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上外屯發放真相資料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那年春天,我幹活回來,同修給我送來真相資料。我家裏還存點,共計一百多份,我疊完傳單,晚上十一點半,我對丈夫說:「我到甲村撒資料。」他說:「你一個人行嗎?」我說:「行!有師在,有法在,怕啥,都幹活挺累的,我不招呼同修了。」這是第一次我自己上外屯發放真相資料。

我走在一個村的水泥路上,邊走邊發著正念,心裏不由得有一種很坦然,很自豪,很悠然的感覺,覺的師父一直在我的身邊,而且還看七八位護法神跟我一起走。我看看月牙在雲彩裏時隱時現,聽見樹葉「沙沙」的響,我發著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去做最神聖的事情,救度眾生,你們不管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都不要干擾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有師父和我在一起,我是最安全,最幸福的人。我的身體越走越輕,好像真的要飄起來。心裏美滋滋的,感覺自己真的是走在神的路上,有一種玄妙的感覺,從來沒有過。

這些天接連不斷的下雨,鄉村沒有鋪沙石的道路,特別泥濘,好在今天沒有下,還有點道眼。進了村,邊發正念,邊發放真相資料,才做三四家,看見路邊有個小房打著燈,在炕上合衣躺著一男一女。門沒關嚴。我給他家大門上也放了一份。剛到下家,聽見大路上摩托車聲,而且是往這面來的。我又馬上發正念,但還是藏在了暗處。就聽有人說:「我們一直等著你,咋才回來。」他們邊說話邊開大門,還有向這邊走路說話聲。我的心有點跳,聲音越來越近,我的心跳得越來越快。心想不能是這家的人,但還是在東房山挪到了車的那面。我蹲在那裏,腦子裏立即想起了師父,有師父法身保護我,怕甚麼,大法弟子蹲在這算甚麼,我是神,誰也看不見我,我得做我該做的事情。走出來,大路上的人走沒影了,那家一個女人正在關大門,然後進屋去了。這個村就一個隊,還有一半資料,我又繼續向前走,去了另外一個村。

在快發完資料時心想,這道路不好,有的地方還有水窪,我這鞋都沒踩進泥裏。正想著,一家打著燈,我往他家大門上放傳單時,腳往西一挪。好!一個腳進泥裏去了。我立刻悟到,我剛才不是起了歡喜心了嗎?甚麼心也不能有啊!有,舊勢力就鑽你的空子。這個屯走了好像一半,資料發完了。

發完了資料,我雙手合十,對尊敬的師父說:「謝謝師父!是您給幫我把資料發完了,謝謝!偉大慈悲的師尊!」

小的時候在地裏鏟地時,我曾問過我自己,我是誰?我為何來到這個世界?來到這裏?看看天地,又看看四週村莊的人,我和他們一樣嗎?是偉大慈悲的師尊和這部神奇的大法解開了我幾十年來這心底誰也解不開的迷。一九九七年新年,是我人生中最值得慶幸,最難忘的日子,就是這一天使我走上了返本歸真修煉大法的金光大道。我一接觸《轉法輪》這部著作,「真、善、忍」這幾個字,深深的吸引了我。煉功的第三天師父打出法輪給我調整身體,胳膊肘子往出冒涼風,使我久治不癒的產後風等疾病半個月一掃而光。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十上北京證實法,村上繳了我家分的五畝半責任田,被賣出去十年。還非法判我勞動教養二年。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勞教所裏,我被邪惡洗腦邪悟了,並出現精神病態。回家後,在慈悲的師父呵護和同修的幫助下,我清醒了,從新走上了修煉正法之路。

同年秋天,一次上街辦事,對道路不熟悉,我沒有坐班車,我想,邊走路邊讓有緣人退出邪黨組織。走著打聽道,幫助一位大姐退了團。又往前走了一段,看見一位小兄弟獨自走,我對他邊發著正念邊問路,他說也不熟悉這條道。我看見那面有一幫人,我說:上那邊問問吧。問明了路回來往前走,聽見後邊有人說:「打聽著沒有?」我回頭一看,這真是有緣人,還是那位小兄弟。我指著那個方向,放慢了腳步,對他發著正念。我們講了一些,現實生活被邪黨迫害的事情之後,我又告訴了他三退,給他起了化名,他同意退了,又說出了自己的真名字。臨別時,我又送給他一個護身符說:「祝你幸福,走好運!他高興地接過護身符說:「謝謝!謝謝大姐,同祝!同祝!」

一天,同修給了我一支水筆,告訴我往電線桿上寫字。這太好了!第三天晚上十一點多,我看月亮很亮,道路也很好。我丈夫睡覺呢,我給他寫了留言條,自己在本村電線桿上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快退黨團隊保平安!」寫的心裏真是爽快。前兩年,我就有這樣的願望想往學校的牆上寫「法輪大法好」,今天終於實現了。唉,沒等去學校筆水用完了,我回家又打了漿糊,把家裏十多張「三退」和「曝光」的標語又貼了出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