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雙城市邪黨鄉村幹部迫害大法弟子 難逃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黑龍江雙城市青嶺鄉益勝村,九九年七二零前有很多人學煉法輪功。通過學法修心,很多有病的人身體得到明顯康復,家庭和睦,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和師尊的慈悲。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違背天理,瘋狂迫害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民眾,它的爪牙們也緊隨其後,推波助瀾,紅色恐怖籠罩了整個中華大地。當時益勝村惡黨支部書記董福山就死心塌地的充當馬前卒,瘋狂迫害大法弟子。

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大法弟子張淑芬去北京上訪,被邪黨村幹部從北京非法抓回後,關進雙城看守所。被邪黨村幹部董福山勒索了一千元錢,才放人。從九九年八月至二零零一年年底,邪黨村幹部及惡人二十四小時監控張淑芬家,連去地裏幹活都派人跟蹤。

惡人們不管黑天白天經常趴窗戶察看,把張淑芬新結婚的兒媳婦都嚇壞了,看病花了不少錢。就連張淑芬家的私人信件,惡黨幹部都公然違背法律拆開,看是否有它們要找的迫害理由。

二零零一年的夏天,邪黨爪牙指使壞人路劫二十多歲的大法弟子趙豔芳(女),非法搜身,說身上有經文,將其強行拖拽到村辦公室,對二十多歲的姑娘大發淫威,惡毒的毆打。把趙豔芳打的遍體鱗傷後又與雙城公安局串通,將趙豔芳非法抓捕,送萬家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大法弟子夏元波、趙治忠到石佐生家與其子石祥豐玩,被惡人將他們強行劫持到村辦公室,一頓毒打。告其不許到石佐生家串門,原因是石家都學法輪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惡黨爪牙任雙庫、吳紅志私闖民宅,將正在家裏睡覺的大法弟子夏元波從被窩裏拖出來,大打出手,後又弄到村辦公室毆打,直打的夏元波站不起來才停手,最後網羅罪名,非法拘捕後,送長林子勞教。

邪黨走卒董福山與青嶺鄉惡警、鄉幹部互相勾結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對石佐生、張淑芬及家人的迫害尤為嚴重。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多次私自非法闖入石佐生家翻大法書及大法資料,前後四次將張淑芬抓到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都因沒有證據而放回。一次是張淑芬在家給準備結婚的孩子正在做被子,它們不由分說拉拉扯扯的,將其塞進警車裏,送雙城,本來喜慶的事被他們給蒙上了一層陰影;另一次是年關將近,張淑芬正在家裏給家人包豆包,又被它們綁架到看守所,全家人牽腸掛肚,哪有心思過年呢?!它們滅絕人性,嚴重的干擾百姓的正常生活,當地百姓非常氣憤。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惡黨村支書赤膊上陣,每天親自看著監視石佐生家。一月十七日石佐生坐車出門辦事。董福山跟蹤後告派出所,將其抓住在派出所非法審問了一天,也沒有甚麼結果。董福山又挑唆惡警把張淑芬、石祥豐、夏元波都抓進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看守所向其勒索錢財,因沒有,將他們非法關押了一百零五天才放人。因沒勒索著錢,當時的派出所所長汪少存說,「董福山多事,石佐生出門辦事,非讓我們抓,結果甚麼事也沒有,我們搭了不少錢。」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石佐生、張淑芬夫婦被迫害的無法生存下去了,只好到周家去打工。惡黨村支書董福山還是不放過他們,派人監視、跟蹤,並親自多次去周家察看。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張淑芬在周家被董福山領著惡警非法抓捕後,並判了六年,至今仍關押在省女子監獄,慘遭迫害。開庭時惡人董福山竟坐在證人席上,說:「張淑芬最頑固,管不了,希望法院重判張淑芬。」

惡人董福山告訴惡黨鄉幹部這次在周家沒抓到石佐生,等抓到了狠狠的整他,誰勸也不聽。這就是整天高喊「為人民服務」、「創建和諧社會」的惡黨及其走卒,對百姓迫害起來卻從未放鬆過。把修「真、善、忍」後身心健康的好人,迫害的家破人流浪。

然而「善惡有報」是天理。多行不義必自斃。董福山死心塌地追隨江氏迫害法輪功,因踢大法弟子總是腿疼,乾治治不好。他還問大法弟子我腿疼是不是踢人踢的,其實他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董福山橫行村裏,欺壓百姓是當地的「土皇上」,誰也容不下。九二年分地時,他少給了村裏老趙家土地,九八年二次分地時,趙家向他要缺的地,他不給,趙家上告無果,因是邪黨的天下,它們都沆瀣一氣,趙家沒處說理。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五日趙家再次與其爭執,憋悶在胸中已久的怨氣象火山一樣噴發出來,一掃往日的怯懦,把董打的滿地滾,近百人看熱鬧,竟沒有一個拉架的。百姓都說:老趙家可給我們出氣了。因趙家有理,加之眾怒難犯,派出所也不了了之。董福山也自知沒趣,連夜領著兒子搬出了益勝村。就這樣一個不可一世的村惡霸,在村民們的凜然正氣面前鼠竄了,村民們都說:這就是惡人的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