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五馬坪監獄四監區主要「包夾」及遭惡報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五馬坪監獄四監區是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在新犯組和老犯組總共非法關押了三十多名大法弟子,並經常有大法弟子被送到集訓隊迫害。那裏的包夾人員也是全監獄最邪惡的。下面列出主要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刑事犯及他們遭惡報的事實。

五馬坪監獄邪惡包夾吳健華,曾是五馬坪監獄四監區的一名刑事犯,由於他在社會上是黑社會流氓打手,因故意傷害他人致死被判刑,雖平時愛說笑,但性情兇狠,打人有一套。為此,惡警高虎有意將其培養成自己的一個打手,當他想「治」某些刑事犯時,就叫吳健華等人在暗處用流氓手段毆打這些犯人。

2004年10月五馬坪監獄組織第一期洗腦班時,吳健華等惡犯被惡黨選為「包夾」、「幫教」。吳健華負責「包夾」大法弟子劉龍雲,他曾說:我沒有那麼多話,我就是拳頭專政。惡警高虎在洗腦班上宣布不准大法弟子相互說一句話。一次劉龍雲給了一包紙給另一位大法弟子,吳健華看見了當場就毆打了劉龍雲。收監後,吳健華等人認為此事還沒完,又繼續毆打劉龍雲和那位大法弟子,後來吳健華又被惡警高虎、楊希林指派通宵守著劉龍雲,不准他睡覺,強迫他寫「三書」。吳健華還受惡警高虎指使,在廁所、洗澡堂等隱蔽地方假裝以開玩笑的方式,對高虎點名的大法弟子進行各種變相毆打,如踩腳、掐痛筋、敲骨頭等手段,往往他下手都比較狠,但臉上卻笑嘻嘻的,好像在給你開玩笑,這些卑鄙手段在監獄裏被犯人稱為「開玩笑辦正事」。在後來的第二期洗腦班上,惡警高虎又指示吳健華、陳大華、付文薩等犯人在單獨安排的洗腦的小房間內辱罵、恐嚇、毆打大法弟子趙本勇等人,並將並派三人對他們進行暴力隊列訓練,在「訓練」時有意刁難他們,強迫他們長時間保持正步姿勢或跑步,並不時的找藉口毆打他們。

在這裏要提的是,五馬坪監獄惡警明知大法弟子趙本勇有病,並且其兄弟也已被惡黨在其它監獄迫害死了。仍然將他列為重點「攻堅」對像。對他施加強大的精神壓力和肉體折磨。

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惡報很快就降臨在吳健華身上。2006年2月吳健華滿刑後不久,又因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被刑事拘留,將面臨重判。

2.刑事犯付文薩也參與了第一、二期洗腦班,在這期間為了得到減刑「獎勵」,作惡多端,後來一天突然胃痛不止,蜷縮在地上嗷嗷直叫,連自己也說是遭報了,送到醫院「搶救」後才送回來。

3.刑事犯陳大華也參與了第一、二期洗腦班,並在原十四分監區當「監改」時迫害那裏的大法弟子,雖然刑期快滿不能減刑,但為了在監區裏有地位,不惜出賣良知,看到法輪功學員處於弱勢,好欺負,只要一有機會,就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大會小會上惡語謾罵攻擊大法弟子,同時有毆打、不准大法弟子睡覺等罪行。

因為他是五馬坪監獄選中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幹包夾」,哪裏迫害最嚴重哪裏就有他在那裏。平時看到有兩個大法弟子說了兩句話就大吵大叫的鬧連推帶拉的把大法弟子帶到獄警那裏去邀功,就是到了他要滿刑的最後幾天的「批鬥會」上,他還要跳出來無中生有的惡語攻擊大法弟子。陳大華在獄中常說自己出去後要開車,哪知出獄不久就遭到惡報,開車出了車禍,麻煩在身。

