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淨蓮新宇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應該說是沾了媽媽的光,讓我有機會接觸大法,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由於當時得法時,年齡很小,只上小學一年級,只是知道法輪大法好,其他的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那時候,媽媽常帶著我去當地的煉功點,一起學法煉功,洪揚大法,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世人,希望他們都能在大法中受益。就這樣我天天可以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天天可以聽見媽媽給我讀《轉法輪》,那段日子真的很幸福。

下面我把得法之後一些修煉時所遇到的問題與體會寫出來和同修們一起切磋。

一、媽媽遭綁架迫害

得法沒過多久,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污衊師父,頓時,天昏昏、地暗暗,整個神州大地都籠罩在紅色恐怖之中。邪惡每天利用新聞媒體向世人灌輸假相,詆毀師父。可惜,當時的我竟然聽信了電視上的鬼話,不讓媽媽修煉。現在想起,可真後悔,實在是太不應該了。可是,漸漸的,我又知道了真相,又回到了大法弟子的行列中。

我記得當時同修做的真相資料或者是師父的經文都是我把它們裝在書包裏,一趟一趟的在同修之間來回的送、取。因為我小,目標也小,沒人會注意到我的。所以,我也做的越來越起勁。這段時間,一切都正常。直到有一天,我背著裝滿資料的書包高興的往家走時,看見同修甲家門前停了一輛警車,同時也看見同修甲後面跟了幾個警察,正在往樓裏走。同修甲看見了我一眼,走了進去。當時,我心裏緊張急了,一口氣跑回家。媽媽正在電腦旁刻碟。我告訴了媽媽我剛才看到的事。當時媽媽沒在意,只是說沒事。然後,讓我和她一起發正念,加持同修甲,讓她儘早正念闖出。我們忽略了自身的安全,就這樣,一切好像又沒事了。可是過了一個星期,災難降到我家。

一天早上,媽媽正在給我做早飯。我吃過飯後,正要背著書包去上學。剛想開門出去,就聽見惡警惡狠狠的敲我家門。我知道他們是來抓媽媽的。我和媽媽、爸爸把大法的一切東西,盡可能都藏起來。當時我的感覺就是天塌下來了,彷彿世界末日到了。這時,我聽見媽媽說:「該藏的都藏了,一會兒他們進來時,問誰煉功,你就說不知道,再怎麼樣,咱們得有一個出來照顧孩子。」我的淚水一下湧出來了,想止都止不住。就這樣,媽媽開了門,邪惡闖進來了。看那氣勢真是好像要把一切吞滅。攝像的也跟來了,我知道,他們又想使壞了,肯定要在電視上捏造些甚麼東西,進一步的破壞大法,這些人真是可惡。

惡警正在非法抄我的家,媽媽這時要把我推出去,惡警不讓,媽媽說:「怎麼的?孩子上學都不行?讓開。」就這樣媽媽硬把我推出去了,隨著那一聲關門,就意味著我以後再也見不到媽媽了。在上學的路上,我感到悲傷無助,周圍那些熟悉的景物現在看來都是那麼的黯淡無光。到了學校,我哪有心思聽課,下第一節課我急忙跑回來,正到樓下,看見爸爸、媽媽被警車拉走了。我的淚水又湧出來了。

我急忙打開家門,看到屋裏一片狼藉。惡警把我家翻得亂七八糟,把做真相資料的電腦也搬走了。我在我的房間裏找到了一本大法書。我又驚又喜,那感覺像是落水時抓住了一根木樁一樣。至少我知道,我還有法可以看,我還有法可以學,我還不能脫離法。當時我拿著書抱在懷裏很久很久。(當時我總覺的抱著書就有安全感,我知道書裏有師父的法身,而我就感覺像是抱著師父。)這樣至少讓我平靜下來了。我忘記了我那天究竟是怎麼過來的。到了晚上,我在樓下,看見爸爸領著奶奶來了。媽媽還在惡警那裏,奶奶是來照顧我的。

後來,我又在家裏發現了許多大法書,我高興極了。爸爸說:「我想把這些書毀了,不能再放在家裏了。」我抓住爸爸胳膊說:「不要,那是師父的書,毀了會造業,放到奶奶家吧。」就這樣,這些書就一直放在奶奶家,包括我先前找到的那本大法書。誰知,這樣我再也看不見師父的書了,也煉不了功,學不了法。就這樣把我那最後一點學法的希望也給打破了。我就真的以後只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想一想以前學法的日子,想一想媽媽那時給我念《轉法輪》時,是多麼無比的幸福。而如今呢?想聽一句師父的講法都是奢望。

