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雙城市趙廣喜生前遭受的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黑龍江省雙城市團結鄉富國村趙廣喜,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在中共惡黨對大法弟子的這場邪惡迫害中失去了生命,年僅四十二歲。


被迫害致死的雙城大法弟子趙廣喜全家(妻子王桂華仍被關押在萬家)

趙廣喜的妻子王桂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被當地惡官惡警關押在哈市萬家勞教所裏,趙廣喜臨終時都沒有和妻子見上一面,家中扔下未成年的兒子。

趙廣喜夫婦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去掉不好嗜好,善待他人,道德回升,夫妻和睦了,生活樂觀。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後,趙廣喜被團結鄉政府非法抓進雙城看守所,關押期間遭到犯人毆打,關押二個多月後被勒索金錢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夫妻為證實法、為師父為無辜被迫害的修煉人鳴冤進京上訪,被關押在雙城第二看守所,又被轉到一看;到第一看守所幾天後,趙廣喜等十多人又被秘密轉移到哈爾濱平房看守所。到哈平房看守所十五天內,監獄警察指使犯人對趙廣喜毒打。

十二月份正是數九寒冬,犯人把他的衣服扒光,摁蹲在自來水龍頭下,打開冰冷的自來水從頭頂澆下,一直澆頭頂的一個部位很長時間,凍的全身發抖,腦袋都木了。看守所內住的大鋪有二尺高,犯人把他摁倒後,下巴擔在鋪沿上,嗓子部位卡在鋪木板沿稜上,把他的小腿往上抬,雙膝著地,雙手背到後背上,身體挺直,這樣使斜著懸空的身體的重量都壓向嗓子部位,被鋪沿稜卡的上不來氣,難以說出的疼痛。還有就是用塑料鞋底猛砍大脖筋,把頭扒向後砍前邊喉嚨部位,血從咽喉中流出來,咽不下飯,口渴的不行,喝水就從鼻孔嗆出來。

還有一種犯人叫「划船」,也叫「推掰撅」的折磨人的方法。就是四、五個犯人把人摁扒在地,然後一個人騎坐在後背上,後邊兩犯人一人抬起趙廣喜的一條腿往高抬,前邊兩個犯人抬起他兩胳膊直立起到後背,畫圈往前推到頭部,這樣使被害人直接造成損傷,甚至殘廢。

犯人還把牙刷把夾到趙廣喜的食指和中指之間,然後攥緊他的五指,使勁轉動牙刷桿,把手指絞破出血了,十分疼痛。平時被拳打腳踢是常事,趙喜被關押的監號中四個煉功人,二十來個犯人。這就是二零零零年即將新年之際,趙廣喜在哈爾濱平房看守所十五天受到的迫害。此看守所被惡黨樹為「文明單位」。

在看守所差一天就過年了,他們又被送到哈市長林子勞教所繼續迫害。到勞教所以後的惡劣環境中,在長期受到虐待,生命處於危險中,趙廣喜採取絕食的辦法,要求無條件釋放,結果又被勞教所強行灌食,用手指粗的管子從鼻孔插入插到胃裏,每天一至二次。

到了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左右,趙廣喜的身體已被傷害的出現嚴重的肺氣腫等病的狀態,喘氣不正常,全身浮腫,腳腫的平時的鞋穿不進去,滿身疥瘡,這種情況勞教所也不放人,他被隔離關押。一直到二零零一年七月病情非常嚴重,勞教所把趙廣喜帶到市內醫院檢查,已是肺結核晚期不可救治。惡警預料很短時間內必死無疑,才決定放人。

趙廣喜和妻子王桂華二零零零年是一起被關押勞教所的,王桂華在哈市萬家勞教所,當時孩子只有十一歲,父母被非法勞教,在家只孤身一人無人照看,他的姨看到這種情況把孩子領回自己家住著。後來他的姨父找鄉政府說明孩子情況,再加上勞教所檢查出趙廣喜已不行了,讓往回接人,這樣王桂華在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被放回,也就是比趙廣喜提前回到家幾天。

