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同修的去世所想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今年三月二十一日,聽到甲同修突然去世,周圍及同修都感到非常意外,眾說紛紜,誰也沒有想到她會失去生命。因她精進的履行自己的使命,助師正法,救度世人,前一天她還去關心一個病人、看望、幫助別人。甲同修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七二零前,為洪法做了許多的貢獻,本地城鄉都有她的足跡。七二零以後三次進京護法。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又被非法勞教二年,在沙洋那個邪惡的黑窩裏受盡折磨。在看守所短期非法關押好幾次。每次回到家就忙著講真相,吃了無數的苦,這麼精進,怎麼會被爛鬼以病業的形式迫害死呢?這件事出現後,同修之中有各種表現,也在思考,今天寫出來,讓我們吸取經驗教訓,共同提高。

從甲同修這方面看,由於長期在邪惡的黑窩裏受折磨,經常遭毒打,關小號、絕食抗議被惡警劉黎光撬掉門牙、還被打毒針,在飯中下不明藥物,當時就全身發抖,狂躁,身體和精神受到嚴重摧殘,有時主意識不太清醒,有時突然冒出一句話,常人不明白她在說甚麼。從勞教所回來後,急於做事,學法靜不下心來,讀法時漏字、加字。特別是近期學法時,竟不知讀到哪兒去了,同修多次指出,也不見轉變。發正念也發睏,手式變形,她也很想改變這種狀況,但一直沒有突破。

還有一次被邪惡抓到阜陽看守所受迫害,她在裏面講真相、絕食。她丈夫去要人,住在那兒天天要人,看守所放人時,逼她寫「三書」,她不寫,她丈夫寫了「三書」。她當時在場,回來後沒有發表聲明。有同修多次問過她這事,她說她是正出來的。這事是她去世後,同修從她丈夫那了解的。這也是一個大漏洞,這事如果早說丈夫代寫了,同修一定會催她發嚴正聲明的。邪惡爛鬼是無孔不入的,它們是想方設法迫害大法弟子。

甲同修本人是想精進,盡全力去救眾生。但由於長期被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損害。學法少、且不靜心,有時主意識不清,發正念迷糊。修心性滯後,不知不覺中走了舊勢力的安排的路。在七二零之前,甲同修在學法上、修心性上不太重視。在洪法上的事,她是大量的做,又捨得花錢,又捨得吃苦,城裏鄉下到處是她的足跡。如果舊勢力不搞這場迫害,她的不足之處會在修煉中去掉的,她一定會修好的。

再從我們整體配合上看,有許多的不足。我們平時很少關心她,有時甚至避她,經常責怪她這不好,那不對。沒有用修煉人慈悲、寬容的心態好好幫助她從法理上提高,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對於甲同修的身體、生活、思想很少過問。在她去世的前幾天就出現過身體突然很不舒服,經同修發正念後緩解了。同修走後,她又急於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而同修沒叮囑她多學法,多發正念。幾個知情的同修沒想到事態會發展的這麼嚴重,沒有找更多的同修來持續發正念,徹底解體迫害的黑手爛鬼。有個天目開了同修事後說,她天目看到有魔在拉甲同修走,甲同修不走,說我的事沒做完,那個同修怕自己看得不準,沒有及時跟甲提醒,也沒找其他弟子幫著發正念,過後才知天目看到的是真的,很後悔。還有個同修說,甲同修在出事前對她說過,她把大法書等東西都清好了,放在某一個地方。事後才知道那是甲在安排後事。這些跡象都說明邪惡要對甲同修下狠手了。三月下旬,甲同修永遠的離開了我們。她如果不走,不知有多少人會在她的努力下得到救度。她一走,給本地講真相帶來了很大程度的損失。教訓是深刻的。

反思這件事,如果我們及時的提醒甲同修,盡心盡力的實質的幫助她,邪惡就不會把她拖走。是我們整體沒有配合好。沒有把別人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對舊勢力太大意了,沒想到它們被淘汰前如此瘋狂。這件事出現後,有的同修認為甲同修圓滿了,完成了使命,認為她是應該這樣走。我覺的這種認識是不對的,還有那麼多人沒有明白真相,沒有退出邪黨,沒得到救度,大法弟子怎麼能丟下肉身走呢?再一個就是看到的、聽到的,關係到同修生命的事,一定要引起警覺,為法著想,為對方著想,為整體著想,想些辦法去避免造成損失。

再說說甲同修出事的前後幾天中,周圍的大法弟子的表現。當一聽到甲同修身體很不舒服後,就有三四個同修幫她發正念,讀書給她聽、鼓勵她正念闖關。對周圍不明真相的常人,聽到他們說些不好的話,我們都耐心跟他們解釋,講真相、儘量消除負面的影響。

回想起來,我們還不成熟,許多事情沒有做好,沒修好,沒配合好,請同修吸取我們的教訓,讓我們學好法,理智、清醒的去證實大法,做好三件事。這是我的些膚淺的認識,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