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崇臻自述遭濟南女子勞教所酷刑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叫孫崇臻,女,現年41週歲。2003年7月11日在山東省莒南縣良店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被綁架。8月1號被莒南縣610惡人非法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遭到三年多的迫害。

我於2003年7月11日在莒南縣糧店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被綁架,在車上遭惡人瘋狂的拳打腳踢。因非法審訊時我不配合,不報姓名、住址,又遭毒打,不讓上廁所,然後被非法關入莒南看守所,強行扒光衣服搜身。

7月13日,莒南縣610非法銬著我雙手讓我坐鐵椅子,我不配合他們又遭毒打,用皮鞋猛踢我的腿彎處,把我踢倒在地,惡警又狠毒的打我雙腿,逼我報姓名,就這樣折磨了三天。他們最後強迫我按黑手印、照相,我又不配合,他們讓犯人抓住我雙臂猛踢。

最後,有一惡警是我娘家村的,他說出了我姓名,後來把我騙上車,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這天是8月1號。大店鎮鎮長還有610惡警說:告訴你送勞教所,你能來嗎?你整天說法輪功有多麼好,你怎麼受益,這次讓你嘗嘗你煉功的益處吧!

惡警通過給勞教所送禮的手段把手續辦完,讓我簽字按手印,我不配合他們。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我被他們推入魔窟。此後他們天天把我關入小號,不許和任何人見面,逼迫看誣蔑大法的電視,找猶大散布邪惡謊言。最後惡警王淑貞她們寫好「三書」,強迫我簽字、按手印,我不從,她們就幾個人一起,有的抓住我,有的拽著我的手按手印。之後她們逼迫我幹活,每天少則12小時,多則加班到深夜1-2點。

2004年12月23日過小年,我沒配合邪惡的要求做操,惡警孫娟打電話把大隊長劉玉芹叫來,她們四人(孫群麗,副大隊長)在檔案室迫害我。我和她們講真相,她們氣急敗壞,劉玉芹抓住我的頭髮猛往牆上撞,我被撞昏過去,她們把我銬在暖氣橫管上,兩手一高一低,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等我稍清醒一些,沒人性的孫群麗還說我裝的。銬了6天,其間不讓洗涮,不讓穿棉衣,要了一個厚上衣還不給開銬子,只能穿一隻袖子,吃喝也只能用一隻手,要了一條褲子,因銬的低無法提上去,褲腰只能坐在後股。冷的時候凍的手疼難忍,暖氣熱了燙的手奇疼無比。就這樣還得天天聽邪悟者胡說八道,誣蔑師父、大法及本人的話不堪入耳。不知被邪惡迫害了多少個日夜。

2005年4月22日晚,惡警開完會後回宿舍時,大法弟子杜以鳳沒配合惡警打報告,惡警孫娟、肖英(音)又打又拖把杜以鳳拖到禁閉室,杜以鳳高喊,惡警氣急敗壞,強迫全隊人都坐下。我當時惦記杜以鳳,沒有聽從惡警的命令,惡警耿曉梅、孫娟、肖英三個強迫我說同修不報告是錯誤的,否則就關禁閉、不讓上廁所。我沒配合她們,她們三個就拖我關禁閉,我拽住床,她們拖不動,就撥電話把大隊長劉玉芹和管理科田娥喊來,又找了二個男惡警七人,把我銬在電視房間裏的暖氣管上,一手高的不能再高了,另一隻手低到極限。

銬了兩天兩夜後,我被她們迫害的拉肚子,我要求上廁所,她們查一次崗我要求一次,李玉以不是沒帶鑰匙或找別的原因故意刁難逼我配合,直到次日八點後才讓我去廁所。劉玉芹開銬後不走,看看我是否真拉肚子。回來後又銬在樓梯上一天一夜。

四、五天後我和杜以鳳的腳腫的又紅又大,穿不上鞋子。劉玉芹讓杜以鳳看不好的東西,杜以鳳撕了,劉玉芹氣的把杜以鳳關進惡警廁所,把我又關入禁閉室內。這次還有鄧良存也被它們關入禁閉室迫害了多日,加期迫害。

6月8日,惡警耿曉梅逼我和陳玉花同修收拾東西去五隊(嚴管隊),惡警王淑貞接到門口逼我倆喊報告,我沒配合。她們便以檢查為名,把衣物、衛生巾、紙等所有用品扔了一地。惡警劉霞抓住我的衣服要經文。因沒達到目的,就扣押了所有用品。上了三班,共八位同修,我們都不配合惡警指定的坐姿,其中六十多歲的劉曉榮高喊「法輪大法好」,被拖入禁閉室銬了三天後調入八班。這次由社會各類罪犯看管我們,不開所有門窗、電扇,不讓上公共廁所,不許接見任何人,一個月洗一次衣服,是在室內搓好,讓別人到外面沖洗。從六月八日至八月三日只讓洗了一次頭。在邪惡的迫害中,幸虧師父保護與加持,才沒出現危險。我們抵制迫害不穿囚衣,王淑貞讓刑事犯人扒衣服,劉京美把囚服放入水內,王淑貞撈出來一擰,強迫刑事犯給劉京美穿在身上,我們絕食抗議迫害。

