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的童年與青春最有意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我從八歲開始修煉,至今已在大法中修煉了十一個年頭。我的體會是,修煉的童年與青春才是最有意義的。

修煉的童年

八歲時,在同學父母的介紹下,我和媽媽走入大法修煉。兒時的我玩心很重,沒有珍視修煉。但母親對我的修煉要求很嚴,每天都要求我去煉功點,那時我對此會有些怨言。

後來惡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我自願與母親到北京上訪。

二零零零年,我隨母親來到北京,那時我只有十二歲,當我和媽媽在天安門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幾名警察惡狠狠的將我們連踢帶打的推上警車,當我看到平日課本上和藹可親的警察叔叔霎時變成眼前發狂的惡魔,當時我真是害怕極了,別說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就連白髮蒼蒼的老人,他們的手腳都毫不留情,但是我們仍在堅定的高呼我們的口號,後來惡警把我們劫持到了清河分局,在那裏由於我拒說我們的任何消息,在一間屋裏,我還遭到了三名惡警的毒打,但由於師父的保護,我並沒有覺的疼,後來媽媽就被非法勞教三年,而我則由於年齡不夠,被爸爸領回了家。

一年後,媽媽回來了。我們仍堅修大法。

修煉的青春:勸同學三退

在學校裏,對那些比較喜歡探索知識,喜歡科學的同學,我經常和他們講一些從師父講法中知道的有關外星人或隱身、靈魂的東西,他們會聽得津津有味,因為他們從沒接觸過這些,他們便會問我從那看到的這些知識,這時我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將他們引入正題,告訴他們邪黨造謠、誣蔑的迫害,和法輪功在國外的發展情況,如他們不信還可以舉一些身邊的同學有親戚在外國知道的法輪功的事情,再告訴他們用化名退團隊基本就沒甚麼問題了。

對於和自己不是很近的同學,可以主動接近,比如在他同桌沒在的時候,找個理由坐過去,勸三退;在別的宿舍有同學沒來有空床時,過去睡一覺,就可以借此機會再勸三退。我會和同學們講天安門假自焚事件,我覺的這件事是惡黨誣蔑大法最嚴重的,常人對這件事肯定會知道,所以從這切入話題,但最好不要暴露自己,以第三者的身份講,如有些頑固的同學不肯三退,要智慧的勸。對於和自己關係較好的同學,直接誠心實意的給他說一些自己煉功的一些心得、好處,三退也不會有甚麼問題。

有些同學的家人是惡警或迫害過法輪功的人,這樣的人一定要給他講明真相,這樣連他的家人都有可能得救,但一定要用第三者的身份給他講,說自己有親人煉法輪功,還接到過一些真相小冊子,一定要講一些惡警現世現報的例子,這更有助於他轉告他的家人。

三年高中,我換了三次班,在每個班裏我都把講真相作為我主要的事情。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理解了母親的良苦用心,在她的嚴格教導下我一直沒有脫離大法,沒有放棄修煉。修煉的童年和青春,才是最有意義的童年和青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