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過程中我是怎樣不斷去自己執著心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也算是個老學員了。當常人時我的性格很內向,不太願意和別人交談,也不願意背後講究人。但我很在意別人對我說話的態度和語氣,要強心很強。雖然不為大名大利,但也要求自己甚麼都做好,總想要爭個甚麼似的,更不叫別人說自己。平時也要求自己的孩子學習好,要求自己的丈夫工作好,最好能當個官叫人瞧得起。在個人利益上凡是我應該得的別人要爭去了,我心裏憤憤不平,妒嫉的不行。修煉之後才知道這些都是非常不好的心。

*去掉對自己身體的執著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感覺自己的胃不舒服,吃東西發脹,堵得慌。頭的右側像有甚麼東西緊貼在頭皮上,感覺不通暢,有智慧發揮不出來,整天昏昏沉沉,精神不起來。師父在《轉法輪》裏講:「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昨天我把大家身體上不好的東西摘掉後,我們大多數人感到一身輕,身體非常舒服。」學了師父的法後,我也從沒把它當成病,但是那個狀態已經形成了自然,在我的思想深處已經形成一種很強的觀念,形成了一種很強烈的執著。比如在吃飯時,一看見那個東西不可口,還沒等吃胃先不舒服了,堵得慌。我感覺自己已經對它無能為力了,只是消極的承受著。我根本沒有用正念抑制它,也說明了根本沒把那個心完全去掉和放下,那個執著的物質還存在。我不斷的學法,對法的理解也在不斷的加深,我意識到不是法不行,而是我自己不行。從此以後,我努力在思想中發出強大的正念:那不是我的胃,我胃不痛,也不堵的慌,吃甚麼東西都行,師父給我身體上下成千上萬的氣機和機制,我身體百脈全通。在修煉過程中我不斷的把心放下,不斷的提高心性,不斷的加強正念,不斷的消掉這些不好的物質,它就會變的越來越弱,最後完全不起作用。

*去掉怕心也是去掉最大的私心

怕心,這個隱藏最深、最大的私心,貫穿我整個正法過程,從「很少怕」到「最怕」再到「不怕」。

九九年大法剛遭到破壞時,我對師父、對大法從來沒有動搖過,一心一意想用自己親身經歷來證實法。通過學法後,我個人的身心確實得到很大變化和提高。迫害剛剛開始也親眼看到許多大法弟子去省城,那個場面太壯觀了,每個大法弟子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沒有口號,沒有標語,都好像用自己的心訴說著得法後的昇華。

九九年末,我去北京證實法。到北京後才知道國家信訪辦的大牌子早已摘掉了,根本不讓說話。只要你說是煉法輪功的,立刻就抓起來,像對待犯人一樣戴上手銬子。當時我也不例外,那時由於對法悟的不深,當看到這樣的場面後就把這一切當成人對人的迫害了,產生了怕心。後來我再一次去北京證實法,親眼看到惡警打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電擊,年齡很大的大法弟子被強行灌食。當時沒有認識到它是在破壞法,它們就是對著法來的,強烈的私心再一次被觸及,怕心也就更嚴重。

日後,市「六一零」和派出所居委會不斷的來我家騷擾,使我整日不得安寧。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七、八個人突然闖入我家,一頓亂翻之後把我強行架到派出所。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於當天晚上安全回家,但從此後怕心就更重了。到後來竟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流離失所七個月。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正念也越來越強。我貼真相時,嘴裏不斷的念正法口訣,而且不斷的在心裏說:是師父讓我來救你們來了,你們要認真看真相好得救。每一次往住戶門上貼真相時,就念一句《洪吟》〈助法〉中的「協吾轉法輪,法成天地行」。

在做三件事中,一次又一次證實了大法的威力。師父說的話就是宇宙的法理,就是那樣。我也經常對自己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就這樣我的怕心越來越少。師父是宇宙的主,大法弟子是眾生的希望,只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甚麼事也不會有。當務之急就是救人,我抓緊一切時間救人,我不想在法正過來的時候留下遺憾,我要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在一思一念中去掉各種執著心

在做三件事當中,我意識到自己的慈悲心不夠,尤其在勸三退當中表現更加突出。遇到好講的,我能從各個方面切入耐心細緻的講,使他(她)們徹底明白真相、明白三退的目地和意義。遇到思想障礙大的人,我立即就產生了急躁情緒,正念之場也就越來越小,甚至心裏有時還想:愛信不信。我這哪像個修煉人,就連常人的耐心都沒做到。想起這些真是覺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善心不夠在家庭中也能表現出來,我的小外孫今年五週歲,這孩子從生下來覺就非常少,而且必須得抱著睡。從小買了很多玩具,買回來就弄壞,隔一段時間就拼命的無緣無故的哭。這時我和老伴還有姑娘就一起發正念,開始時心態還很好,發出的念也很純正,時間一長,我看效果也不太好,也沒馬上起作用,就表現出不耐心,思想中產生我還沒學法或還有甚麼事沒做呢。這是多大的私心啊,根本沒有慈悲和善心。

在和同修的接觸中,或在一起做證實大法的事時,自己的顯示心、妒嫉心表現的也很強烈,在我的潛意識中也覺的自己比別人做事行,我還在思想中經常產生讓別人說自己好的心理。比如在很小的事情上都能體現出來,如:從來沒來過我家的同修要來我家,我就得把屋子收拾好等等一些想法。在家庭方面,我能和兩個弟弟平衡好關係,他們很早也都退出邪黨,並能做到孝敬父母,但總讓我幹這幹那,我當時表現的就不太善。和丈夫、孩子(都是修煉人)之間,我的私心很重,總是想要以我為中心,誰不同意我的想法,當時就表現出不高興的樣子。我不斷的學法,不斷的向內找,我意識到他們都是修煉的人,都能按照法去做,我的標準是甚麼?怎麼能讓人家非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呢?每個人的層次不一樣,自身帶的東西、特點不一樣,我怎麼能把我個人的觀點強加於別人呢?當我把自己擰勁的心理順過來後,不再以我的標準看待他們時,我發現他們有很多方面的心性比我高。現在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經常切磋,共同精進,看見誰有執著心馬上能當面指出來。

謝謝師父給我這個機會,我一定要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不留下遺憾。把自己時時都當作修煉的人,按照師父的法去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