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出差機會在高校證實法的經歷和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在得知要求我參加所在工作單位系統省級骨幹到一所高校培訓四週的消息後,我的心裏很矛盾,因為培訓時間太長,要去的城市離我所在的城市有一千多里地,回家需要時間很長,要去的話就是意味著我有很長的時間脫離原有的學法和證實法的環境,甚麼都需要自己去開創。所以,很長一段時間心裏不是很高興,當和我一起配合的同修得知這一消息後也很不願意我去,因為很長時間以來都是我們在一起配合做證實法的事。我也想到過不去,也反思這是對我們的干擾,是不是自己在平時工作中的執著和對同修以及家人的情才會出現這種事情。但如果不去影響也不好,因為這種培訓在省廳存檔。想來想去,決定還是參加培訓,但在培訓期間一定要做好三件事。

一、怎樣解決學法問題

要去的這所大學是我十幾年前畢業的學校,能再去那裏這麼長時間我想也不是偶然的,我要救度那裏的眾生。

這所大學的規模較大,分不同的校區。一報到,我的心裏就很難受,由於我們這次培訓不需要單位交錢,所有的住宿費和學費是由省廳下撥的,所以,住宿條件較差。一個很小的兩室一廳的房間要住八名參加培訓的人員,這與我的預期差的太遠。很多年來單位出差一直住的不錯,最多也就是三人一個房間。一看這回住八人,怎麼學法煉功呢?我的心裏一下就產生了抵觸情緒,勉強住了一天之後,再也不想在這住了,第二天就跑到我的親戚家去了。

這個親戚於今年八月份來我家時已經得法,去她家一是想和她多交流,再一個就是解決學法、煉功的問題。就這樣我在姐家住了好幾天,發現效果也不好,因為我一去,他們就總是想跟我說很多常人中的事,學法時間較少,而且從學校到他們家需要半個小時,也很麻煩,我想這樣下去也不行。怎麼辦呢?後來我突然想到了,在學校的很多教學樓裏有大教室,我可以去那兒學法。我就去找,結果發現在一些大教室的後面有很多空座位,我很高興。

那一晚在教室裏學得很靜,從六點多一直到十點,整個溶在法中。從那以後,我幾乎每晚都要到教室去學法。

二、珍惜每一份資料,救度眾生

出門時,我帶了二十多本《九評》,幾十份不同種類的小冊子和搭配的明慧週報。在高校裏有很多地方適合發資料,如學生宿舍、教學樓、學生和教師的自行車筐等。到那兒後,我首先去的是學生宿舍。在其中的一個院裏有幾棟很大的女生宿舍樓。我選擇的時間一般是下午吃飯前或晚上下自習前,以保證放的資料學生很快就能看到(一般不選上午,因為上午有清掃人員打掃衛生)。

發資料前,我都要先發正念。各樓門口都有看門的,開始時也被叫住過,問是幹甚麼的,我就從容的回答:來看我妹妹。有的讓登記,我就隨便寫一個名字,就上樓了。我一般是先到頂樓,然後往下發。因為資料有限,每層發幾分,就到下一層。幾天下來宿舍樓發完後,開始發教學樓。

十天左右,我的手裏已經沒有資料了,這時我特別想回家,想見同修,想帶回更多的資料。可學校不放假的話,就得耽誤上課。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好人,耽誤課太多自然不對。就在我想著回家的時候,學校給放了三天半的假,我知道這是我純正的一念起的作用。

回家後,抓緊時間與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第三天夜裏坐火車返回。這次,我帶了更多的資料,裝了幾乎一皮箱。這次坐的是火車,下午上車前的幾個整點發正念,我就加上一念:清除干擾我證實法路上的所有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共產惡黨在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因為坐的是過路車,沒有買到有坐的票,在補票時,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女孩也來補票,並告訴我她那兒還有一個座位,可以到她那兒去坐,就這樣一切很順利。

