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大法小弟子講真相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我叫鈺兒(化名),今年15歲,我於97年得法,從小就跟爸爸、媽媽學法煉功,有時跟大人出去洪法煉功。修煉大法的人越來越多,到處充滿祥和慈悲的風貌。

可中共惡黨卻妒嫉的不行,在99年7.20對法輪功實行了全面高壓迫害,對我們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實行肉體上、精神上、名譽上、毀滅性的打擊。在這個時候,爸爸和媽媽也走了出去,證實大法。只有我和姐姐在家,姐姐13歲、我7歲。由於邪惡的干擾和破壞,我們對煉功已經放下了一段時間,我們只心裏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邪惡經常到我家騷擾,問我們還煉不煉功,我說:「煉」,惡警還讓我煉一套功法給他看,我給他煉了一套,惡警瞅瞅走了。等爸爸媽媽回來時,我們又開始走上修煉的路,我們這地區也有許多修煉的人,我和幾個小同修經常出去講真相,給世人發放資料,貼真相標語。隨著正法洪勢推進,我們看了師父《向世間轉輪》經文,我們又開始講清真相,退出中共邪教組織。

我上小學,學校有三個班級,我們幾個小同修一起向這些學生講真相。這幾個班級都退出了邪教組織「少先隊」。我們班主任一聽說法輪功的事,就非常氣恨。後來我向老師講了真相,老師態度也變好了。我們大隊的書記也很邪惡,我便用書信方式給他寫信,信上寫:如果你做一件好事,人們都能看到。如果你做一件破壞大法的事,人們也都知道。今天你把大法弟子送上法院,將來你得承擔法律責任和犯罪後果。你應該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關係。從那以後這個書記就不那樣邪惡了。

我上中學時,又開始向同學們講真相,退出邪黨一切組織。我和同學們說起這個「黨」字我說這個「黨」是邪靈怪獸,有的說這是一個名詞,我給他們舉個例子「是先有人,還是先有名」,他們說先有人,我說那就對了,共產黨不就是先有這個物質而後起的名嗎?我說你查一查字典,看看是怎麼解釋的「黨魁」「黨同伐異」「黑幫亂黨」同學們聽了有的當時退了,有的說想一想。在一堂所謂政治課上,政治老師在同學面前說了污衊大法的話,還說「天安門自焚事件」。由於我給同學講過真相,這時同學們都用眼光看我,我覺的這好像是師父借他們的眼睛來點化我。我平靜而祥和的站起來說,老師,您說錯了,「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假的。那裏有老人、中年人、少女、學生,江澤民製造這樣一種慘劇,為了激起中國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像文革時期批判劉少奇一夜之間說他叛徒、內奸、工賊。我想50歲往上的人都喊過,說遺臭萬年,結果十年不到就平反了?!老師,「哪朝江山都不是鐵打的」。老師問我叫甚麼名字,我告訴了他。

我想和我同齡或者比我大的同修說,無論在哪個階層、或擔任甚麼職務、做甚麼生意、在公司、機關、大學、小學,是法賦予我們的使命。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師父講過這樣一句話「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轉法輪》)我想我們到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過程不也是一樣嗎?遇到各種人,譏笑和辱罵、說三道四的,在這從中考驗我們的心性,從中找自己,向內找到自己有漏的心,去掉自己怕心和黨文化的觀念,才能解體惡黨因素,才能救度世人。無論在哪個環境中,在甚麼形勢下,我們要走正自己的路。

師父的大法造就未來,開創未來,那麼我們修煉的人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一點一滴都在給世人奠定未來基礎,要理智清醒做好證實法三件事。比如說學法思想要在法上,頭腦要清醒,法的真正內含才能同化自己,才能提高自己的心性。發正念時注意思想要強,發出的「正念」才能解體邪惡因素或黑手爛鬼,發正念手印和煉功動作歪曲,及時歸正和糾正。講真相時不能就說「保平安和保發財」,求名發財是常人的事;我們是救人和歸正人心,當然可以採用「平安」為話題,要講出邪黨強權以來,幾十次的恐怖運動,要讓世人知道八千萬人是被邪黨幾十次運動整死的,要讓世人知道,在這幾十年中,是受邪黨的謊言、欺騙和矇蔽,要讓世人看九評認識邪黨的所作所為,從內心深處退出邪黨抹去獸印。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要理智清醒救度世人,找到自己有漏的心,不被邪惡鑽空子。現在邪黨的殘餘因素還在毒害著世人。甚麼「小康社會」,「保先」,全是欺騙和矇蔽世人的謊言,那麼我們就要徹底清除惡黨因素,救度世人,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