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消病業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9日】我是96年得大法,在陰曆十一月初一天早上,一場大風突然降溫,我從煉功點回家,就像重感冒似的,發涼發燒,也聽同修講過消業的情況。心想我這是消業嗎?我這是天冷涼著了,也算消業嗎?心中一會相信是消業,一會心裏又劃問號,心想師父說的話,心裏就堅定起來。

但病業來的快,也太猛,冷上來,在火炕頭上蓋一個被冷的蓋兩個被,那也控制不住的哆嗦,上牙打下牙,燒上來,熱的心冒火,把被子掀掉心裏熱,折騰了一天,到晚上家人都回來了,說甚麼也不聽我的,非要叫出租車去醫院,當時自己也是心不穩,心想去就去吧,折騰了一天也真夠受的,那晚上不更厲害嗎,自己也害怕。到醫院一量體溫38度,大家說:不對吧,等一會量還是38度,我不時也納悶,38度至於那麼折騰嗎?當時打了一針感冒針給開了三包藥,到家吃了一包,大夫說:12點再吃一包,我一覺睡到12點多,醒來心想吃了藥好多了,我下地又吃了一包,剛把藥吃進去就要吐,我趕緊走到外屋小桶那就吐,可是又吐不出來,大口大口的喘氣,汗水順背流,全身發軟,腦子一片空白,嘴裏脫口而出:「師父呀,你讓我吐出來吧。」話音剛落,張嘴吐出三片藥,馬上我就好了,像甚麼事沒發生似的。

我又睡下了,朦朧中聽到一個聲音在說:「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業力阻;橫心消業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我猛的一下精神了,這不是師父的聲音嗎?我感動的流淚了,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呀,也是在考驗我對法對師堅信不堅信,這回想的很多,消業要有橫心。但吃東西又吃不進去了。

我的家族中,從我記憶開始,太爺32歲死於反食,現在叫食道癌,爺爺36歲死於反食,大爺56歲死於食道癌,爸爸66歲死於賁門癌,我看到大爺生生餓死,自己越想越怕,但又想到自己是煉功人,就信心大增,這時連上床的力氣都沒有,自己咬著被子,就是橫下心。不知過了多久,兒子下晚自習回來把我叫醒,當我坐起來時甚麼症狀都沒有了,這時想起吃東西了,這回吃甚麼都不吐了,心裏想大法太神奇了,這才想起師父就在我身邊。謝謝師父呀,我要不遇上師父,幾年後我就得病死。

第二天早上眼皮發硬,洗臉手指回彎也硬,我照鏡子,鼻子上,眼皮上出的都是紅疙瘩,身上有點發燒,骨節有點痛。一天我剛蓋被子自言自語的講:師父呀,這消業怎麼才達到標準呀?剛閤眼,天目看到從頭上出現了像臉盆那麼大的深紅色的大法輪,從頭往下轉,還發出聲音轉動,當轉到頭頂時,腦子裏舒服極了,轉到胃、心像甚麼東西沒有一樣輕鬆,太好了。慢慢轉到腿時,全身蓋著被子躺著起來了,當要起來時,也轉到腳底了,沒有了,全身馬上回覆原樣,沉的像石頭,實實的壓在了炕上。我明白這是師父告訴我身上還有業力,如沒有業力,就像剛才飄起來那樣,這就是達到身體淨化的標準。

一場大業消後,師父的呵護,點化,天目中看到了好多神奇的事情,悟到了好多法理。有一次入定,看到了一個場景,是師父和老子,老子用手指著我說給師父聽,說的是甚麼沒讓我聽清,可師父說的那個「能」字的聲音我一生忘不了,那樣的語氣,堅定,信任,肯定,語氣祥和,當時我站在他倆的對面,我很小,他們很大,指著我說的,那語氣是特別相信我能完成甚麼,能達到師父要的。所以在我以後的修煉路上,不管遇到千難萬阻,師父這個「能」字,如同一盞明燈,照亮著我修煉的路程,因為腦子裏刻上了師父相信我的「能」字,給了我勇氣,給了我智慧,從那日起我的生命溶入了大法中,那真稱的起對師父要求的堅如磐石,甚麼也動不了我的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