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五大法學員被綁架 眾家屬要人遭刁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2007年2月12日、13日,大法學員趙英傑、趙國興、穆春紅、王立秋、劉玉和等先後被吉林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從此,五位學員的家人就走上了向國保要人的艱難歷程。

吉林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非法抓人後,一直沒有通知家人,直到3月4日,趙國興家人收到來自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郵來的趙國興的刑事拘留通知書,其中寫的通知時間為2月13日,郵出時間為3月3日,辦案人員空白未填,超過24小時未通知家人要求註明理由也空著,從抓人到得到通知歷時20天,遠遠超過24小時的法律規定,而且是其家人幾乎是天天去吉林市公安局國保要人,不得要領。吉林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完全就是執法犯法。

幾年來,中共邪黨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從來沒有講過法律。但是大法弟子的家人深知自己的家人修煉法輪大法不犯法,只是在做好人,在做救人的事,所以也從來沒放棄過向無法無天的公安機關營救親人的努力。

2月14日深夜1點開始,五位大法學員的家人先後去了向陽派出所、船營國保大隊、看守所、市610辦公室,最後又多次到了市公安局找國保大隊要人。所到之處工作人員沒有人把自己工作職權範圍內的事負責任的通報受害人的家人,而是推諉、搪塞或恐嚇,更沒有人真正為這幾位受害人的家人說句公道話。這幾位被迫害的大法學員的家人無心過年,大年初二就每天一次次的去辦案機關(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所在辦公樓)門衛等待值班局長或處長及其他工作人員,期望了解家人的有關情況,並要求放人。可是每次門衛都不給通報,來往的人員也對這幾位大法弟子的家人不聞不問,所以無奈的家人只好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而歸。

因門衛保安不給找人,讓家人自己電話聯繫。2月27日大年初十上午,幾位被迫害的大法學員的家人又一次打通2409796號電話,對方接電話問啥事,劉玉和(劉玉和及家人都是吉林樺甸常住人口)的家人說:「我找我弟弟劉玉和找不著,聽說被你們抓了,你們因為甚麼抓人呢?」接電話的人說:「你家早幹啥來的,才找人,早咋不找呢?」劉玉和的家人說:「原來我們知道他挺好的,不用找,你們到底把我弟弟咋樣了,不能抓完人就沒事了!」接電話的人告訴他等信,就把電話掛斷了。

王立秋家人的電話撥通後說:「我姐被你們抓了,已經十幾天了,你們沒給任何通知,請你們給解釋一下。」對方說:「沒啥解釋的,煉法輪功就是違法。抓她指定是沒毛病。」家人說:「她犯的是哪條法?」對方說:「你就別問了,回家等信兒吧。」「那得等到甚麼時候哇?我們已經等了十幾天了。」對方無言以對,掛斷了電話。

趙國興和穆春紅等人的家人又分別打此電話再也沒人接了。

2月28日上午,被綁架五位大法學員的家人又一次來到公安局辦公大樓(國保大隊在六樓),要求門衛給家人通報國保大隊家人的請求。門衛說,要麼自己打電話聯繫,要麼到控告申述處約見局長。

劉玉和的家人到控申處一看,牆上掛牌寫的是「每月10日、20日共2天是局長接見日」(此牌現已摘掉)。如等到10日還需要10天時間,誰能等得起呀!家人又來到控申處接待室,說明來意。控申處的工作人員說:「管不了這事兒(法輪功)。你們還得讓保安給你們聯繫。」到了門衛,保安還是讓家人自己打電話聯繫。

沒辦法家人又無奈的拿起了電話,這次2409796打通後說明來意聽對方說:「我們沒抓這幾個人哪?」家人說:「上幾次你們接電話並沒否認你們抓了人。為甚麼昨天說的話今天就不敢承認了呢?」對方聞聽趕忙說:「那可能是永吉縣抓的人吧!我們不知道此事。你們到永吉縣看一看吧。」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3月1日上午8點半左右,五位被綁架學員的家人陸續來了10多人,先後來到市610辦公室門外。在610授意下,只允許3人代表3個家庭來到610(四樓沒有門牌標記)由白岩接待。穆春紅的家人說:「我姐沒犯法,你們為甚麼要抓她?」白岩說國家(惡黨)不允許的就是犯法。家人說:「哪規定的煉法輪功就是犯法?」白岩拿出一個小冊子翻到中間,說是:「刑法第某章第30條規定的」。家人說要借來看看,白岩說不能借,家人問外面是否有賣的,白岩說外面買不到。

從2月13日,家人苦苦尋找被綁架親人開始,每天到公安局就是讓自己打電話聯繫,門衛給的電話號碼,家人不知打了多少遍,一般接通電話,一聽是關於法輪功的,馬上會回答「你打錯了」、或「這事不在我們管轄範圍」、或「管事的不在」。如果問辦案人姓名,對方從來都是說:「你不用問了,不能告訴你。」不論打通哪部電話,要問是哪個部門負責此案,對方的回答一般都是「不知道」。一直到3月1日為止,都沒有一個辦案人員接待過家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