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壽光市古城鄉惡人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幾年來,山東壽光市公安局邪惡大隊、610與壽光市古城鄉政府、古城派出所,不遺餘力的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對古城鄉的大法修煉者進行了殘酷的迫害,他們所用的迫害手段慘無人道、令人髮指。

古城鄉政府邪黨書記王俊文綁架勒索大法學員

原古城鄉黨委書記王俊文(現已調往壽光市衛生局),在任古城鄉黨委書記期間殘酷鎮壓、迫害古城鄉的大法學員,雙手沾滿了大法學員的鮮血。其任職期間,古城鄉有20多人因煉法輪功被非法治安拘留,30多人被非法刑事拘留,被劫持到洗腦班強迫放棄信仰、遭受酷刑迫害的多人。到2005年6月古城鄉因煉法輪功被判刑的一人、被非法勞教的5人。

王俊文還與古城鄉派出所勾結,任意多次抓捕大法學員。99年10月14日晚11點,鄉政府和派出所不法人員對全鄉80多名大法學員進行大搜捕,最後把趙家村的大法學員李孔法、趙樂海、李洪傑、李洪澤抓到派出所。趙修順和李洪傑一到派出所,就遭到一頓毒打。趙修順被惡警趙茂雲(現已退休)、楊延生按倒在牆角,趙茂雲站在大腿根,楊延生站在腳腕上,穿著皮鞋就在上面跺了幾十腳,當時趙修順的大腿和腳腕就腫了起來,疼得一動也不能動。接著惡警李萬軍、桑慶軍、楊延生等人上來撕下趙修順的襯衣蒙在他的頭上,抽下趙修順的皮帶拳打腳踢、皮帶抽後背,打的趙修順後背一道道的血印。李洪傑被惡警銬在鐵椅子上毒打,第二天四個大法弟子被綁架到壽光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強加的罪名是煉法輪功、擾亂社會秩序。從看守所出來又被綁架到鄉政府非法關押10天,每人被罰款550元。

2000年元月5日,王俊文從壽光拘留所拉回了被非法拘留一個月的11名大法學員。晚上古城鄉政府的80多名鄉工作人員,在王俊文的強迫命令下,整體參與了對11名大法學員的迫害。晚上8點開始,鄉政府的十幾個惡人圍住一個大法學員,在寒冷的冬天,強迫脫下棉衣,身上只讓穿一件單衣,手拿冰塊雙手向上舉著,光著腳站在冰冷的地上,誰一反抗,就招來一頓毒打。他們逼趙修順光著腳站在30公分的雪地裏,當天晚上的氣溫在零下10度左右。9點30分左右開始對11名修煉者進行酷刑折磨,刑堂就設在鄉政府信訪接待室。十幾名鄉政府惡人把一個大法學員拖到接待室,一進屋就有十幾個惡人惡狼般的撲上來,按倒在地上,四肢抻平,頭被用腳踩著,一動也不能動,十幾個人輪流用兩根橡皮棍毒打,直到打的不能動為止。每個人的屁股都被打成了紫黑色,有的人屁股被打的血肉模糊,被打的十幾天不能翻身,衣服與血肉連到了一塊,脫都脫不下來。隨後又被關到鄉政府一個星期,強行勒索每人9000元錢,都是家人怕人被打死才被逼無奈交錢的。

2000年夏,鄉政府還非法關押了北馮村的70多歲的老年大法學員高振邦。王俊文為了從老人身上多罰點錢派鄉政府的惡人從派出所借來警服穿上,帶著老人到他的大女兒家,連恐嚇帶欺騙逼大女兒拿了9000元錢,高振邦老伴出車禍死亡的賠償金40000多元,也被強奪了去,真是喪盡天良!