回到學校後,我想起了一個學院的教學樓中有集中放置的信箱,大約有一百個左右,這應該是該學院所有教師的信箱,這是放真相資料的好地方。回到學校的第一個晚上,我就決定去該教學樓。我是晚飯前去的,大約五點半,那時還沒有下班,我邊放邊發正念。放了幾分資料後,從一辦公室裏出來一位教師,我不得不離開了,先去吃飯了。這時快六點了,我邊吃飯邊發正念。吃完飯後,我決定還是接著去該教學樓,集中在一天發完,避免後面的幾天再去會引起注意。到樓下一看,二樓的幾個辦公室還亮著燈,怎麼辦呢?我想了想,決定還是上樓,並發一念,在我發資料的過程中,不許有人來干擾我。我上樓後,先從手裏拎著的手提袋中拿出《九評》,大約有十幾份,將它們分別放在不同的信箱中,然後從背包中拿出光盤(包括《風雨天地行》和電影《震撼》,放在PP雙麵袋中,另一面放一份小冊子),最後再發各種小冊子。

大概放了有四十多個信箱,隨身帶的東西都發完了。在發的過程中,心特別的純淨,沒有一絲的雜念,雖然能聽到旁邊辦公室裏人們的談話聲,但沒有怕,只想著讓每一份資料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我將帶來的資料按份數計劃每個樓發多少,原則是讓每個樓都能接收到數量差不多的資料。其它的樓都沒有集中的信箱,我就將真相資料貼在門旁邊的牆上,或者是門上。去學生的教室我常常是晚上,那時教室裏的人很多,人們很容易看到資料;去教師的辦公室常常是在白天,而且常放在開門的辦公室旁邊。

最後幾天裏,只剩下了幾十份的不乾膠粘貼,我利用一個晚上去了該學校的教師家屬院,將這些粘貼端端正正的貼在了樓道裏。

在最後一週,學校給了我們該期培訓班的通訊錄。上面有詳細地址和郵政編碼等信息,這正是我所要的。因為去之前,就做了這方面的準備,我帶了一些信封和郵票。然後又從旁邊的郵局買了一些信封、郵票,還從學校的超市買了一些帶學校標記的信封。這樣我手裏有不同種類的信封和郵票,用不同的筆體來寫,一次可以通過一個郵筒寄兩封信。(另外,在這裏順便提醒同修,從十二月中下旬一直到農曆新年,這段時間郵局的信件和明信片、賀年片之類的較多,這段時間是我們通過寄信方式講真相的好時機。)

三、突破觀念,面對面講真相

以前,我面對面的講真相做的不是太好,其實還是受自己觀念的制約。有時不想講,或者想講找不到話題。這次在這方面有了突破。

有一天晚上,在宿舍,我在上鋪趴在床上看《明慧週刊》,同住的幾個人開始聊天,很亂。我想:別聊了,我得講真相。剛想完不到兩分鐘,不知是誰談起了法輪功講迷信,我連忙下床,走到外屋說:聽人說法輪功也不是迷信,而且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就講起了天安門自焚的疑點,她們都能接受。

有一天晚上,我從教室學完法回到宿舍,看到她們正在看一本書,我一看是《九評》。她們沒想到有人進來,其中有一人一愣,當時我的心也有點緊張,心想怎麼和我帶來的一模一樣呢?是不是自己不小心放在床上的呢?這時我的腦筋急速的轉著,但馬上反應過來應該是昨天晚上我放在教室旁邊的窗台上的,今天早晨去上課時她們到的早,發現並拿了回來。我很從容的走近看了一眼說:這是《九評》,我看過,寫得很好。就這樣我們很自然的聊起了歷史上共產邪黨的種種罪行。

培訓中間回家的路上,一上火車,我就發著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救度能救度的眾生。其實,我是個性格比較內向的人,平時不願與陌生人說話。為了講真相,我開始找話題,聊到了世風日下,有相當數量的農村人不願贍養老人,中國醫藥費太貴,人們看不起病。我抓住話題說:不怪以前那麼多人煉法輪功。其中一人說,我們那兒以前就很多。我說:你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嗎?他們說不知道。我就以第三者的身份講:聽我們鄰居說……,後來又聊到了共產惡黨的腐敗等。其中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以他的常識講了很多邪黨的殺人歷史,坐在我旁邊的一個姑娘都聽呆了,覺的不可思議,我和對面的一個小伙子就跟她說,這些都是真實的。後來,座位上只有我倆時,我跟她說起退團能保平安,她很痛快的答應了。

