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春紅等五名大法學員仍被非法關押,家屬繼續要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吉林市大法學員趙英傑、趙國興、穆春紅、王立秋、劉玉和,2007年2月12日、13日先後被吉林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五位學員的家人走上了向國保要人的艱難歷程,先後去了向陽派出所、船營國保大隊、看守所、市610辦公室,最後又多次到了市公安局找國保大隊要人。一直到3月1日為止,都沒有一個辦案人員接待過家人。

3月9日,穆春紅、王立秋、趙國興等人的家屬8點多來到吉林市公安局,門衛讓給他們打電話,家屬說:我們打電話,對方接電話就說打錯了,掛了。我們知道接電話的明明是國保。門衛說:那我們也沒辦法。家屬說:那就用你們的電話,給我們找一下局長,好嗎?我們實在太著急,都快一個月了。門衛說:也不行。後來說:你們去控申處找吧。

家屬又來到控申處,控申處的人一聽,有點煩了,說我們也管不了。家屬說:門衛讓來的。控申處的女士說:門衛往我們這推啥?控申處一男士給聯繫,打電話讓國保下來給家屬答覆一下。國保人不同意,控申處那女的說:你們出去,我們給聯繫。等了半天,那女士說:你們去昌邑國保大隊,他們給你們解釋。

家屬又來到昌邑國保大隊,接待家屬的是大隊長都興澤,他說:人不是我們抓的,這事我們前幾天才知道,是市局讓我們出的手續。家屬說:這麼長時間我們甚麼手續也沒收到,也沒有甚麼說法,家裏人很著急,他們都是好人。都興澤說:法輪功違法。家屬說:違哪條法?都興澤說:我也記不住哪條了,你在家煉沒人管,非得印甚麼傳單、九評、天滅中共就不行。家屬說:他們是不是好人,誰心裏都有數,都知道咋回事。家屬說:這麼長時間了,我們找了這些天,才知道一點情況,今天找到這才說給手續,這麼多天我們家人在這挨打沒?穆春紅上次勞動教養回來時,我們都看到了身上都是傷,這次就更擔心了。都興澤說一般不打,可能生氣時也打兩下。

家屬說:我們家姑娘在給人家當保姆時,做了一段時間,那家人嫌做的不好吃,就說不用了。在給我姑娘開支時多給了100元錢,我姑娘回家才看到,第2天就給那人打電話(那人是郵局的)。那人還有點不耐煩,我都不用你了,你還找我幹啥?我姑娘說你給我開支時多給了100元錢,這錢我不能要,得還你。那人聽了很感動,現在上哪去找這樣的人,那人在穆春紅父親去世時,也來看看。還有一回,我姑娘去食雜店買東西,進門時,被甚麼東西絆了一下,低頭一看,是一個手機。拿回家,她弟弟一看這手機還挺好的,就說咱們把這個卡扔了,再買一個卡,咱們用。我姑娘說:不行,人家丟東西,多著急呀,咱們不能要,得還給人家。丟手機的他愛人是吉林市中心醫院的,當時就拿出300元錢作為酬謝,被我姑娘謝絕了,丟手機的人說:以後有甚麼事儘管來找我,還成了好朋友。人與人之間多需要這樣的關愛呀!

家屬接著說:憲法規定信仰自由,你們說違法,這不矛盾嗎?公安機關抓人是不是24小時必須通知家屬,沒通知對嗎?我們甚麼時候能見到我們的親人?都興澤說;他們的事挺大。家屬說:事再大還比殺人、放火嚴重啊!現在黃、賭、毒泛濫,哪一樣不嚴重,卻沒人管。

幾年來,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從來沒有講過法律。但是大法弟子的家人深知自己的家人修煉法輪大法不犯法,只是在做好人,所以也從來沒放棄過向無法無天的公安機關要回親人的努力。


吉林市政法委地址:吉林市北京路86號  郵編132084
辦公室:電話:0432-2010465,2026154
政法工作處:電話:: 0432-2010451
執法監督處:電話:0432-2010459
信訪接待處:電話:   2010456
綜合治理處:電話:   2010439,2010457
610辦公室:姓名:職務:辦公室:    宅電:
楊中平頭目 0432-2010606  0432-2064639
何寶璽 副頭目  2010611     2022509
李志敏 副頭目  2010613     4682378
白岩       2010607
陳景和 處長   2010607
高玉華      2010607
林喜和      2010607
孫雙海      2010607

吉林市昌邑國保電話:0432-2485537

吉林市船營區檢察院地址:吉林市船營解放中路227號 郵編:132084  總機:0432-4827666
吉林市船營公安分局地址:解放大路100號 郵編:132012
指揮中心:0432-6962999,6962900  傳真:0432-6962990
國保大隊
大隊長  孫雁紅   13304424877  0432-2021680
教導員  劉建華   13844614822  0432-4835886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