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壽光市洛城鄉大法弟子李義明、李義昌一家遭迫害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我是大隊村委的一員,我對法輪功沒甚麼印象,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也用心在觀察法輪功,到底他們這一幫人是幹甚麼的。通過我的觀察和了解,我現在知道,法輪功是一個好功法,煉法輪功的人也都是些好人。我也經常看到一些法輪功的材料,起初還不太相信,但我親眼見證了我身邊的幾個煉法輪功的人和事以及他們的遭遇之後,憑著我的良心,我覺的很難過。看到一些材料上寫出了法輪功受的迫害,我也把我的所見所聞寫出來,好讓那些參與迫害的人有所良心發現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共產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壽光市洛城鄉政府派人把村裏所有煉法輪功的都集中到村委會,然後要求把所有的書都交上,再寫下保證書「不煉了」,就讓回家。其中被迫害的有李義昌、李義明一家五口(李義明、李義昌兄弟二人,其父母,還有李義明的妻子)。李義明、李義昌因堅持信仰不寫保證書而被抓到鄉政府,鄉政府讓他們二人每人交上罰款二千元才讓二人回家。回家後,兄弟二人覺的上頭這樣做很不對,就想去上訪,討個公道。結果還沒去就被村支書桑會東舉報了,這時鄉政府就在當晚十二點把村裏所有煉法輪功的都抓到村委裏,讓他們脫掉棉衣(當時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時候),凍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派人到縣城買了九個手銬、和一根繩子。把法輪功學員都銬起來,然後用繩子再人與人間隔一米拴起來,步行押到鄉政府。

到了鄉政府,讓他們雙手環抱在樹上或稈子上,用手銬銬起來示眾。晚上弄到屋子裏銬在椅子上,打開窗戶凍,兩天之後,大部份交上錢回家了,只有李義明夫妻倆沒交錢,就繼續這樣折磨他們,在這期間,李義明七歲的女兒自己在家,而政府毫無憐憫之心,五六天之後,政府沒辦法只好把他們夫妻倆送回家。在回家時鄉派出所所長說「桑會東舉報,想撈點錢,看來是撈不著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李義明兄弟及妻子認為按「真、善、忍」做好人受到這樣不公的待遇,應該去討個說法。四月中旬,李義明兄弟二人去北京上訪,被洛城鄉政府抓回來,送到縣拘留所治安拘留。

十五天之後把二人接回,送到村委裏,對二人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在一個車廂裏站上七個人,然後讓他們把車廂抬起來,抬不起來就打,把李義昌的筋骨打斷,其中一人用腳踢李義明,把鞋跟都踢斷了。(中間還有不知情的細節)這樣迫害了倆人半個月。這時,李義明妻子去北京上訪被抓回在縣拘留所拘留半月後,又被送到村委來了。惡人們又把村裏所有煉法輪功的全抓到村委來了,對他們進行迫害,白天曬太陽(三十攝氏度以上),晚上不讓睡覺,不讓回家吃飯。

李義明一家四口被抓來連個送飯的都沒有,這樣整整迫害了九天,大部份人交上錢回家麥收,李義明兄弟沒交上錢不讓回家。這時已在村委呆了二十多天,別人家的麥子都割了,只剩下李義明家的沒割。麥收期間鄉里要檢查,有麥子不割的說明村委管理不到位,村支書桑會東怕影響自己的「名譽」和「前途」,就把李義明家的電視和躺椅做抵押,把他們放回家。至今躺椅還在村委辦公室裏。

十天之後,桑會東和村委二把手陳登和又把李義明兄弟二人送去了北洛精神病醫院進行迫害。把李義明妻子和付連華(另一大法學員)騙到派出所,不讓回家。第二天,把鄉里其他煉功的十多人也抓來,對他們進行迫害,白天曬太陽,晚上關上燈打,而且不讓吃喝,連涼水都不讓喝,鄉政府人員輪流打他們,連管計劃生育和幼兒園的人都參與了迫害。起先是政府人員打,打累了,又從社會上雇了些地痞、流氓打,把十多個大法學員關在一個小院子裏,三、四個人分管打一個,這樣打了七、八天。大部份人交上一萬五千元錢左右回家了,只剩下李義明妻子等四個人不交錢,讓他們白天曬太陽,晚上關在屋子裏用板子打手,他們仍不放棄修煉,就給他們打破壞神經中樞的針,這樣迫害了他們約半個月,把他們四人送去了北洛精神病醫院進行迫害。

一到精神病院,就給四人打上針,他們就知覺全無,往後每天三次強制打破壞神經中樞的針,每天三次強制吃破壞神經中樞的藥。他們有的打上針後疼痛難忍,到處亂撞亂碰。李義明兄弟二人也是每天強制打針、吃藥,他們反抗醫生、護士就打他們,半月之後,兄弟二人身子不能動了,頭也不會轉動了,醫生看到他們不行了,就不給打針了,只給吃藥,這樣在北洛精神病院被迫害了約三個月。家裏老人向醫院交了一萬二千元錢,醫院才答應放人,這時,鄉政府還不讓放人。家中老人沒辦法,把糧食賣掉,西借東湊的又向鄉政府交上九千元錢,才讓李義明兄弟二人及妻子回了家。

回家後,李義明兄弟二人被打針打的疼痛難忍,有時用頭去撞牆,真是不想活了的樣子,沒辦法,就又繼續學法煉功,大半個月後恢復了正常。鄉里還不斷的去騷擾他們,李義明被迫外出打工,一直到二零零二年這期間,鄉里派人監視、跟蹤他們,去李義明家抄家兩次,最後把藏在煙囪裏的二千元錢抄走了,抄家的人還說:「這戶人家真窮,才弄了二千元錢。」之後,李義明兄弟二人及妻子被迫流離失所。

李義昌被迫流離失所後,在昌樂縣打工。二零零二年冬,晚上出來噴「法輪大法好」的字,被昌樂公安綁架,在昌樂縣看守所迫害了約三個月(詳情不知),然後被非法判刑八年,至今還在濟南監獄。判刑後,村裏把他的戶口都給消了,分地都沒李義昌的了。

李義明流離失所後,在廣饒打工,因沒有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壽光市六一零及公安一直在跟蹤、監視他。李義明於二零零三年年底被壽光市公安綁架,被關押在壽光看守所半年,受盡了迫害。據說在寒冬臘月裏,李義明被打昏了以後又用涼水潑。之後他被判刑十二年,判刑後家人去看時,發現李義明臉上有疤痕。他現在濟南監獄被關押。

李義明兄弟二人都受盡了殘酷迫害,分別被判刑八年和十二年,家中父母因經受不住打擊,身體虛弱,分別於二零零四年、二零零六年去世。如果不是李義明兄弟二人受到這樣的迫害,老人也不會這麼早的離開人世。

我雖然未走入法輪功的修煉,但我現在已知道法輪功的好處;我作為李義明一家受迫害的見證者,把他們受迫害的過程寫出來(以上都是我知道的,都是事實,還有不知道的),用以啟迪還有善心的人們,也算是對我良心的安慰吧。

參與迫害李義明一家的人員名單:
一、北洛精神病醫院醫生、護士:
付春英       王金玉
王麗        楊麗萍

二、村委
桑會東  手機:13686361998
陳登和  手機:13515405983

三、鄉政府
司法所長  韓振東
書記    趙振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