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把我從死亡線上救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我是一位農村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八歲。一九九六年我去縣城醫院給兒子治病,住在弟弟家裏,早晨起來沒事兒就去公園溜達,看到有很多人在煉法輪功。當時我覺的這功法很好,我也想要煉功。正巧親屬中有修煉法輪功的,通過親屬得到了一本《轉法輪》

以後我就在家中看書學法,幾天後我原來因勞動導致彎曲的胳膊竟然能直開了。這讓我感到非常的神奇。之後我主動去城裏學習動作,與同修交流,開始了真正的學法煉功。

在邪黨惡徒七、八年的瘋狂迫害中,我一直沒有放棄修煉的意識,一直堅信自己修的是正法。但因自己是農民,周圍沒有學法小組,學法煉功沒有像城裏那樣形成環境,不能堅持,時而鬆懈,特別是農忙季節,更是如此。但我能深切感受到師父沒有放棄我這不精進的弟子,時刻看護著我。幾次險遇車禍都有驚無險,有時是三輪車把我的自行車掛倒而人卻沒被撞倒,有時我被兩輛汽車夾在中間,有時我和麵包車撞了個正著,我的自行車被撞倒了,那麵包車也急剎住了。可是二零零四年的這場車禍給我的印象卻是刻骨銘心的。

那是在零四年農曆九月二十五日,我騎著摩托車去鎮上買塑料布,就在上公路時,左側開來一輛收豬的大車,速度很快,突然把我和摩托車撞出六、七米遠,當時我失去了意識。事後我聽別人說,在我被撞倒後右側又開過來一輛大貨車,直奔我而來,車上司機急剎車,車剎住後,距離我躺的位置只有二尺左右,大貨車剎車時在路面上留下很長的車痕。司機下車時都驚呆了,是旁邊的群眾告訴他沒有他的事兒,讓他快走,貨車司機這才上車調轉車頭開走了。

當時我不省人事,地上一大灘血,後來周圍的人在交警看完現場後,用布把我抬上出租車,送到了鎮裏衛生院。有熟人通知了家屬,家屬打車把我送到了鄰縣醫院。醫院起初不肯收留我,讓轉省醫院,後經商量勉強留下,做CT後診斷是腦殼破裂,大腦出血,左側肋骨全部骨折,左側肺葉全部被肋骨扎傷,左肩骨折,命在旦夕,處於休克狀態。醫生開始在左肋間給我插管放血,第二天喉管切開插管抽痰,打氧氣。弟弟問醫生,病人多久能醒過來,醫生的答覆是:「十天、二十天都有可能,醒了也許是植物人。」當搶救到晚上十二點以後,見我一陣一陣的停止呼吸,醫生就對我的家屬說:「做後事準備吧!先把病人放在這兒一宿,明天再往外抬。」我的兒女都哭的死去活來。可是第二天早晨我女兒看我睜開了眼睛,開始了正常呼吸,便找來了三位醫生,醫生們都很驚奇,說:「這真是奇蹟了!」然後又開始給我治療。

當時診斷的結果為:「雖然可以呼吸,但部份意識喪失」,可出奇的是,大腦中修煉的這部份意識沒有喪失。記的我醒來時看到醫院寬敞的房間,就對我的弟弟說:「這是誰蓋的房子啊!這麼好的房子,咋不寫上『法輪大法好』呢?」嚇的我弟弟忙說:「快快別說了,政府不讓說這個」。還記的我勸經常來看望我的一對夫妻親屬煉法輪功,他們說:「我們要是煉功,政府不給我們工資咋辦。」就這樣,三週後我出院了,醫生當時並沒給我做接骨方面的治療,只是在身體外面給我用繃帶和木板綁了一下,因為當時手術需要二千多元,我家一時拿不出來錢,所以沒有做手術。

回家後我對自己的傷沒當回事兒,家人給準備的藥,起初還吃了兩天,後來自己收拾收拾都扔掉了,身體卻不知不覺的轉好。三個月後我感覺到自己的左肩還有一點不好使,手臂抬到一定高度後就不能上舉了。後來我進城買回來一個MP3,同修幫我裝入大法音樂及講法錄音,我很高興,就用他煉靜功,煉完後去親戚家辦事,親戚問我手臂好了沒有,因我悟性不好,我說還是老樣子,可是我不自覺的舉了舉手,竟然舉了起來,我當時真的好興奮。現在身體一切正常,這大法太神奇了!

我悟到這一切都是我修的不夠精進,被邪惡鑽了空子,是李洪志師父一次一次幫我度過了難關,從死亡線上把我救回,對師父的感激之心我無以言表。現在我要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對我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