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您認清身邊的壞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也許你還不知道,在工作和生活中,我們都自覺或不自覺的被一個最陰險的「人」,最會騙人的「人」,最會耍賴的「人」,好話說盡、壞事幹絕的「人」所控制,對它盲目的相信和服從,吃了虧,上了當,還維護著它。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在這裏,我們把這「人」的表現給你說出來,幫你了解它認清它,擺脫它的控制,清醒理智、幸福平安的工作生活。

表現之一:攬功推過

我們的生活中、單位裏如果有個這樣的人,把所有的好事、成績都說成是自己的,貼在自己臉上,把所有的壞事和問題都推給別人。我們都認為這人不要臉不講理,從心裏反感,不願和這樣的人共事打交道。

可是有一個這樣的「人」我們卻沒有覺察,沒有覺的它這樣做不對,還感到很自然很正常。不信給你舉個例子。比如領導咱們的共產黨,名副其實共了全國人民的產,控制了全國一切財產和資源,全國不管哪個人、哪個單位、哪個地方取得的成績都說成是黨的功勞,貼在自己臉上。社會經濟的正常發展,說成是黨領導的結果;農民辛勤勞作加上風調雨順獲得了豐收,說成是黨的成績;企業善於經營加上工人的廉價勞動,有了經濟效益,說成是黨的成績;科技人員的智慧加上勤奮有了發明創造和研究成果,說成是黨的成績;運動員的先天素質加上刻苦訓練取得了奧運金牌,說成是黨的成績;連發生重大事故、自然災害後政府本應做的組織搶救,也說成是黨的關心,等等。經過長期反覆的宣傳灌輸,把人們的思維都變異了,自己也覺的取得的成績是黨的功勞了,聽著很自然、很正常了,你說不是黨的功勞,反而不正常了。我們中國人講謙虛,做了好事不貪功不張揚,共產黨就利用這一點,毫不客氣的把功勞都攬在自己身上。

光攬功也就算了,還把所有的壞事都推到別人身上。共產黨對自己的問題,以及給老百姓帶來的苦難和後果,要麼說是國外敵人反華封鎖,要麼說是國內階級敵人破壞,要麼說是天災和事故,實在不行了,就找一批替罪羊,把責任都推到這些人身上,如把文革前17年的問題都推到劉少奇身上;把搞大躍進而餓死4000萬人的罪惡說成是自然災害;把文革的浩劫,推到林彪、四人幫身上。等等。但凡壞事都是反動勢力和別有用心的人幹的,甚至有些壞事,黨也可以用歪理變成好事,變罪魁為功臣。例如,在被黨嚴密封鎖的非典、愛滋病泛濫真相再也包不住的情況下,黨搖身一變,精心布置,動用從知名演員到黨總書記的宣傳攻勢馬上把黨裝扮成了患者的福音,愛滋病的剋星。而黨永遠是「偉大、光榮、正確」的。

表現之二:忘恩負義、過河拆橋、恩將仇報

俗話說,做人要講良心,知恩圖報。古人更是講: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關羽的義氣千古傳頌。如果我們的生活中或單位裏有個人,忘恩負義、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甚至恩將仇報。我們都會罵他小人、白眼狼,連畜生也不如。不會相信和跟隨這樣的人。可是有一個這樣的「人」,我們卻整天歌頌它、擁護它、支持它、感激它。不信我給你說出來看。

──要說為共產黨打天下功勞最大,犧牲最大的應是廣大的農民兄弟。當年那些農民兄弟們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不怕苦不怕死地為共產黨幹,為黨獻出他們的生命、獻出他們的胳膊、獻出他們的腿、獻出他們的青春和鮮血,獻出他們的房子和孩子。特別是在共產黨最困難的時候,老區的農民出人、出錢、出糧、出命,養活了、掩護了共產黨。共產黨建政後,要論功行賞的話,農民應該得最多,最不濟也得是中等吧。如今共產黨奪權五十八年過去了,不但沒有知恩圖報,讓農民過上好日子,反而通過讓農民交大量的公糧,低於成本價收購農產品,高價賣給農民工業產品,對農民進行掠奪。對農民的收費罰款多如牛毛。現在大部份貧困地區是以前的「革命老區」,有些地方變得比共產黨建政以前還窮。純樸老實的農民們得到的卻是枷鎖和鄙視、歧視,不僅自己始終處於社會的最底層,而且還搭上了世世代代子孫的前程!正常社會的人們能自由地選擇居住地,而共產黨用戶口制度把農民隔離在農村,過去,辦一個農轉非比登天還難,後來改革後,不少城市用向農民賣城市戶口斂財,少則幾萬,多則幾十萬。