2000年8月,王俊文又一次大批綁架了十幾名大法學員,從壽光市拘留所拉回鄉政府,本來拘留45天身體就非常虛弱,王俊文叫把這十幾個人的衣服脫掉,光著背,背對著太陽暴曬,當時氣溫在35度左右,上面是驕陽似火,下面是黑燙的瀝青路面,到了傍晚每個人的後背、肩上都火辣辣的疼,像被熱水燙了一樣,還起了水泡,大的像饅頭一樣大。晚上王俊文把一間車庫變為刑堂,十幾個學員都被用衣服蒙上頭,前面一個人用力牽著,後面幾個人用腳踢,拉到車庫裏就是一頓毒打。像上一次一樣,十幾個人按住一個人,幾個身強力壯的用橡皮棍打、用電警棍電,被打者痛苦的慘叫聲,幾百米以外都能聽到。他們把李洪傑用橡皮棍痛打,當李洪傑數到120棍時就昏死了過去。趙修順被打後,3個人把他從車庫拖出來,10步之內3次休克,架著他的惡人連喊帶搖趙修順才沒有昏死過去。據趙修順回憶,當時兩眼睜得大大的,就是甚麼也看不見,每喘一口氣都十分困難。高玉龍、郭世濱被打的在小便時站著就突然暈倒在小便池裏。趙世恆被打的想小便剛從地上爬起來就又暈倒了。郭世濱、趙世恆從鄉政府回家後2個月臥床不起,第一個月內口吐水,吃口吐口。高玉龍、桑培堯被打的屁股骨肉分離。王俊文向被打人家屬勒索鉅款高達2萬3千元錢,交不上錢邪黨鄉政府死活不管,傷口好了繼續打。親人怕他們被打死,只得借上錢把他們拉回家。趙家村的一名村幹部曾對一名鄉幹部說,鄉政府比綁票的土匪還厲害,土匪綁票是暗的,鄉政府綁票是明的。劫道的光搶身上的錢,鄉政府連親朋好友的錢都劫。截止到2000年8月底,王俊文就從古城鄉80多個大法學員勒索了70多萬元,多的被勒索8萬多元,少的5百元。王俊文用這筆不義之財去泰山、海南旅遊、享樂。

王學海等惡警電棍折磨大法學員

2002年10月份,鄉派出所惡警王學海帶領壽光邪惡大隊的惡警把法輪功學員李孔法、李洪傑抓到市公安局,把他們二人反銬著雙手趴在地上,從上午9點一直到晚上,用兩根電警棍電擊,每電擊一遍,他們二人就大汗淋漓,身上的傷口就火辣辣的疼。用電警棍電頭就像用錘子敲頭一樣,也數不清電了多少遍,一個惡人電累了就再換另一個,電的二人體無完膚。最後逼家人交3000元錢,惡人恐嚇家人說,不交錢就送勞教,家人無奈只得交錢把人拉回。

2003年3月份,惡人王學海把北馮村的高玉龍夫婦抓到壽光邪惡大隊,把二人反銬雙手趴在地上,用杌子的四條腿夾住高玉龍,幾根電棍圍著電,痛得高玉龍慘叫時,惡人就用電警棍電高玉龍的嘴,痛得高玉龍咬著牙不敢出聲,惡人就說:你還真硬,一點也不出聲。從上午9點到晚上共電了8遍,電的渾身一股焦糊肉味。

2003年9月19日,俎家村大法學員趙世恆、桑鳳英剛吃過午飯,突然家裏闖進十幾個人來,一進屋,二話不說先給趙世恆戴上手銬,逼住二人不讓動,然後翻箱倒櫃抄了家。在把夫妻二人帶往警車的過程中,當著眾多村民的面大打出手,村主任過去制止,惡人反而威脅村主任說:你要妨礙執行國家公務嗎?二人被綁架到公安局後,二人各關一間屋內,下午2點惡警酒足飯飽之後,對夫妻二人進行毒打。桑鳳英被反銬雙手趴在地上,用一塊髒布把嘴堵上,幾根電棍圍著電,直到電的鼻青臉腫,面目皆非,兩眼被打得好長時間看不清東西。趙世恆被關在另一間屋裏,惡警把他的嘴用膠帶封住,反銬他的雙手,惡警肆意的用電警棍電也發不出聲來。等到半年以後桑鳳英在濰北監獄碰到趙世恆時,才知道他滿口的白牙被打掉了好幾個。在濰北監獄,趙世恆被強迫每天幹十幾個小時的奴役勞動,累得腿腳青腫,鞋都穿不上。

2003年10月,壽光邪惡大隊的惡警孫龍芬(30歲左右,身高1.85米,身強力壯,打人最狠。電話0536-5298626)夥同鄉派出所惡警王學海又一次到趙家村綁架了李孔法,當時搶去了李孔法身上的200多元錢佔為己有,後又把李孔法帶到壽光邪惡大隊進行毒打,用電警棍電,用橡皮棍打。參與打人的有馬溫和、郭洪堂,打累了就把他關進壽光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

2003年12月30日下午,惡人王學海帶領壽光公安惡警把北馮村的李淑雲抓到壽光邪惡大隊,惡警叫40多歲的婦女李淑雲脫掉毛褲,戴上腳鐐,用電警棍專電大腿內側和敏感部位,電夠了就拉著腳鐐在屋裏拖,另一個惡人就往李淑雲的腳趾插竹籤。折磨了一晚上,最後逼李淑雲的家人交了2000元錢才把她放回家。放人前惡警心虛的對李淑雲說,別說在這裏挨打。

