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的省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師尊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大家知道,修煉中人心不去表現最突出的就是,做事情不是在證實大法,是在證實他自己!它起到的是破壞作用。」

對此深有感觸。在做大法工作時,事情一多或是自己覺的做的不錯時,很容易就偏離了證實法的基點,主要是沒有去掉的人心在起作用。基點擺不正,在人心重的情況下,很容易就變成證實自己,這樣就起不到證實法的作用。

人心就是不足,所以總是外求,求別人的認同,求自我的實現,像是心理學中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他說人有五大需求,一是生理的需求,二是安全的需求,三是社交需求,四是尊重的需求,五是自我實現的需求。這個所謂的「人心」五大特質,對修煉人而言,則是必須去除的。

我的體會是,生理需求就是「慾望」的來源。安全的需求就是「怕心」的來源,社交需求是「怕寂寞的心」在起作用,尊重與自我實現的需求,換個方式講,其實就是「求名」的心。人所忙的,就是為了生存在社會上,求取家庭的認同、同儕的認同、社會的認同、國家的認同、乃至國際與歷史的認同。

我們在做大法工作時,應該經常向內找,自己是不是真正站在「修煉人」的基點在做事?如果是的話,大法工作就是修煉。如果不是,那工作就只是單純的工作。師尊說:「常人也能做大法弟子的事情,他不能夠具備大法弟子的威德,他只能有福德,造就福份。」(《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我們也應該經常向內找,自己做的事情,能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這是很重要的一項衡量標準。否則,內心裏返出來的念頭,經常是希望做這件事情時別的同修會給予讚賞,那麼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得到同修們的認同,那不就等同於在大法弟子群中求名嗎?

我於是悟到,我們在證實法的過程中,不能離開學法,否則也起不到證實法與救度眾生的作用。就是因為我們做大法工作的心不純,摻雜了很多人心,而這些人心在修煉中是必須要去的,所以就算舊勢力沒來干擾,師父的法身也要點化的。

因此在過程中就會遇到各種的麻煩事,關鍵就是因為帶著證實自己的常人心在做大法工作,所以無法起到很好的效果,甚至如同是站在邪惡的一方,幫著邪惡幹壞事。所以師尊一再強調,學法是至關重要的,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

那麼能不能純淨的站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基點上在做大法工作,我覺的與自己是否真切的體會到「證實法」與「救度眾生」有關。就是因為認識的不夠真切,不夠深刻,所以動機不純,因而很容易就被追求他人認同與自我實現的人心所干擾、甚至喧賓奪主。

為甚麼要證實法?因為大法弟子的生命就是大法再造的,責無旁貸就是應該證實法,而且這也是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機緣。說是責任,其實更是一種榮耀。

為甚麼要救度眾生?因為大法弟子不救度他們,他們可能因為思想中帶有對大法不好的想法,就會在新舊宇宙交替的特殊歷史時期,在即將來到的正法洪勢下,被永遠的淘汰。我們能不抓緊時間救度他們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