同一個班的兩個孩子,坐同一輛車出車禍死了,按共產黨的有關政策規定,城市的孩子賠20萬,農村的孩子只能賠5萬。這種政策性歧視,到處發生。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現在又強征祖輩留下的農民土地,再高價出售給房地產商,給農民很低廉的補償,斷了農民的命根子。

──軍人是共產黨奪權和維持統治的直接工具。對黨忠心耿耿的彭德懷,是為黨打天下的大功臣之一,廬山會上因說實話而被打成反黨集團頭子。朝鮮戰爭的軍人們,出國打仗,人生地不熟,冰天雪地,挨凍受餓,打仗的艱苦和付出的犧牲遠超過共產黨建政以前的戰鬥。這些功臣們應享受好的待遇,最起碼也該保障正常生活吧。可是這些功臣們,大部份讓回到了農村和工廠,現在多數是窮困潦倒,一身的傷病,連自己基本生活都不能保障,更別說養家看病了。那些失去兒子的烈屬,除了得個烈士家屬的空名外,多數在貧困線上掙扎。被俘虜的志願軍,當時有兩個選擇,回國或去台灣。多數人愛黨愛國,堅決要求回國,回到國內後一次次的被審查,被列為叛徒特務嫌疑,一有運動就成為鬥爭對像,有很多人被迫害致死,而且還牽連了家屬子女,親戚朋友,影響了兒孫兩代人的前途。那些去了台灣的,現在都成了大老闆,愛國華僑。

七十年代對越作戰的「孤膽英雄」、「一等功臣」現在已經無人問津,死去的士兵和基層軍官只給800元到1000元撫恤金,一次了帳,家屬獨自承擔著失去親人的痛苦和生活的貧困。雲南麻栗坡烈士陵墓埋葬著957位老山作戰犧牲的士兵,其中300多位的家屬二十多年從未來過,大部份是因為窮,沒有路費。

──工人兄弟們為共產黨建政後的建設和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共產黨自稱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奪權時利用工人搞工人運動;反右時讓工人充當「反右派」的後盾;文革時組織「工宣隊」,讓工人收拾武鬥的爛攤子,鎮壓「四五運動」靠工人。黨通過低工資、低福利、高積累政策,義務勞動、做貢獻等,盤剝工人兄弟,整個國家的工業基礎、城市基礎,都是工人兄弟們苦幹奉獻積累下來的。現在,那些把汗水和青春都奉獻給了黨的老工人們,卻被黨毫不留情地拋棄。已退休的,領著不夠糊口的退休金,因為退休時是低工資政策;沒退休的,送了一個好聽的名詞──「下崗」。國有企業數千萬工人失業,在失去工作的同時也失去了單位提供的社會保障,家庭也陷入貧困。孩子高額的學費無法負擔,就算是好不容易供到畢業,工人的子女沒有靠山,也很難找到好工作。而工人兄弟們創造和積累的財富,卻被貪官污吏、高幹子弟們輕而易舉的轉化到自己的腰包。

──1957年反右中被批判、流放的知識份子,很多是中共建政以前的左派文人,這些當年對共產黨抱有無限希望,在國民黨統治區冒著危險為共產黨奔走呼號出力最多的人,恰恰正是57年最先倒霉的右派份子,而且出力越多,受害越重。文化大革命開始時「革命」最徹底的「紅衛兵小將們」,兩年後失去利用價值,被註銷城市戶口,去「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林彪的「五七一工程紀要」一語道破:「青年知識份子上山下鄉,等於是變相勞改。」

如此看來,中共對不起農民、對不起工人、對不起軍人、對不起知識份子……對不起全國人民,既然這樣,我們還要它幹甚麼呢?

表現之三:反覆無常,言而無信

如果在現實生活中,有人出爾反爾,反覆無常,言而無信。說過的話從來不算數,許諾過的事從不兌現。這樣的人沒人相信他,沒人願與他打交道,沒人會跟著他幹,可有一個這樣的「人」,我們卻聽它信它,死心塌地跟著它,一次一次的原諒它。這裏舉幾個例子,讓您琢磨琢磨是不是這麼回事。