這種天天學不到法的日子我又過了三年。可以說在這三年中,不說把法忘得一乾二淨,也差不多了。終於,媽媽「刑期」滿了,回來了。我好高興,媽媽一回來,就表示我的「希望」也回來了。

我跟媽媽說我還要學大法,我還要修煉時,媽媽去了以前同修的家。他們也都被邪惡抓走了,後來去找奶奶要書,奶奶說把書給毀了,並且警告我和媽媽以後不許再煉。無奈,我和媽媽只好想著師父給安排,就這樣,又過了將近一年。

有一天,媽媽找到了一份工作,班上有位修煉法輪功的阿姨,給了我媽大法書,煉功帶,講法帶。回來了,一切都回來了。

我真心的感謝師父給我和媽媽的學法機會。聽著講法帶,還是那熟悉的聲音,倍感親切。好棒噢。就這樣,我天天學法、煉功,有時來了新經文我也能看到,漸漸的我悟到了我應該走出來講真相,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了。

二、在學校講真相證實大法

終於,我升初中了,開始我真正要做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可是話雖如此,潛在的怕心,我有幾個要好的同學知道我煉法輪功,告訴我,思想品德書上有污衊法輪功的話。我當時心震了一下,緩了好長時間才穩定下來。我慌了,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把真相告訴同學們,有些不知所措。我心想:以前我一直也沒有證實法的機會,如今機會來了,怎麼又有些退縮?反正總之,不管怎樣,後果如何,到時候我是一定會證實法的。

當時,我是抱著這樣的心態來想的。其實中間摻雜著許多執著心。我又想:既然我要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走出來做證實法的事,我這個當弟子的也不合格呀。說不定,師父看我這麼不爭氣還不要我了呢!最後,我的結論就是,見機行事,只要老師一開口講那一課,說侮辱師父的話,對大法不敬的話,我就站起來講真相。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不說,就算師父原諒我,體諒我新學法時間不長,法理還悟不太透不怪我,那我也不會原諒自己。我的良心會受到譴責的。用常人角度來想,畢竟我還知道,師父救了我媽,就等於對我全家有恩,師父還讓我明白了宇宙真理,知道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常人還知道「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的道理。更何況,我還是煉功人,有更高標準來要求著我。用修煉人角度看,看見眾生都受謊言欺騙,這些原本天性善良的生命充當了邪惡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工具。他們同樣是宇宙中的一份子,都有權利知道真相。可是他們卻被邪惡矇騙,對大法做出不敬的事,如果這樣一直下去,終有一天會被歷史淘汰,做了邪惡的殉葬品,他們應該知道真相,重選自己的未來。

所以,不管我從哪方面看,我都沒有理由不為大法說公道話。終於,這一天來了。我從知道要講這一節污衊法輪功的課開始,就不斷的發正念,不斷的清除另外空間邪靈對同學們的操控因素。本來,我想老師一開口我就說,誰知,老師讓同學們自己看。我又無從開口,好懊悔!更讓我沒想到的是書後邊還有一課也是污衊法輪功的。我心裏忍不住的吶喊:天啊!邪惡真是無孔不入,見縫插針,連這小生命都不放過,還要強化的一遍又一遍的洗腦,真是惡到極點了。

我認真的總結了一下,認為煉功人不應有怕心,我還是有,還有學法不深,不知道怎麼去證實法。這回沒做好,我真的很後悔,準備下次無論如何都不能怕心所干擾,帶動;如果我念很正,我百分百會沒事,根本用不著顧及自身安全,因為師父說過:「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那我還怕甚麼呢?我通過這次教訓,多學法,比原來理智多了。

一次,政治老師污衊法輪功,我知道她是給自己造業。旁邊幾個知道我煉法輪功的朋友說:「你敢站起來說嗎?」我堅定的說:「為甚麼不敢?」說著,我就站起來,講述了我媽當初有病吃很多藥都不好,自從學了法輪功後,她身體上發生了一連串的奇蹟。當時說時,心臟跳的很快,渾身有些哆嗦,但至少我敢站起來說真話。之後,我又說了我媽媽被抓走後惡警是怎麼對待她及其他大法弟子的,並且告訴同學們惡警們惡毒、卑鄙、下流、無恥的罪惡行徑。老師不再言語,讓我坐下。教室裏議論紛紛,我感覺鬆了一口氣,只聽見同學們說:共產黨也太不是東西了……,還有的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總之,邪惡沒有毒害到同學,也算是萬幸,我感到自己的能力真的是很有限,對於我一個人要想救度四十八個同學感覺很吃力,但又不能不那麼去做。