大法學員趙立明遭迫害事實

2000年6月下旬,趙立明因到北京上訪,被鄉政府不法人員從北京綁架回壽光看守所。到看守所的第二天,以惡警問他還煉不煉法輪功,他堅定的說了一句:「煉!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惡警就對同監室的刑事犯人說:「他還煉,給我狠打!」這樣從上午10點開始毒打他,對他進行了各種各樣的殘酷折磨,下午3點把他打的休克。惡警一看急忙把他送往醫院搶救。惡警怕承擔責任,打電話到古城鄉政府叫把人拉回。鄉政府把他拉回後,關在悶熱潮濕的車庫內,長達28天。在這期間,他受盡了惡人的毒打折磨。最後趙立明的家人被逼交了20000元,後又被非法拘留32天。

2001年9月,趙立明又一次遭到綁架。這天他剛吃過午飯,家中突然闖進7、8個人,不由分說強行把他抓走,途中趙立明掙脫惡人離家出走,後被惡人綁架送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

在王村勞教所,趙立明受盡了惡人的酷刑折磨。在王新江、王利、劉國偉、孫某、高某等惡人的帶領下,又有大劉豐民對他實施迫害,入所一個月,因趙立明不放棄信仰,每天只讓他睡半小時覺,有8人包夾看著他。一個月後見他身體不但沒有垮,反而越來越精神,這樣更激起了惡人變本加厲的迫害。惡警王新江把他反銬雙手,用木板打腿,塑料尺打腳面,逼迫他放棄信仰。當一個人被逼放棄自己的信仰時,心理造成的創傷是何等痛苦。在這種生不如死的痛苦之中一直過了半年的時間,趙立明再一次向惡人提出堅持自己的信仰,堅修大法。這一次更加激怒了惡人,惡人對他實施了更加殘酷的毒打。惡警王新江用膠帶把他的嘴粘上,用木板打他,用手擰他的胸膛,點他的穴位、摳他的肋骨等酷刑,從上午10點到下午3點5個多小時,變換著酷刑折磨他。下午3點,趙立明活活的被折磨休克。惡人急忙把他送往勞教所醫院搶救無效,又轉到148醫院進行搶救,4個小時後趙立明醒來,他醒來後向醫院的醫生護士講勞教所對他的酷刑折磨,惡人怕他們的罪行暴露,又把趙立明轉到38醫院的嚴管病房,與外界隔絕。在38醫院,他絕食抗議勞教所對他的非法迫害,三天後他被劫持回勞教所。在勞教所又遭受了86天的殘酷迫害。

在嚴管室,每天戴著雙銬,銬在鐵床的鐵環上,限制吃飯,限制大小便。把便桶放在身邊,逼他對著便桶吃飯。惡人又對他進行精神迫害,把法輪功創始人的法像放在他的腳下逼他用腳踩,他不踩就大打出手,幾個惡人按著他的腳去踩,所用的手段無恥之極。

趙立明於2005年6月25日第二次被惡人綁架到王村勞教所,具體情況不詳。

丁樹蓮,趙立明的妻子,99年720以後,多次受到鄉政府、派出所、市拘留所不法人員的殘酷迫害。2000年6月下旬,她因去北京上訪,被古城鄉惡人從北京綁架送壽光看守所。因堅持信仰法輪功,惡人把她鎖在鐵椅子上3天兩夜。後被鄉政府強行罰款萬元左右。2001年9月,鄉政府的惡人到他家綁架其丈夫趙立明,丁樹蓮上前阻攔,就被鄉政府的惡人和派出所的惡人李萬軍抬起她,就把她扔進幾米深的公路溝裏,也不管她死活,夾著趙立明就走。2003年11月20日,壽光公安局惡警郭洪堂從丁樹蓮家把她綁架到鄉派出所,惡警孫龍芬對她大打出手,用手搧耳光,用腳踢她。又把她綁架到壽光邪惡大隊,逼家人交上2000元錢才把人放回家。99年720到2003年11月,趙立明夫妻共被鄉政府勒索30000多元。

以上是原古城鄉政府、派出所和壽光邪惡大隊對古城鄉法輪功修煉者殘酷迫害的部份事例,證據確鑿。

從99年720到現在,古城鄉政府關押、罰款的人數多達80多人,上至76歲的老太太,小至14歲的少女,罰款上至8萬5千元,下至500元不等。下面是部份法輪功修煉者被非法罰款金額:

郭長亭6萬餘元; 李洪澤4萬餘元;郭世濱8萬5千餘元;趙立明3萬餘元;李孔法7萬餘元;高玉龍7萬餘元;桑培堯5萬餘元;趙修順6萬7千元;趙世恆3萬元;還有60多人從1萬元到5百元不等的罰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