請回想一下,我們黨對劉少奇是怎麼說的,一會兒是毛澤東的接班人,一會兒是永世不得翻身的叛徒、內奸、工賊,一會兒是無產階級革命家。說鄧小平一會兒是劉少奇的死黨,一會兒是治國能人,一會兒是右傾翻案風的總後台,一會兒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一會兒對地主、資本家趕盡殺絕,一會兒要發展地主、資本家入黨。1976年的天安門「四五事件」,一會兒是反革命暴亂,一會兒是革命群眾運動。當年共產黨鼓動農民造反的時候許諾給農民土地,結果分的地還沒有捂熱,就通過合作化、人民公社給收回了。它許諾給知識份子自由,結果通過反右、六四鎮壓、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等,把知識份子變成了不許亂說亂動的黨奴隸。鼓勵知識份子給黨提意見時,許諾不打棍子,不抓辮子,不秋後算賬,結果提的意見都成為當右派的罪證。過去天天罵國民黨反動派,與國民黨是死對頭,現在天天說台灣國民黨好,還暗地裏支持國民黨競選總統。文革中那些所謂的最革命的闖將、幹將,堅決執行黨的政策,「黨叫幹啥就幹啥」。文革結束後,為了平老幹部的憤,全國軍管幹部中有17人、警察793人共810人「文革幹將」,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為矇騙家屬給一張「因公殉職」的通知單。當時的北京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則在追查開始之前就畏罪自殺了。沒被槍斃的,被列為「三種人」清理,有的被開除下放,有的被判刑。

表現之四:獎懶罰勤,優汰劣勝,懲善揚惡

凡在中共的官場上混過的人都知道,那真是「厚黑學」的演練場,最後勝出的都是面厚心黑、不講良知道義、沒有道德原則的人。當然也有個別好的,被提拔起來當個不太重要的官,給世人擺個樣子。你要講良心,真心為群眾辦實事、講真話,在官場上就沒法生存,幾天就會被踢出去。許多原來正直有良心的官員被逼就範,越染越黑,最後同流合污。剛直的朱鎔基總理也無奈的說,只要全國人民說我是個清官也就謝天謝地了。

過去大多數的地主資本家都是靠聰明才智、苦心經營、勤儉持家積累下的家業,文化道德修養較高,可以說是當時社會的精英,卻被共產黨抄家沒收家產,掃地出門。而那些好吃懶做的二流子,卻成為最革命的貧農,分房分地分財產,不勞而獲。

在國有單位老老實實、聽話守紀的人受冷落,溜鬚拍馬、吃喝嫖賭的人受重用。遵紀守法、誠實經營的幹不下去,假冒偽劣、坑矇拐騙的大發橫財。整個社會的環境和機制是逼人學壞的。形成了不送禮行賄辦不成事的規則。誰要不按這個規則辦,誰就寸步難行。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被殘酷迫害,貪官污吏、黃賭毒、黑社會卻耀武揚威。現在的中國社會,賢良受辱,小人猖獗,忠義無存。

表現之五:打真崇假

過去從小就教育孩子要誠實,說真話。過去人一說假話就有臉紅心跳的生理反應,這說明說假話是與人的本性相違背的。還根據人的這一心理反應,發明了測謊儀。在西方民主社會,一個公職人員如果說謊,那將是最大的過錯,不能被寬恕。尼克松就是因為在水門事件中說謊,全美國沒有人原諒他而下台。

而在當今中國,我們每一個人可能都會有切身的體會,人們說謊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人們被騙,被蒙,被坑也成為家常便飯。現在人們說假話張口即來,自然而然,說真話反而臉紅心跳,因為得掂量掂量說真話的後果。整個中國都瀰漫著謊話,好像成為人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維生素。成為一個「說謊是成功者的通行證,誠實是失敗者的墓誌銘」的荒誕時代。

那麼這種現象是怎麼形成的呢?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先說共產黨打擊說真話的。彭德懷因為說了有多人被餓死的真話,被打成反革命;張志新因為說真話,槍斃前被殘忍的割斷喉管;遇羅克因說真話,反對出身論,被槍斃;八九年「六四」期間,那麼多人親身經歷和見證了軍隊開槍屠殺學生和百姓,但那時誰要是公開說真話,就被扣上造謠煽動的帽子,就會被撤職開除甚至判刑;煉法輪功的因為說真話,被開除公職、勞教、判刑;五十年代共產黨讓知識份子幫助整風,各級開會動員知識份子給黨提意見,結果這些誠心誠意的意見,成為右派分子向黨猖狂進攻的證據,55萬知識份子被打成右派,迫害20年。官場上說真話者成為不懂規則的另類,說得厲害還有牢獄之災。告程維高的郭光允幾乎丟了性命。政治歷史課,學生說真話得零分考不上學,老師講真話得下崗。等等。這無數的事實讓人看到講真話的下場。