在接趙廣喜之前當時的團結鄉原武裝助理劉虎林和派出所的人到富國村問他親屬趙廣喜以前有甚麼病沒有,有沒有肺結核,親屬說沒有,以前甚麼病也沒有,然後他們對趙廣喜的親屬說:現在查出趙廣喜已肺結核開放,活不了幾天了,把人接回,找地方別傳染別人。

去接人的當天,當趙廣喜一出現時家人幾乎認不出來他了,原本健康的身體,在這短短的七個多月竟被迫害到這種程度,家人十分痛苦傷心,明白了這是勞教所在逃脫迫害責任,把人扔了出來。

趙廣喜被放出的第二天,勞教所把修煉人和普通犯人集合到一起,主抓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的所長石昌敬講話,在幾百人面前他提到趙廣喜說最多也活不過去二、三個月,醫藥不能救治,說的十分肯定。

趙廣喜被接回後,整個身體頭和手、都浮腫著,腦袋顯的大了很多,喘氣費勁。當時正是二零零一年夏季,給他冰棍有時手都拿不住,因為身體浮腫嚴重,上不了炕,只能在地上或用人往炕上抬。王桂華每天用很多時間陪在趙廣喜身邊給他讀修煉的書《轉法輪》,經過不斷堅持學法煉功,趙廣喜的身體也在漸漸恢復,那時有的煉功人也常去看他,幾個月後他終於從死亡線上走了回來,身上的疥瘡二年後也逐漸消退下去。

趙廣喜在妻子的幫助下,用超常的修煉方法在沒用一片藥的情況下恢復了健康。這是勞教所的人怎麼也想不到的。

趙廣喜身體逐漸好轉,到二零零五年後從外觀上看已非常正常。然而就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份,趙廣喜的妻子王桂華告訴別人修煉大法會受益,天安門自焚是造假,為了讓人明白真相,不被欺騙上當,會有好的未來,卻在杏山鎮雙山村遭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被杏山鎮派出所非法綁架送萬家勞教三年。

由於惡人對妻子的迫害,給趙廣喜在精神上造成很大壓力,他知道在這不講人性的人間地獄裏不管誰被關進去,都會被在清神和肉體上造成不同成度的傷害,嚴重者甚至死亡,在萬家勞教被放回來後的人說:王桂華在裏面被上過大掛的酷刑。

在長期精神壓力下,二零零五年底,趙廣喜的體質明顯下降,二零零六年三月,瀋陽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慘烈事件曝光後,他的心情非常緊張,怕妻子被秘密轉走,精神壓力到了不能承受的極限,身體消瘦出現病態。

有兩次趙廣喜到王桂華姐家找到妻子的照片看,盼望妻子平安回來、由於強大的精神壓力,當年在勞教所被迫害造成的肺結核又復發了,引起胸積水等各種病,二零零六年中旬已行動不便,七、八月份生活基本不能自理。

到秋收時,因趙廣喜已沒有勞動能力,六十多位修煉人自發的來幫忙,加上他五、六個親屬一起把黃豆、包米收了回來,富國村這些年中沒有一戶人家在危難中能有這麼多人幫忙秋收的。

趙廣喜病重期間家中親人雖然帶他到醫院醫治也不見好轉,家中幾千元的積蓄用於治病已所剩無幾,病情的惡化使趙廣喜的神志已不清醒,有時說胡話。

到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晚,趙廣喜停止了呼吸,年僅四十二歲。妻子王桂華被關押在哈市萬家勞教所裏,臨終時都沒有和妻子見上一面,家中扔下未成年的兒子。

一個原本美滿和睦的家庭就這樣破碎了。這是江澤民邪黨集團犯罪的又一見證,事實擺在面前,同時也警示善良的人們擦亮雙眼,明辨是非,不要再被謊言毒害,遠離邪惡,維護正義,給自己選擇一條光明大道,走向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