最後一次返回,是我面對面講真相做的較好的一次。回來的時候,坐的也是夜車。到座位上後,就想著去補臥鋪。這時,列車員過來了, 在車廂裏喊:想補臥鋪的到十二車廂。我馬上起身,趕到十二車廂。可是一到那兒,列車員說沒有臥鋪。我當時很不高興,說:我們那兒的列車員剛說有臥鋪,怎麼就沒有呢?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表情一定是很不好看。列車員說:你就是把我蹬到車廂外面也是沒有臥鋪。沒辦法,我只好往回走,邊走邊反思自己的行為:怎麼修來修去的還變的這麼兇呢?善心哪兒去了?怎麼能那樣對人家呢?我後悔不已。並且悟到,不讓我坐臥鋪,也是有原因的,如果往臥鋪上一躺你還願意再講真相嗎?就應該在這裏坐著,這裏有你需要救度的人。

我迅速調整自己的心態,並開始發正念。不一會兒,開始和旁邊的母女聊天,其中的母親談到孩子的姥姥腿有骨刺,很遭罪。我說:我們一個鄰居以前腿上也有骨刺,後來煉法輪功煉好了。她說:是嗎?由此我講起了大法真相。她們表示贊同。後來心想:怎麼讓他們退黨退團呢?我一時找不到話題,憋了半天,眼看那位母親就要下車了。怎麼辦呢?我想我乾脆直截了當的問:你們聽說了嗎,人們都在傳說退黨保平安。她們說沒聽說。我就開始講,最後說我給你們起個化名你們退了吧。她們表示同意。

那位母親下車後,我坐到了對面的大學生旁邊,問她聽說退黨沒有,她有點顧慮,說還在上學,我說沒有關係,你沒必要找到學校去說,用小名或化名聲明退出,表示你跟它沒有關係就行。她表示同意。

在學校培訓期間,其中一位給我們上課的是該學院的院長,半年前曾經在一起吃過飯,因為不喝酒的問題談起了我煉法輪功,我給他們講了一些真相。聽到我這麼說,那位院長說這是第一次聽到正面宣傳法輪功,覺的很新鮮,很好奇,願意了解真相,但當時因為人太多,主要是心性問題,沒有講的很透。這次我想我應該補上。在培訓臨結束的時候,這位院長給我們上課,在聽課時我就在想,我包裏還有一份《風雨天地行》的光盤和小冊子,應該找機會給他。上完課後,我在樓道裏等去廁所的同學,院長從這經過,他走過去後,我追了兩步,說送他一張光盤,他開始有點愣,不知道怎麼回事,但馬上明白過來了,一再說謝謝。

當然,在整個培訓過程中,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主要還是表現在面對面講真相上,還受觀念的影響,跟大學同學講真相,關係特別熟的就能放開講,關係一般的就講得不到位,尤其是人多時。

通過這段經歷我還悟道:同修之間的情、互相依賴的心也得去。在我剛參加培訓的時候,特別想同修,尤其想長期在一起合作的同修,後來我意識到這也是情,是要修去的心。第二次去之後沒有了這種想法,心態平和。大法弟子就應該做到:在只有自己一個大法弟子的環境中也要嚴格要求自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憑著自己的正念打出一片天來。

今天上午我去理髮,在拿錢時店主突然問我,今天給我們帶甚麼來了(我以前曾給過他們小冊子)?我拿出《退黨手冊》給他們。其中一個小伙子說:退黨?我說:對呀,共產黨不好。他說:是不好。我說天要滅中共,退黨能保平安。這時,店主說:我甚麼也沒入過,你們退了吧。就這樣,一人退隊,一人退團。而且,有一人說:我爸是黨員,回頭我得跟他說,讓他退黨。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師父講法中說做的好時有緣人會到你跟前聽真相。

有時做的好,難免會生出歡喜心,這時我就提醒自己:要證實法,不能抱著證實自己的想法,一切都是從法中來的,是學好了法,同化了法,法的威力在你身上的體現。

個人所悟,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