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勸三退中去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我是因為不敢用電話直接對中國人講真相,怕被對方罵,才選擇用電腦參與證實法。最初我是以傳送真相材料或文字聊天的方式講真相,後來我發現電腦還可以語音聊天,意識到這不是偶然的,大法弟子為了救度眾生不能有怕心,從而就開始試著上網與可貴的中國人聊天。經過幾次語聊後,我發現語聊可以根據對方的情況,從各種角度化解他們的心結,因此後來我大部份都是以語聊的方式講真相、勸三退。

上網聊天就好像去雲遊,每天都會遇到形形色色不同的人,有辱罵你的、有讚美你的、有譏笑你的,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得到,修煉人的心性在這當中很容易暴露出來。比如有人說我的聲音很好聽或表示願意退黨時,就容易產生歡喜心;如果破口大罵時,我經常會忍不住和對方爭辯。後來我悟到為了救度眾生,對方態度再怎麼不好也要守住心性,否則也許沒有救他反而推了他一把。

有一次,一位網友罵我是間諜、反革命份子,罵的非常兇,聲音也很難聽,我耐心的針對他的問題一一說明。經過三次語聊後,他退出加入二十幾年的共產黨了;最近也遇到一位被黨文化毒害很深的現役軍人,他不但態度惡劣,而且還說天安門自焚案發生時他人就在現場,我把自焚案的破綻一一告訴他之後,他說:「我被你講的都快要退黨了。」可惜他因為怕遭到軍中長官的迫害,最後還是沒有勇氣退黨。

勸三退時,雖然時常被罵,但也有許多人明白真相後產生正念的例子。有一位網友聽完真相後對我說:「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還有一位縣黨書記退黨後,表示他以後會隨時告訴我共產黨內部的情況。

此外,一位網友經過講真相後已經退黨,可是有一天他告訴我說他要自殺、不想活了,我告訴他說:「如果你的陽壽未到就死了,以後你會在宇宙空間飄飄蕩蕩、沒吃沒喝,等到陽壽盡了才能去轉生,那裏比你在陽間還要苦很多,所以你還是不要想不開才好。」他聽了我的話之後,就沒有再講要自殺的事了。我接著告訴他說:「我給你一個動態網址,你上去開開眼界、散散心。」不久之後,他問我為甚麼江澤民要迫害法輪功?我告訴他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你如果看過法輪功的書,就知道自殺是有罪的,所以煉法輪功的人不會自殺,不信我傳電子書給你看。」我把《轉法輪》傳給他之後,過一段時間他回覆說:「這是一本好書,不像中共宣傳的那樣。」

從實際經驗中,我發現真相如果講高了,往往是毀眾生而不是救眾生,假如我們一上來就講「天滅中共」,往往會起到反效果。我的做法是:以對方理解的方式,一層一層剝去他們的殼。比如我們講共產黨腐敗,他們都很容易接受,畢竟絕大部份的中國人都曾經身受其害。我經常順著這個話題引導他們退黨,我對他們說:「社會需要有正義,我們老百姓才有好日子過,雖然我們不敢去天安門抗議,可是我們可以在退黨網站上發聲,促使中國早日走向自由,何況這樣做很安全又不影響自己的權益,何樂而不為呢?」有些網友比我們更了解內地的情況,經過這麼一說就同意退黨了;有些人不一定馬上同意退黨,我就給他動態網或是破網軟件,讓他們自己去了解真相。

此外,如果對方說一些帶有黨文化的話,我就會順著他們的話糾正他們那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比如對方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我會說:「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對方說:「道理是沒有錯,可是我也很愛國家」,我會說:「中共不能代表中國,愛國家不等於愛共產黨」。如果有網友同意退黨,我都會提醒他做做好事也告訴親朋好友,讓他們都退黨,有個人因此找他村裏十幾個人一起退了黨。另外,有一位大陸同修可能自己不方便上網,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給我十幾個退黨名單,要我幫忙發表退黨聲明。

在勸三退時,發現有許多人想退又不敢退,或者是必須有交換條件才願意退。遇到這種情況,我都會順著對方的執著,用智慧讓他們退黨。例如:有一個人想退黨,但是一會兒怕被監控,一會兒又怕被抓去關,一直猶豫不決,我就告訴他:你不須要用語言表示,只須在電腦的鍵盤上打一個「1」就代表願意退黨了。一會兒電腦屏幕上就出現「1」字了;還有一個人說要美女他才願意退,我雖然不是美女,可是為了救他,我就把自己的照片傳給他看,結果他也退了;還有一個人表示要看到我本人才願意退,我就把電腦上的攝像頭打開,讓對方能看到我,然後他也抹去獸印了。

在語聊中,發現許多中國人很關心台灣的政治問題,我的做法是順水推舟,先回答他們的問題,再分析兩岸的對比,接著再講真相、勸三退,這樣循序漸進的講,往往可以起到很不錯的效果。我之所以能回答這些時事或政治問題,主要是看了大紀元才知道的,因此我認為大紀元不只給常人看的,它也是大法弟子講真相很好的參考材料。

此外,我發現大法弟子這幾年堅持不懈的努力,起到了很大的效果,有很多人都看過真相材料或聽過真相,也知道共產黨不好,有時甚至還會去抵制邪惡,可是叫他退黨時,有些人會說:「我年齡過了,不用退了。」或者說「退不退沒關係。」當見到他們對關係自己未來去留的大事,抱著這麼漫不經心的態度時,真為他們著急。碰到這種狀況,我往往會想:如果我能有更大的智慧,讓他們知道「退不退有關係,不是沒關係」,那該有多好。

有一次先生去南部,不用急著做飯,我就加大力度講真相,每天上網六、七個小時,那個禮拜大約勸退了上百人。那幾天煉功的狀態特別好,不只盤腿不會痛,而且抱輪時感覺兩隻手都是輕飄飄的。

我天天打開電腦講真相、勸三退,就像每天開店一樣。久而久之,一傳十、十傳百,同修在講真相遇到瓶頸或對方不願意退黨時,經常會告訴對方我的帳號,所以很多時候都是中國人主動來找我退黨或聽真相。現在這個帳號已經儼然成為一個退黨中心,到目前為止已經勸退好幾千人了。

在勸三退的過程中,我發現對待自己的家人也和對中國人講真相一樣,都要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才能圓容好家庭。舉個例子,自從擔任某網路講真相的窗口後,有時要協助同修安裝程式,技術上經常要請教我的先生,可是同樣問題問多了以後,他的口氣就會不好,從而兩人就會產生矛盾。要是沒修煉以前,我可能會三、五天不跟他說話,但修煉人遇到矛盾首先應該查找自己的不足。經過向內找後,我發現問題出在我自己這裏:先生告訴我怎麼做時,我並沒有認真記下來,以致一個問題經常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問,如果換成是我也會不耐煩。找到自己的不足後,我對先生說:「同修!請慈悲指正。」這樣講了之後,他就比較願意耐心教我了。

現在有許多可貴的中國人想要退黨,可是找不到退黨的管道,如果每位同修都能成為退黨中心,相信退黨潮就會越滾越大,因此希望有更多的同修能參與勸退的工作,以救度更多的眾生,促使中共惡黨早日解體。

以上是個人的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