正法進程的腳步越來越快,還有這麼多人沒得救,我開始著急了,這時我想到師父的詩:「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這回我明白了學好法,正念要強,這是目前我應當做到的。隨後,下第四節課,班主任老師把我叫過去對我說:「你怎麼這樣,不管那個東西好不好,你也不能亂……」我想藉這個機會跟老師講,我說了法輪功是甚麼功,看起來老師還有疑惑,最後告訴我:「你以後別亂說了,注意點。」說實話,我的怕心一直都有,我想清除它,可是還是有,可能是由於我正念不強,學法少造成的。

有一次升旗,我知道,這是給全校師生洗腦的另一種方式,只是形式變了,其本質根本沒變,讓大家認為愛國就是「愛黨」。我發正念清除。本來都放音樂了,準備下樓升旗了。可是廣播裏傳來:「今天升旗停。」同學們覺的很奇怪,以前從沒有這種事發生。我覺的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解體了,維持不了這次邪惡安排,同時也是師父在幫我。

有好一陣子,我說甚麼也不想學法煉功,心性極其的不好,真象是變了一個人。我知道又是人的那一面魔性上來了,天天看電視,學法煉功都忘到腦後了。我還沒有注意,終於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和師父面對面的坐在一起,師父閉著雙眼不看我,非常嚴肅。醒來後,回想那個夢,非常清晰。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後來,我到王阿姨家(同修),當時心情比較失落,潛意識裏面有一種「師父不管我了吧?」的不應該有的想法。王阿姨跟我說了很多,開導我,當時心裏雖說好過了些,但也沒有把這個想法消滅。我從王阿姨家走出來,感覺滿天都是烏雲,像被人拋棄的小孩找不到媽媽了。我哭了,我誤以為先前做的那個夢是點化我,師父不再理我了。越想越傷心,忽然間感覺有甚麼東西碰我一下,很親切。原來一隻小狗在我身邊來回轉,一會兒碰我一下,一會兒把兩腿支起來看我。我忽然明白了,嘴裏說了句「啊,我明白了。」然後,那個小狗跑開了。原來師父沒有放棄我,一直在看護我,看我做的不好時,用夢來點化我,我怎麼會把師父對我的關心看成是不管我了呢,真是太不應該了。這時,我又感到眼前的烏雲一下子散開了,心情好多了,我又回到大法中來了。

那一天當天晚上,王阿姨又領來一個同修,王阿姨說:「她想看你修煉怎麼樣,有甚麼問題解決不了。」她開始講自己證實法的過程,說著說著,我心中的迷團都解開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怎麼講清真相了。她說:「那你就到煉功點上來學法吧!」我答應了。她說的話給我感觸很深,知道自己身邊常接觸的人都是要救度的對像,我感覺不能因為我年齡小就不去做叔叔阿姨講真相的事情。所以我也要像大人(同修)一樣,去講真相,救度眾生。

我去理髮店熨頭時,阿姨很愛和我說話,我想救度她,就請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所以很輕鬆,她就答應了「三退」,還告訴我以前她家裏也有煉法輪功的,就是一直沒機會了解。我去補課班學習時,把MP3帶去,那裏面都是大法的內容。下課了,耳朵插上耳機,那幾個男生以為是流行歌曲,就爭著聽,都驚呆了。甲說:「你在哪下載的,你怎麼還信這個?不怕警察抓你?你沒看過天安門自焚嗎?」我順著他們的話說你們都被騙了,自焚是假的。他們都面面相覷,驚訝了一陣子問:「為甚麼?」我把真相都告訴他們,他們還難以置信,最後,我說一句:「紙包不住火,導演的再好的戲與謊言都是漏洞百出。這又有甚麼疑問?自然,用常理推,邪惡是怕正義的,所以邪惡千方百計的想陷害正義。而正義往往是壓不倒的,總會有明白真相的人在說真話……」最後,他們沒有疑問,都聲明了「三退」。乙說:「你不怕警察抓你?」我說:「那個地方不屬於我,他們配抓我嗎?」最後,我們都笑了。這笑是那麼的自然。我感覺到生命得救是這麼的快樂。

