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放下了對我的防備

——記一次網上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那天晚上,有位男士給我發訊息:「打我手機13*********,我想認識你。」 我一看他的個人說明,40歲,浙江省。當時我想,這是他得到真相的可貴機緣。於是隔天上午打了電話給他。

電話接通,我還沒說話,已經聽到對方小小聲的說:「我在開會。」我回答:「抱歉,我是某某,晚點再給您電話。」中午時,我問他如何知道我的聯繫方式的,他說朋友介紹的。當我跟他聊到目前中國人的退黨大潮時,他大聲的反駁我:「我就是黨的高幹,目前中國人的生活非常好。你不要告訴我這些反動的消息,你要把我拖下水是不是啊?」

我開朗的笑聲緩和了他不安的情緒,我對他說:「我想你的生活是不錯的,我在自由民主的台灣出生長大,但是當我知道了我們很多中國人活的很艱難時,我希望能盡一些心,至少能讓大家都能收聽到真實的新聞,希望你不要有抵觸不要將我們排斥在外,也為那些貧困者的立場思考一下。」

他終於安靜的聽著我說了一些地區的維權運動,我用正念去告訴他村民所承受的打壓,共產黨都是如何解決的:派武警血腥鎮壓。多少人生活疾苦,告訴他賈甲先生代表了多少中國人渴望得到真正的自由的心聲,告訴他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盜取活摘器官……還有很多訊息和內心的感觸可以跟他說上幾個小時的,他最後才告訴我他正在開車,我們晚上聊。其實我們已經談了挺久了。我知道他的內心是渴望聽到真相的。 

晚上沒有見到他上網,我也在忙碌中忘了他說要找我這麼回事,直到隔天清晨八點多見到他發來一則訊息:「還在睡覺吧。」 那時我已經煉完功且讀了一個多小時的書了,我一向晚睡早起。回了他話:「知道如何使用突破封鎖的軟件嗎?」他打開視頻要我見見他,他給我的感覺是生活步調極度緊湊的樣子,眉頭深鎖,他問我是不是想拖他下水啊,讓他接收這東西。我說明軟件的安全性和好處,那是真正能看到真實報導的管道。他充滿戒心,但是他願意連上我的網站看了我的個人說明,驚訝的不行,直逼問我:「你說真話,你是不是在學法輪功?」

我告訴他,從第一次談話我就告訴過你:「我的命是法輪功救回來的。」他近乎命令的口吻要我不要再煉。我慢慢的告訴他我製作網站上的錄音過程,一開始我沒有錄音技術,一個晚上還不能完成一個語音,睏了,累了,麥克風因瞌睡掉地上了,天已經亮了。我撿起麥克風來繼續錄音,還有不少的來信要回覆,是甚麼讓我在疲憊中堅持? 你知道嗎?多少次我在夜裏,對著計算機上的受迫害案例悄然落淚,你不知道在中國還有很多人基本的生活權利被剝奪,那時全球為了制止迫害發起SOS簽名活動要送交人權機構,我背著小嬰兒在寒風中向外邊的行人徵求簽名,一手往後撐著小嬰兒的重量,一手拿著迫害照片文夾,有一回脖子扭傷了也沒有間斷過,惡黨打壓法輪功近八年了,學員們從來沒有一天忘記過講真相, 知道真相的人是有福報的。」

他邊聽我陳述,邊同意接收軟件,因為中共的封鎖,目前軟件的傳遞遭到層層的阻擾,我教他如何破解接收上的阻礙,終於他看到我傳給他的一個和平鴿的圖案(自由門軟件)。他開始點擊和平鴿,告訴我他看到了,告訴我:我一直在看呢!

直到十一點半,他回了我兩句話:「很多只有感歎呀!……我要好好思考一下!」

他是個很強勢的人,說話都帶著叛逆和命令,但是最後他放下了對我的防備,感受到一份真誠,我知道要他說出原來自己的認識都是被謊言矇騙的話他是放不下面子問題的,但是他的內心已經深深的為真相感到震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