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修心」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由於知道按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我經常回家看望癱瘓了十九年的婆婆,洗刷、洗澡、洗衣甚麼都幹,為此成了街坊鄰居誇獎的小話題。但是我知道心裏有個結怎麼也去不掉,就是婆婆摸過的、或吃飯沒吃完的食物我吃不下去,有時一聽到她咳嗽、大口大口的吐痰就覺的厭惡,心裏不舒服。其實婆婆雖然拄著雙拐,但在師尊的呵護下,每天煉功五套功法都能獨立做完,從二零零五年六月至今一天沒間斷。

我家有五口人,毛巾、飯碗顏色各不相同,各用各的,幾十年來的生活方式給我帶來難去的執著。一天,我去同修家,同修說:「師父傳法時,曾經吃弟子剩下的飯。」我知道是在說我。師父的作風,使我們無比敬佩,也是洗刷我們骯髒心靈的指南。

這天,我又去了婆婆家,晚上吃飯時,我們剛剛把飯盛上,忽然婆婆問保姆:「我中午剩下的那半碗燜餅呢?」保姆答:「我隨在鍋裏了。」當時我腦子一「轟」,飯已經盛上了,這可怎麼吃,但是我立刻想到師父在傳法時生活的艱辛,為了節省資金,不多花一分錢。想到師父在《真修》中說;「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

婆婆知道我的心情,趕緊拿出雞蛋、松花蛋還有別的食物叫我吃,我說:「不用了,我也是大法弟子。」話雖然是這樣說,淚花在眼裏打著轉,勉強把這碗飯吃完。我沒過好這個關。回到家,我看到煮的花生米下面有厚度半寸厚的粘泥。

就這點小事,大多數同修都沒有的心,我卻把它看的像山,我決心把它修乾淨,到婆婆那裏曝光我這顆骯髒的心,現在我已經把這顆心修下去了。

公爹是老紅軍,邪黨文化對婆婆毒害最深,開始《九評》她看不下去,而且說些不敬的話,我就跟她說:「邪黨與天鬥、與地鬥、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死了多少人,你年輕時當街道幹部,你一言堂,不同意見你聽不進去,弄了一身的病,是不是這樣?以前每月都要花五、六百元的藥費,沒地方報銷,自打煉功你不難受了,藥不吃了,以前剩下的藥都扔了,不到兩年時間節省一萬多元錢,是不是這樣?」她想想說:「是這樣。」

師父要我們修煉人按「真、善、忍」做人,首先為別人著想,無私無我,做一個最好的人,現在婆婆都能接受了,而且還讓兒子、鄰居們看真相資料。在大門口坐著,也發真相資料、也講真相,也知道了修心性。

我把這些寫出來,這在別人都不值得一提的事,對我來說卻覺的是突破了一個大難關。

無法表達感謝恩師苦度弟子之恩,謹借明慧一角叩拜恩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