要不要跟天國樂團去做遊行報導呢?我要怎樣才能把有關晚會的報導寫好呢?事情繁多,我又是這種心態,我能學好法嗎?法學不好,我能把事情做好嗎?我別無選擇,只有加緊學法。我調整了自己的心態後,繼續售票。

但有時很難找到同修到售票點值班時,我就會有放棄那個售票點的念頭,感覺自己撐不下去了,此時,又是師父的法點悟了我:「其實大家想一想,過去的修煉人要耗盡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煉法門,在這種證實法修煉最偉大的榮耀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怎麼能不更精進呢?」(《越最後越精進》)

那段時間多倫多天國樂團參加各社區的遊行又特別多,當我跟著天國樂團跑了幾天做報導後,我的怨氣就來了:離多倫多晚會的演出只有兩個月了,一共也就六十天,三個售票點也就一百八十天,樂團有一百五十個成員,平均每人也就一天左右,但為甚麼就那麼難找到人願意參與呢?當我有這種依賴心理和忿忿不平的心態時,售票情況很不好,連續兩星期連一張票都沒賣出去。

此時當我協調不動時,我覺的需要與大家在法理上交流和溝通,我就把我對新年晚會的理解、目前售票點的狀況和困難等用交流的方式寫出來與樂團的同修交流,並把各售票點的時間安排表發給大家,法理上清楚了,大家的心也就朝著一個方向動了。後來售票點的值班人員基本上都是天國樂團的同修,一直堅持到晚會演出的前一天,他們都在那堅守著。

二、遇到干擾如何修自己

接近多倫多演出還有兩週時,售票點的票出的很快。而在這時我們家被盜了。一天晚上十一點三十分,我們到多倫多大學參加大組學法回到家,發現家裏被壞人破門盜竊,家裏翻了個底,而那天我先生又去渥太華做晚會報導。報警後,我就坐那發正念,希望售票的現金不被偷走。

警察到來時,四歲的兒子趕緊躲到桌子底下,因為他看過真相資料,以為警察都是壞的,而當警察友好的待他時,他也就放心的去睡了;十六歲的女兒第一句話就是問警察能不能先找一找她的小號(她是天國樂團的小號手),當她發現她的小號還在時,高興的不得了,也就甚麼都不在乎了。看看孩子過關真容易。

而我自己呢?首先沖到樓上發現還來不及上交的售票現金兩千七百多元已被盜時,心裏就惡狠狠的冒出了一句:「這些狗特務。」當發現自己所有的金銀首飾也都被盜了時,我開始意識到自己是修煉人了。靜下來認真的向內找,發現自己近期的不少執著心:歡喜心、顯示心、對金錢的執著、沒有安全意識等等,是造成這次盜竊事件發生的原因。

例如,每當那一天的票賣出的多,我就會產生歡喜心,並在顯示心的作用下到處張揚張揚。有一天早上同修A還在布置攤位時,就有人來買了八張票,我接班時,同修A並沒有告訴我這件事,只是把售票的錢交給了我,後來是同修B告訴了我這件事。我就在電話裏到處跟同修說:「我們今天售票點還沒有擺好攤,就有人來買八張票了,同修A修的真好,一點歡喜心都沒有。」誰知過了兩天,買了八張票的那位先生就回來找我要退票了。我給他講了很長時間的真相,他還是堅持說由於家裏突然有事,不能來觀看晚會。由於我明知故犯所產生的歡喜心和顯示心,令八個人失去了被救度的機會。

還有就是當陷入做事狀態時,就會忘了自己是在做著救度眾生的大事。腦子裏整天想著:今天賣了多少票?收入多少?明天還有誰要還錢給我?在學法或打坐時這些問題就不停的在腦海裏翻。

安全意識不強也是讓邪惡鑽空子的原因。我常常是在售票點的桌子上擺著票子和現金在那敞開的點數。有一次,一位同修提醒我說:「在公共場所還是小心錢財為好。」我有點得意的說:「這是大法弟子的錢,誰敢偷?」

師父說:「各種的邪惡的因素都會鑽大法弟子還有執著和一時意識不到的常人心的空子。」(《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當我找到自己的各種執著心後,我對盜竊者沒有了先前的恨,有的只是內疚和後悔,不管他們是特務還是小偷,是因為我有漏,讓舊勢力有空可鑽,致使他們偷竊了大法弟子的錢,而令到一個或幾個生命對大法犯罪。我在此也想對那些在我們中間而做著特務勾當的人說句心裏話:趕快清醒吧,不要再做破壞大法的事了,機會真的不多了。

三、師父時刻都在給予我們信心

一個建立在名為「新旺角廣場」的售票點,剛開始時人們的反應很冷漠,不接傳單的很普遍。有一同修對我說:「這新旺角一點都不旺,一天下來一張票都賣不出去。真急人,有人不但不接傳單,還給臉色我看呢。」是啊,救人是不容易,但只要是師父要的,我們一定會堅持去做。其實相比於過去修煉的「苦行僧」,相比於紐約同修,我們已經容易很多了。師父在《精進要旨》〈真修〉經文裏說:「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們這一點苦,真的甚麼都不是。

一個月下來人們的反應仍然很冷淡。我也曾有過頹喪的狀態,有時還覺的真有點浪費同修的時間守在那。但有一次我突然發現,放在電視機旁邊的那朵金黃色的紙蓮花在自轉,我很驚喜和激動,我知道師父在給予我們鼓勵和信心。

在人的這一層,雖然沒有明顯的效果,但我們已布下了這個場,神看的是我們的心,只要我們有顆救人的心,有緣人就會得救。後來就有一位女士來到售票點說,終於找到你們了,聽朋友說這場戲很好看,我要買兩張票。

售票點的清場作用給我的感觸很大,啟動了一個多月後,相比剛開始時,人們的反應有很大的變化,發傳單幾乎人人都接。不接的就說:我已收過了;我已知道了;我朋友已幫我訂票了。有人看完傳單就會回來問:「你們下星期還來嗎?我可能要來買票。」

啟動後的一個月雖然賣出去的票不多,但它在介紹新唐人電視台、介紹新年晚會等方面起到很好的作用,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聽說,但都很感興趣,通常會說回家商量後再決定買票。現場的電視播放,也很吸引人,很多孩子都不願離開,大人就買了DVD給孩子。

後來這個「新旺角」真的就「旺」了起來,有一天同修在「新旺角」收攤後,把票和錢交給我時說:「今天賣出了五十多張DVD,二十二張票,還不包括有人訂了明天要的三十張票呢。」

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七年加拿大法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