幾天後,緊接著學校老師拿了一張紙,我以為是健康室傳單。早自習時教室裏靜悄悄的,老師手裏拿著那張紙踱來踱去,最後老師說:「同學們停一下,先別寫了,我們來背幾條上面發下來的單子。」我們靜靜的聽著。「甚麼是邪教?就是以信仰……」我一聽,肯定有污衊法輪功的話,這怎麼行?這時的我已經比初一時理智多了,我先清除邪惡,請師父加持自己正念,我剛剛發完正念,老師就說:「甚麼是法輪功?法輪功是……。」(接著的話實在是太難聽,太離譜了。)我自己說了一聲:「不是。」老師停下來看我一眼,接著念,我比上一次的聲音更大了,又說:「不是。」老師又停下來看我一眼,同學們也有幾個聽到的看我一下。老師又接著念,這回,我幾乎是喊出來的,更堅定的說:「不是。」老師嚇了一跳,同學們也跟著驚訝。老師問我:「幹甚麼?」我自己馬上站起來,聲音洪亮的回答著老師的問題:「老師,你說錯了。法輪功是正教,不是你說的所謂『邪教』。」

教室裏非常安靜,幾乎讓人窒息。我接著說我媽的病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還告訴他們法輪功是真善忍。老師的臉已經僵了下來,說:「那其實誰也不知道好不好,只是上面說的,咱們只好做了……」我打斷了老師的話說:「那您也不應該在自己不知道真相的情況下,對同學們做出這麼不負責任的事情來。」老師無言以對。本來老師原計劃讓同學們背的,這下,連提都不提了。邪惡再一次被清除了。同學們也笑了,也是很自然。老師看樣子沒甚麼反應,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在我講真相時,感覺身邊的能量場很大,心裏想著的只是不要讓同學們聽信謊言,而且,沒有了怕心。師父一直都在加持著我的正念,我的正念才這麼強。

晚上,我又去補課,那幾個同學對我說:「喂,你班老師在早自習時讓你們背沒背那東西?」我說:「沒有。」原來那幾個班的老師都讓學生背了。我問他們背沒背,他們還笑的說:「誰背那東西?垃圾!」我們大笑,感覺真開心。

補課班裏面有一個老師家的孩子,我們上課,她有時在門口看我,我不知道為甚麼,一等到下課就纏著我讓我和她玩。我一和同學講真相時,她纏著我更緊了,一個勁兒的問我共產黨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我看她小,有些都不懂,挑了能接受的告訴她,她馬上退了隊,表示以後跟那個邪黨無任何關係;她又問我法輪功是甚麼,我很驚訝,一般了解了就行了,她已經前後問過我好幾遍了,好像對這方面非常有興趣。這回剛一下課,又把我拽到她屋裏,說了一句:「姐,我想煉法輪功。」

這更讓我驚訝了。這時我明白,原來她也是要得法的。這回遇到了我,她明白的一面能不抓住機會來得法嗎?怪不得總是圍著我轉,我告訴她,你現在才學,我把書借給你,還有天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聽得很認真。我以為她想學是因為好奇,過了這勁兒也就沒了,不會維持幾天。第二次我又去補課,又把我拽到她屋裏,她拉出一大張名單來,嚇了我一跳,她竟然勸退了她們班三十多名小同學,實在是太了不起了。她天真的跟我說:「姐,你看,這麼多人得救了,好不好?」

我高興極了,同時也異常的驚訝,大法書未曾讀過,只是知道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怎麼做到的?我問她,她說:「我也不知道。我告訴他們大法好,就一個個的都退了。很輕鬆呀!」我馬上把裝在書包裏的書給她,告訴她天天看,她寶貝似的捧在手裏……。

第二天,我去她家,她告訴我:「姐,大法可救我一命!」我問為甚麼,她告訴我,她和同學去學琴時,有一輛車,直衝她們來,可能是車開急了,就差一點兒就撞上了,她倆一起念法輪大法好,車就馬上繞過去了。與其說繞過去,還不如說是被甚麼東西拉過去了!原來她那小朋友也是她告訴大法好才念的。我真為她們感到慶幸。

接著,她到我家,我放師父的教功碟,她就跟著學。剛剛煉就說渾身發熱,手指肚裏好像有東西在轉。看來這小孩根基真的很不錯。由於期末考試學習緊,我一直沒去看她做的如何。這回放假了,我去她家問她做的怎麼樣,她又被邪黨的謊言矇蔽了,這突然的轉變嚇了我一跳,怎麼會,轉變得這麼快?我猜是她父母親把她領到邪路上的。我很惋惜,我相信,她還是能回到大法中來,我不放棄她。修煉是有魔干擾的,所以才會艱難。

如今正法進程越來越快,希望我們都能跟上正法進程。我只能回憶到這裏了。因為我今年上初二了,學習很緊,所以文章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賦小詩一首與同修共勉:

小小淨蓮新宇生,
不染凡塵顯真容。
堅定實修齊精進,
心無旁騖散香風。

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正月十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