接下來再說共產黨鼓勵說假話。大躍進時,看誰能吹,吹得越大越光榮,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帶頭吹,「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畝產萬斤到十萬斤。全民造假,浮誇。現在官出數字,數字出官依然是官場的潛規則,敢於善於搞假的,升官發財。如果一個鄉鎮、縣的領導堅持說真話報真數,老是倒數第一,肯定幹不長。所謂的三講、三個代表、保先教育活動,黨內外都心知肚明是在搞形式,但層層違心地的唱讚歌,「非常必要、非常及時、成效顯著……」在認認真真走過場中順利過關,誰說的越假,越得好評。越是黨的高級的正式的會議上,越是假話、空話、套話最多的場合。等等。無數的事實讓人們看到說假話的好處。

表現之六:賊喊捉賊

在日常生活中,要做到「賊喊捉賊」不容易,既要有賊膽,又要喊得響、裝得像。但有個「人」做得非常像,可以說是世界第一。不信我給你說出來看。

抗日戰爭明明是共產黨自己假抗日真擴張,卻說國民黨不抗日。打仗就會有犧牲,誰在第一線衝鋒陷陣,誰就犧牲的多,這是常理。根據現在已公開的檔案資料,在1937年到1945年間,國民黨領導國民革命軍在正面戰場與日軍打了38931次小型戰鬥、1117次重大戰役、22場大會戰,犧牲將領200多人,傷亡人數330餘萬人,抗戰勝利時,國民黨軍隊由抗戰前的大約500萬人縮減到400萬人左右。而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只死了有數的幾個人,軍隊由抗戰前一九三六年底的不足2萬人,不足三縣之地,發展到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時的120萬人,十六個根據地。蔣介石曾多少次親赴前線指揮抗戰,而毛澤東沒有命令和指揮過一次抗戰,更不用說上過一次前線。彭德懷打了百團大戰,還被毛澤東指責暴露了實力,一直記恨著。

共產黨罵別人搞分裂,其實最早搞分裂的是共產黨自己。早期的中共在國民政權之下成立「中華蘇維埃」,其「憲法」第十四條宣稱「中國境內的各少數民族、甚至各省都可以獨立建國」。共產黨罵別人賣國,其實共產黨是最大的賣國賊,1999年底,中共同俄國簽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承認了清政府與俄國之間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出賣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相當於幾十個台灣。2004年,中俄簽訂「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後,又失去黑龍江省半個黑瞎子島的主權。蘇共紅軍1945年進軍東北時奸淫擄掠,以及蘇共操控外蒙古分裂獨立時中共都默認了。

現在共產黨賊喊捉賊的例子就更多了。最常見的是大貪官們在各種場合大講反腐倡廉、痛罵腐敗,有的剛作完廉政講話就被當場抓走了。當初罵國民黨腐敗,獨裁,現在比國民黨更腐敗更獨裁。說老百姓維權申冤上訪是鬧事,影響穩定。事實上,真正造成不穩定的是司法腐敗、貧富懸殊、破壞了社會秩序和風氣的共產黨。共產黨聲稱革命的目的是打倒地主、資本家,以革命的名義消滅了地主和資本家,掠奪了他們的私有財產。如今,共產黨大大小小的官員和他們的子女、親屬中,不少是腰纏萬貫的新資本家。黨官們貪污腐敗,成了比過去的地主、資本家更富的官僚資本暴發戶。

表現之七:斷章取義

如果現在有人把你寫的文章、說過的話中挑出一個詞、一句話、一段話來批判,扣上帽子,上綱上線。明明你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它硬說你就是這個意思,而又通過收繳查禁等手段不讓別人看你完整的原文,你會是甚麼感受?而共產黨正是這樣做的。看過法輪功的書的人都知道,李洪志先生在講法中明明是告訴學員不要用功能去給別人看病,這樣會成為追求名利的氣功商,而不是真正的修煉。卻被共產黨截取其中一句話,說成了法輪功不讓學員去醫院看病。

俗話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了解一個人要聽其言,觀其行。你說這麼長時間我們怎麼就沒有發現共產黨這樣呢?就是因為我們沒有用自己的腦子去分析,而是用了共產黨的思維想問題。就憑這幾個方面,說共產黨反人性、耍流氓不冤枉它吧。自古邪不壓正,跟著這樣的黨肯定不會有甚麼好結果,趕緊退出來吧,拋棄了共產黨才能重塑中國的輝煌,找回做人的尊嚴和希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