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去人心 大難臨頭無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寫這篇心得的前面,我想首先學習師父於一九九九年在新西蘭法會上的一段講法,「你們學大法的過程中,經常會有一些考驗。包括你們在睡夢中的考驗也好,在實際工作中的過關也好,在實際生活中的過關也好,就像一個小考試一樣,學一段時間考考試,看你紮實不紮實,學沒學好。但是我告訴大家,到你最後在大法中圓滿的時候會有考試。」

下面我將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過的一次魔難,是如何修煉過來的,詳述如下:

這天我送資料到某地,一上大街突然左腳走的不自然了,立即就提不動,頭也發暈,此時在人行道上也沒處靠,天也下起雨來,真是「雪上加霜」。身體的這種表現就是腦溢血或者腦血栓的症狀。我馬上否定,靜下心來,不要怕,我是大法弟子,穩住身子。我這一念把主意識加強了。

心想師父說過,「為甚麼不叫師父呀!」我求師父,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能倒在街上,當人們知道後,那不給大法丟臉嘛!我要辦完大事後,再接受考驗。這一想真神,腳能動了。我上公交車很順利的坐上長途車到達要去的地方,堅持把要辦的事抓緊辦完,難也在逐漸的加重。

心中又想,這個難可能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還悟到可能是師父留給我要自己過的一個關鍵的心性關。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

當時不但腳不聽話,頭也暈。此時我趕快坐下盤腿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開始腳本來已經就是麻的,但煉十來分鐘後,疼痛起來了,越來越疼,我咬緊牙關,當時那個「味道」真是說不出啥的難受極了,氣也換不過來。曾幾次想把腿拿下來。此時我似乎看到師父在面前看著我,為我難過的樣兒。我哭了,又頂住,不能哭呀!是真修弟子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我全身發抖,前傾後仰,仍堅持著並默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感到自己的臉色都變了。因為避開家人單獨打坐,要是親人在場看到我那樣兒是會被嚇壞的。其實後來我兒媳知道了,她很著急,要我一定上醫院說:「你七十多歲的人了,這樣下去不治療是會癱瘓的!」她在醫院工作,知道這症狀的出現是很危險的。

當一個鐘頭的靜功煉完了,四十多分鐘的疼痛難忍忍過來了。那時確實是度時如年,這都是在慈悲的師父面前頂過來的。當雙盤結束把腿拿開,真是不可想像的站了起來。我移步到師父的佛像前跪下,拜了九拜,但熱淚不止的感謝師父,我實在止不住眼淚,就閉眼,可同樣往外淌。

這時我看見師父望著我笑,我才回過神來。腳能走了!感動中馬上想到師父講法中的大意是,不要太過高興,以免產生不必要的歡喜心。我經三次打坐後(有一次在打坐時雙腿像在烈火中燒,好難過),能站的穩了,並一次比一次多煉,直到連續可煉完一至五套功法。

在調整身體的日子裏,堅持天天多學法、多煉功、多發正念,並在親人來看望我時,抓住這次機會,順利的過大關。再次洪法時他們又進一步加深了對大法的認識,確實在事實面前信大法神奇。

九十多歲的老爸原來總覺的法輪功是在搞政治,這次聽我再講真相後基本上不吱聲了。還有我的小妹是個黨員曾多次勸她「三退」時聽不進,這次也退了。他們大家明白了中共惡黨至今還殘酷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是會沒有好下場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