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無神論 堂堂正正的迷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在中共黨文化的薰染下,談起「迷信」二字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頭腦中反映出來的是:山村愚昧的農民一路跪拜,香煙繚繞,等等,難登大雅之堂。有時看到寺廟裏或有人家裏供的佛像也覺的怪怪的。

我自己在理性上知道拜神禮佛是正道,但心裏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自己有時也跪拜師尊,但有雜念,沒有升起神聖的正念。現在想想這是中共邪黨幾十年來無神論灌輸的惡果。一提迷信,想到就是「愚昧無知的、沒有理智的、盲目的」這些詞句,在心靈深處還有強烈的不信神的這樣的因素,自覺不自覺的把自己也劃在愚昧、無知、盲從、沒有理智、落魄失意、心灰意冷、人生無望之後的一種心理安慰、寄託等等範圍裏。沒有修煉的神聖、沒有修煉的坦坦蕩蕩,有一種偷偷摸摸的感覺,怕被別人看到不理解。其實在思想深處依然認可了邪惡對大法的污衊,認為大法是迷信,是見不得人的,認可了邪惡對迷信的肆意歪曲的定義、內涵。其實師尊已有兩篇論述迷信的經文,自己沒有好好悟一悟,師尊的經文不就是在破除邪惡的觀念嗎?不就是在為「迷信」正名嗎?

想一想,人掉到迷中來,可能清清楚楚的認清了事物的本質才去明明白白的信嗎?絕對不可能。神給人造的狀態就是迷的狀態,人絕對不可能破了這個迷然後再去信甚麼,那就不是人類社會了,所以在人中,迷信就是人生活的一種正常狀態和思維模式,是無可厚非的。

說出來人真可憐,茫茫人海,迷迷撞撞,何為真何為假,何為正道何為邪魔,只能靠隻言片語的理解去信。對大法弟子而言,要完全理解師尊的講法,從根本上講是不可能的,那麼因此而存疑嗎?動搖對師尊對大法的正信嗎?對真修弟子來講是根本不可能的,連想都不能想的,因此大法弟子就是要完全徹底的迷信師尊、迷信大法,堂堂正正,永生永世不變。

人的這一面的分析、衡量、比較不是不行或者不允許,特別是剛入門的時候。但更高一點講那是無理智的謗法、謗佛,人如何能衡量得了佛道神?人的觀念如何能衡量得了佛法?如果修煉到現在還在衡量這、衡量那,那就是黨文化中無理智的「天不怕地不怕、人定勝天」的思想觀念的反映。

對師尊、對大法的迷信對人類社會來說是好事,是大好事,人敬天敬地敬神佛不是人最應該的嗎?是人類最神聖的事。怎麼反而被放在陰暗的角落,受人的唾棄呢?其實對佛道神要絕對的迷信,對師尊、對大法更是要絕對的迷信。就這句話可能就有同修會反感,那就是你的不信神的觀念。我寫這句話時觀念也在翻,覺的彆扭,那就是不信神的因素。我現在寫這篇文章就要解體它,解體一切阻礙我和同修同化大法的因素,解體一切阻礙救度眾生的因素。

師尊要求大法弟子理智、清醒,知道自己在幹甚麼,但這種理智、清醒決不是你反覆用人的觀念,人的標準來衡量師尊、衡量大法得來的。那是絕對不理智、不清醒的謗佛、謗法,三尺頑童怎能理解父母教育兒女的良苦用心呢?真正的迷信從何而來,他來自於你生命的本源,是你明白的那面對大法的真信,是你真正的溶於法中的自然表現。阻礙你同化大法、救度眾生的是邪惡灌輸的對迷信的歪曲的內涵,正是這種觀念阻礙著你的本性顯露出來。大家想想修煉的最終目地是甚麼?對師尊對大法毫無保留的信,那就是絕對的迷信,至高無上的迷信。真正破除這些強加了的觀念,讓本性自己自然顯露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