四天後,惡警把我拖到走廊中,我高喊「法輪大法好」,她們用毛巾堵不住,就把手放在我口中亂抓,滿口鮮血直流。她們抓住我的雙腳拖出很遠,一直拖到一班警醫處強行灌食。把我手腳綁在床上,灌完後,胃難受的連黃水都吐出來,弄了一身。王淑貞用腿壓在我左側腹部,一手抓住頭髮往上提起,一手按住下巴,副大隊長王月繞一腳踩在我小便處,我當時差點疼昏過去。灌食後,胃特別難受,又吐了出來,她們便用毛巾給堵住,我差點被堵的背過氣去。滿地上都是被她們抓掉的頭髮。第三次,王淑貞把我綁在床上,抓起我頭髮拉到床頭橫管向後向下按頭,把半碗奶粉放入兩勺子食鹽,野蠻灌入胃中,管子也不拔出,綁了二十八天,其中十一天是日夜全綁著,只准一個姿式朝著鐵門裏的電視睡覺。

又有一次,王月繞故意讓我打報告刁難迫害,我不配合,就不讓我和看管我的犯人睡覺休息,犯人為了掙分數減刑,就殘酷的折磨我,這一夜又是通宵沒讓睡。第二天天剛亮,王淑貞又殘忍的叫我抬縫紉機,我不抬,又被臭罵一頓。

十月二十一日把我調到六班迫害,直到被迫害的身體出現嚴重不適,惡人也沒有放鬆迫害。我和陳玉花同修被關在北面的一間小房裏迫害,陳玉花絕食抗議。四天後她身體虛弱,被拖去灌食,從此便無音信。我又被王淑貞以檢查衛生為名,強迫終日坐在高十三公分左右、寬不到十公分的小板凳上,不許有任何動作,經常不許大便。有時也有所謂甚麼檢察院來人巡查,勞教所惡警不許我說實話。我向來人反映,來人便說:你寫信反映,我給解決。等我好不容易寫完,就被惡警王麗萍搶去了。

又一次,換了兩個新刑事犯看著我,和我同吃一盆鹹菜,給我打飯。忽然一天,她們被告知不許吃喝,第二天查體。犯人嚇的直哭,她們知道她們四隊放走了兩個傳染性肝炎病人,以為是隔離她們,認為自己也得了絕症。我安慰她們說不會的,真那樣,不可能還讓你們呆在這裏。四隊所有吃飯用具一律換上新的,喝預防藥一週,卻告訴犯人是防暑的。我不喝,被她們罵個不停。

惡人利用犯人扣分或減刑強迫她們殘酷迫害我,不許我動,有任何動作都會遭到拳打腳踢,有一天直接給我撕衣服換囚服,我奮力反抗,她們才沒得逞,就不許我換洗衣服,不許大便,一般情況是每天一次,這次竟然五天不許上廁所,最後看我的人怕出危險,還是讓我在屋裏便在方便袋裏拿走的。

終日不見陽光,沒有半點自由,還得天天聽她們胡說八道,真讓人痛苦不堪。從不開門窗、夏天也不開一次風扇,捆綁、打罵、不許大小便,這一切迫害,惡警威脅看我的犯人不許對外說,如果說了就加期。這就是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

1946年,紐倫堡國際戰犯法庭執行對納粹集中營死亡護士組的死刑,那些納粹集中營死亡護士組的成員,在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中自願成為納粹殺人機器的一部份。這些納粹分子助惡為虐,都是希特勒叫幹的,但是他們並沒有因為「是希特勒叫他們幹的」而能夠逃避責任。那些以「江澤民叫我幹的」為藉口來放縱殺戮、自我安慰的江氏幫兇們,想一想納粹集中營死亡護士組上了絞刑架的結局,有沒有考慮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將來呢?

在此正告濟南女子勞教所惡警惡人,不要再做中共惡黨的幫兇,天網恢恢,善惡有報,還是給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吧!

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責任人:
一隊:
劉玉芹(大隊長)
孫群麗(副大隊長)
孫娟(副大隊長)
五隊
王月繞(音,副大隊長)
尹傳芳(副大隊長)
一隊:
張永梅(小隊長)
田娥(所科長)
牛學蓮(所長)
孫秀鳳(二大隊副大隊長)
肖英
耿曉梅
史詠梅
王淑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