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營養、保健誤區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鋪天蓋地壓下來的日子裏,由於邪惡迫害失去了修煉的大好環境,我學法、煉功就不精進了。那年冬天,天氣都非常邪惡,雪下的又多又大,到處都結冰。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下班騎自行車回家的路上,在下坡有冰的地方滑倒了,自行車也壓在了身子上。當時左腿在下面,就聽見左腿股骨頭喀吱的一聲,當時只認為是消業,沒有認識到是舊勢力的干擾。附近有人力車,我把他喊過來,把我拉回家。

晚上,孩子把他同學找來(骨科大夫),叫他給我看看,他看了看說:「是把股骨頭摔壞了,需要住院治療,要打牽引、打鋸子。」當時我說:「我是煉法輪大法的,不用上醫院,在家過幾天就會好的。」他說:「你怎麼那麼相信法輪功呢?股骨頭摔壞了住院治療沒有半年還好不了,嚴重的還得換鋼的股骨頭,咱們市的醫院都換不了,還得到大城市換!」我說:「這個我知道,我有個同學也是股骨頭摔壞了,在上海花了六萬多元換個鋼股骨頭,還拄著拐也沒好,我們是煉功人有師父保護,很快就會好的!」由於我堅信法、堅信師父,他沒法說服我就走了。臨走時留下一句話:可別耽誤了,落下殘疾。

頭七天裏我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身上碰一點都疼得直冒冷汗,身體不能動一點。就在第八天晚上似睡非睡時,突然左腿悠起來,右側剛睡下的妻子(大法弟子)也感覺到左腿悠起來。她說:「是師父在給你接骨吧!被子都動了。」我激動的說:「是師父在給我接骨呢!」之後,左腿又悠起兩次。說也真神奇,當第二天早上醒來時,也就是第九天頭上,我可以坐起來,腿也不那麼疼了。第二十一天下地煉功了。到第四十天就完全好了,正趕上過年,親友們來了,看我沒有落下殘疾,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

後來有的親友對我說:「你年歲大了,骨質疏鬆了,要不然不會摔壞的,你們煉功人不上醫院不吃藥,喝點牛奶補補鈣是可以吧。」當時我也覺的自己學法煉功差,身體演化的不好,就順著常人的理、常人的思維邏輯走了。因我有這顆常人心在,就被魔利用了,喝上牛奶了。後來親友又說:鮮奶不如鈣奶好,我又按照常人的理走了,根本就沒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地煉功人。雖然也學法、煉功,可是根本沒有在法上提高上來,所以後來干擾和魔難越來越嚴重。

二零零四年五月的一天,我突然像得了腦血栓症狀,左腿走路不靈活了,左手也端不起飯碗,親屬知道後來看我,又把保健品介紹給我(她是賣保健品的)。開始自己並沒有接受,架不住總來勸說,滿耳朵灌的都是營養、保健的,說甚麼保健品不是藥,沒有毒副作用,還說她到外地開保健品會時聽別人說:外地有的煉功人也有吃保健品的。這時的我也分辨不清她說的對與錯,心理防線被攻破了。

就這樣我一步步被拖下水,走入舊勢力布下的陷阱,以至越陷越深。親屬又搞美國納米保健品,她說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我當然也接受了。所以這干擾、魔難就接踵而來,在以後的兩年多時間裏先後吐了三次血、拉一次血。就在今年六月十二日,我在屋內平坦的無任何坎坷的地板上突然仰面朝天重重的摔了一個大跟頭!妻子跟我說:「你得好好悟一悟,為甚麼摔跟頭?老被干擾?」

這一下摔醒了我!我悟到:營養、保健品雖然把毒副作用提煉出去了,可還是有它的藥理作用,還是針對病的,只不過是藥的變異──保健品。舊宇宙用變異的理來干擾你,把你一步步拖下水,達到它想要達到的目地,讓你掉下去!吃營養、保健品想補一補,緩解緩解,實際就是自己思想變異,用這種藉口、找理由來掩蓋對病的根本執著!歸根到底還是自己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夠堅信。

從開始喝鮮奶、鈣奶,到保健品,到美國保健品,一步步升級,一步步的順著舊勢力的安排走,走進了泥潭,走進了陷阱,走進了深淵,真是太危險了!這是為私為我的充份表現。要不是恩師的點悟,險些失去了億萬年等待的機緣!

回想這幾年磕磕碰碰走過來的路,無不是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來的,股骨頭摔壞四十天就好了,得了腦血栓幾天就可以騎自行車上街了,三次吐血、一次拉血,完了第二天就沒事一樣,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悟性就是上不來!作為一個煉功人怎麼能用常人的理來衡量自己所遇到的事呢?我希望和我一樣有這種想法的同修,趕快從營養、保健品誤區走出來,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回歸的路。

以上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