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東大法弟子被濟南女子勞教所迫害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29日】我於2003年被惡人非法勞教,在山東濟南女子勞教所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並被加期迫害,於近日正念闖出。以下是我被濟南女子勞教所迫害部份事實。

從2004年正月初8開始,濟南女子勞教所邪惡之徒加重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因為我見到惡警不問好,不打報告,不起立,不說再見,惡警就把我銬在冰冷的牆上,從早上六點到晚12點才放下,坐在小板凳上6天5夜,後又關禁閉兩天。

大約五月份,我又因為不起立,不問好,惡警隊長和另一名惡警兩人一起天天揪我頭髮。惡警隊長王淑貞還強迫犯人王麗麗一起揪住我的頭髮來回拽。致使我的脖子痛得幾天都不敢抬頭。接著就把我的雙手綁在床上罰站,每天從早6點到晚12點達十二、三天,並且不讓吃飯,喝水自己拿錢買。又接著關禁閉,晝夜銬在牆上不讓睡覺,達一月之久。最後站不住了就從晚12點放下,再把雙手銬在椅子上坐著。

當時我沒有絕食,惡人們也給灌食,加重迫害。後來看雙腿腫的太厲害,他們就把我綁在床上2-3天後,又換了房間,綁在床頭上,不能坐不能站,只能蹲著數日,而且吃飯都不鬆開,還得自己掏錢買飯,吃完後,飯碗不能放下,用綁著的手掌托著好幾天,並且不許上廁所。

後來他們又派惡人裝鬼嚇唬我,我念一句正法口訣,惡人就敲擊鐵床兩下,一直敲了兩三天,我就背法,講真象,我背法時惡人就不敲了。這期間,惡警還時常揪我頭髮,罵我,揪下的頭髮一縷縷的滿地都是。並且三次打得口裏出血,還強迫我把血水咽下不許吐出來。

後來他們看不起作用又換了地方,惡警隊長王淑貞揚言再找人治我。接著找來犯人胡思娥和曹桂平不停的打罵我。有一次我大便在便桶內(因為它們一直不讓上廁所,大小便就地解決),它們兩個把我的頭按在便桶裏逼我吃大便,弄得我臉上都是大便。惡警隊長劉霞說,這還是輕的,還有更惡的等著。我不會打你,但是我會找人治你。

後來又對我罰站數日,蹲馬步數日,每天接近20小時,然後雙手銬在光禿禿的床板上睡覺,並且只准穿汗衫,穿上厚衣服也被扒下,王淑貞和胡思娥端來兩盆加了洗潔精的洗碗、洗手、洗菜果的髒水向我嘴裏倒,弄得我渾身濕透,還不許換衣服。吃飯時綁著一隻手用另一隻手吃飯。兩惡人哈哈大笑。胡思娥和曹桂平覺得用手打我的頭、臉不夠狠,就用蒼蠅拍狠打,而且有意打我被銬傷的雙手腕,致使手腕潰爛的很深,至今還有疤痕。

還有一次,讓我打掃廁所,惡警都說打掃的很乾淨了,胡思娥又找出一小縷頭髮,一姓趙的惡警又罵了我一頓。以後每天看到惡警我不問好就被大罵一頓,天天如此。

非法勞教期滿後,我又被延期2個月後被送往邪惡的青島610洗腦班非法關押47天,每天10元生活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