3.刑事犯萬波在社會上是一個吸毒的暴力搶劫犯,由於這樣的背景被五馬坪惡黨監獄選來參與第一期洗腦班,他經常在洗腦班的惡警在講台上的時候就當著警察的面當眾毆打大法弟子,氣燄最為囂張,後來被惡警選為隊列訓練的「指揮員」,當迫害升級後,惡警高虎楊希林就命令他對大法弟子進行嚴酷的迫害。並參與輪班值守不准大法弟子睡覺。就在洗腦班上他就得到了現世現報,有一天惡警正在講台上大講歪理時,他突然在下面大叫起來,大家看到他雙手抱著頭,痛苦的衝出去,找醫務室去了。

4.五馬坪監獄新犯組組長呂雄超,在擔任集訓隊組長時夥同其它組長,毒打折磨犯人,致使多人死亡,擔任新犯組組長期間,經常毒打體罰新犯,並經常迫害大法弟子如:強迫給大法弟子張義祥按手印,打張義祥耳光,邊打還邊說:「誰說法輪功打不得,老子打了又如何?」晚上派犯人每幾分鐘搖醒張義祥,連續幾天通宵不准他睡覺,對晚上煉功的大法弟子罰通宵站在馬桶邊。被惡警王億軍派去腳踢大法弟子林六剛,參與強行給楊順發灌藥並毆打他。參與第三期暴力洗腦班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等。呂雄超2006年初遭到惡報:突然流鼻血不止,抬到「監獄醫院」仍然止不到血,又抬到犍為醫院,還是止不了,最後抬到樂山醫院才「搶救過來」。折騰了十多天才送回來。就是這樣一個打人兇狠,性情殘暴,在邪黨監獄的庇護下在監獄裏又犯故意傷害致多人重傷死亡的罪行的惡犯,年年被邪黨監獄上報四川省監獄管理局評為「四川省勞改積極份子」,多次獲得減刑。目前他還是新犯組的組長,繼續協助惡警迫害那裏的大法弟子。

五馬坪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惡犯遭到惡報的例子還有很多,不再一一列舉。

五馬坪監獄參與過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邪惡刑事犯還有:

尹政,第一期洗腦班組長,已滿刑,在第一期洗腦班上,隨意毆打辱罵大法弟子,一邊打一邊還說:「很有性格是不是?打不死你?」暴力訓練時,用竹竿打跑不動的學員,晚上定時搖醒大法弟子,挖眼睛等。

邱千才,邪惡包夾、原集訓隊組長、打死過多人,目前「包夾」朱明春、惡警高虎的打手,已得到假釋證。

陳雪松,四監區「大組長」,惡警高虎的暗中耳目,專門監視監聽大法弟子的特務,自己還找了幾個刑事犯幫自己去監聽大法弟子,監聽大法弟子之間是否又交流了,是否給普通刑事犯傳功了,並監視所有包夾,發現誰對大法弟子看管不力就向高虎報告,並且受高虎指示安排和監視刑事犯晚上定時搖醒大法弟子。

張衛平,新犯組組長,目前正在協助惡警迫害那裏的大法弟子。

畢海,邪惡包夾、惡警高虎的打手,經常參與毆打大法弟子,並勒索大法弟子的物品。

張青,邪惡包夾、多次被惡警高虎叫去毆打如絕食的大法弟子。

這些包夾打手們,打了人後經常搬出用邪黨教給的那套歪理來為自己自圓其說,如:「勞改隊文明管理針對文明人」、「勞改隊不打好人」、「現在改造形式好,換成過去的改造形式,你早就揀不起來了」。把人打出血了還說「這樣就算打你嗎,不把你打得走不動路就不算打你」。有些包夾不但打人,還用各種下流語言來污辱大法弟子,這些話他們對自己小組的其它刑事犯都不會說,只會針對大法弟子說,因為這是惡警高虎給他們要求的,對所包夾的法輪功,可以隨便罵。他們的肆無忌憚的為心所欲的對善良大法弟子的欺侮就是有正義感的刑事犯都看不下去了。

對這些包夾人員獄中的大法弟子不計怨恨,反覆給他們講真相,根本就不聽,一心要追隨惡黨行惡到底,正法洪勢不能縱容這些惡人再進行醜惡的表演了,希望看到此消息的世界各地和大陸的大法弟子,針對這些主要邪惡包夾發正念鏟除,令其現世現報,配合那裏的大法弟子除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