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朱召傑遭五馬坪監獄惡警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2006年8月,四川五馬坪監獄四監區強迫所有被關押人員都必須背「八榮八恥」,「人人必背,人人過關」,這其實是惡警高虎的邪惡主意,因為他是「主管改造」的惡警。

法輪功學員朱召傑說「八榮八恥」不能強迫人背。他拒絕背。後來惡警高虎讓包夾給他施加壓力,他還是不背,後來的所謂「愛國主義考試」,朱召傑拒絕考,惡警高虎藉口他「拒不服從管理教育」,將他轉到集訓隊迫害。

在集訓隊,朱召傑絕食抗議,惡警們輪番給他施壓,他仍不吃一點東西。四監區惡警區長肖斌打朱召傑的耳光,惡警何清泉讓集訓隊組長將他強行光腳按在被太陽曬成四、五十度的石板上,使朱召傑的腳板燙起了許多水泡。朱召傑絕食七、八天後,惡警高虎開始讓集訓隊組長強行給他灌食,灌食手段十分野蠻,每次灌食普管區這邊的犯人們都能聽到朱召傑的慘叫聲。

這段時間,法輪功學員趙本勇也開始絕食以抗議對朱召傑的野蠻迫害。

連續野蠻灌食幾天後,五十多歲的朱召傑已經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了。惡警高虎這時開始欺騙朱召傑,說只要吃飯,甚麼都好說,「八榮八恥」也可以先不背了,朱召傑就同意吃飯了。後來待朱召傑體力有所恢復,惡警高虎又讓集訓隊組長開始體罰迫害他,又要強迫他背「八榮八恥」,說甚麼時候背到,甚麼時候解除集訓,朱召傑由於絕食半個月,身體狀況很差,還是被強迫背了「八榮八恥」才結束了集訓。

朱召傑後來說,當時他起了人心,還是生死沒有完全放下,被鑽了空子,被迫違心妥協。在朱召傑受迫害期間,其家屬來看他,只見他身體極虛弱,是兩名犯人扶上台階來的,惡警高虎不准朱召傑向家屬透露實情。

惡警高虎就是這樣一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惡徒。從2005年開始,他為迫害寫聲明「三書」作廢的大法學員,每天晚上強迫所有犯人和大法學員在一天的強迫勞動後,晚飯過後就集體進行所謂的「隊列訓練」,欲發洩心中的不滿,同時向普通刑事犯表達出是法輪功學員連累了所有的人,以挑動普通刑事犯敵視大法學員,在「隊列訓練」時往往將大法學員留在最後迫害到收監,讓他們得不到片刻休息。

後來高虎又升級迫害,要求人人練唱「改造歌曲」,「人人過關」,每天隊列訓練要齊唱幾遍,發現沒有唱的就單獨留下來,由包夾強迫唱,再有不唱的就每天施壓,體罰等,比如有一大法學員不唱,惡警高虎就在晚上專門將全體刑事犯和大法學員集中起來,要求「以互監組為單位」合唱「改造歌曲」,如果有誰沒唱,這個「互監組」全體組員都要「面壁」體罰,他用邪黨的發動群眾鬥群眾的方法來對付大法學員,這個大法學員既不想配合邪惡要求,又不願連累組員,採用了過激的撞牆的方式來抗議迫害,他撞牆後昏倒在地,這時惡警高虎的打手們一擁而上,大叫「你撞給誰看」,倒地學員說了幾句話,惡人打手萬波和畢海上前對著倒地的學員就是幾腳,邊踢還邊罵。

後來他還讓組長抽查背監規,惡人畢海的「互監組」中大法學員劉倫說自己是文盲,認不到「規範」,畢海就罵他,然後將劉倫推出教室在外邊打,拳頭打在他背上的聲音,教室裏都聽得很清楚。有大法學員站起來大聲指責他不能亂打人,幾個包夾就強迫他立即坐下,不准說話。

後來惡警高虎不斷升級迫害,又要求每天晚上集體「練報告詞」,同樣要求「人人過關」。所謂的「改造歌曲」、「報告詞」、「規範」沒有「過關」的,就會被他以各種方式迫害不止,直到妥協為止。後來惡警高虎將每晚的「隊列訓練」的人員減少為以大法學員為主外加一些新犯,後來連新犯也沒有了,每天晚上只留大法學員進行所謂「隊列訓練」,藉口是「隊列」還沒走好,即使下雨,惡警高虎都不放過,要將這些聲明「三書」作廢的大法學員全部叫到屋簷下「面壁」或進行其它迫害。

總之,不讓你有半點喘息時間,天天如此,每天只給大法學員留一點洗漱時間,有時「隊列訓練」下來還沒來得及洗漱就收監了,特別有兩位老年大法學員,一位高度近視,平時走路都不太穩,高虎也要強迫他參加「隊列訓練」,在昏暗的燈光下走得跌跌撞撞;另一位老人身體發虛,每次「訓練」下來,都要擦一身汗,而他的「包夾」惡人畢海還要經常用下流語言侮辱這位老人的人格。在四監區,惡警高虎常用邪黨的一套邪惡手段來對付大法學員和普通刑事犯。

建議同修們用正念清理這個黑窩內操縱這些惡人的共產邪靈、三界黑手、爛鬼等(這裏的大法學員很多都看到了四監區有很多一閃一閃的筆尖或硬幣一般大的亮點劃過,可能這些東西就是黑手),建議同修特別是有功能的同修正念清除這裏的大量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使惡警高虎等惡人得不到另外空間邪惡的補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