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在我身上顯現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看了《憶師恩》給我震動很大,法的玄妙使我深信李洪志師父,深信大法,因為大法在我身上出現了很多奇蹟,今天我也選幾件寫出來,向世人證實大法不是迷信,是真正的科學。

我是九九年四月初正式走入煉功場的,學法前我神經衰弱,心臟病特重,整夜不睡覺,一點突來的聲音能給我嚇個半死,其它病也像在懷裏揣著似的,隨時發作,沒有一天舒服的。七年的病魔使我瘦的皮包骨,中醫無效,又找了巫婆,供上了狐黃,病沒治好,招來了一身附體,整天神經兮兮,弄的家庭不安,後來放棄了治療,熬著,每天靠打麻將、喝酒、分散痛苦。幾次想上火車道又怕名聲不好。

一天,鄰居大嫂說她煉法輪功,甚麼病都能治,她才煉幾天,感覺可好了,煙都不抽了。我想誰都治不我的病,只有濟公能治。我為了給她面子,從她那拿了一本《轉法輪》。真是緣份,我三天看完了,有字不認識也知道意思,從此走上修煉路。

我一修煉,就出現的幾件特明顯的神奇現象,今天我把它寫出來證實大法的神聖。

一、師父給我拿掉附體

師父說:「過去你供過的那個狐、黃的牌位,你趕快扔了它,都給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轉法輪》)

當時我想,我要修煉,我就得聽師父的,我先把它扔了再煉。於是,我邊收拾供桌邊自言自語的說:「我要煉法輪功了,你們趕快走吧。」話音未落,我的腳就被它們撓了兩下,我想,我不怕你,師父說你不夠指頭捻的呢。同時我還捻了兩下手指,我就把它們扔了。當天晚上睡夢中就有兩個東西從被窩裏跑了出去,一大一小,沒有皮毛,是骨頭架子。

從那以後,我渾身輕鬆,也能吃,能睡覺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當我煉功煉到七、八天的時候,酒也不喝了,煙也不抽了。煉功消業許多人表現是連拉帶吐,像重感冒一樣,而我是一天比一天舒服,吃飯時覺的嘴咋這麼小,要大點倒進去多好。

那時學法、煉功特精進,時間很緊,有十分鐘閒時都能睡一覺,以前是一宿也睡不了十分鐘,背在身上七年的石頭落了地。

二、師父把我向年青方向推

師父說:「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轉法輪》)。

我煉功煉到兩個月時,停了一年多的例假又來了,帶了八天,家人害怕,說是甚麼倒開花,要死人的,逼我去醫院。我告訴他們法中講了,這是性命雙修的法理。因我煉功好了病,他們都看到了,也就不說甚麼了。

修煉到兩年的時候,我又來一次十天的例假,一點異常感覺沒有,就覺的身體越來越輕,走路輕飄飄的。

煉功前我瘦的皮包骨,手像小雞爪子,額頭的皮一揪挺高,體重九十多斤。現在紅光滿面,白裏透紅,都說我年輕十年,體重也增加到一百二十斤。

三、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我煉功到一年多的時候,一次我的右手背出現了兩個針眼,從裏面往出冒水,並且散發出青黴素的藥味,持續了一個多月,學法點上的許多同修都看到了。這是我治病時經常打吊針的地方,師父給我清理出來了。

還有一件事,二零零四年初,我的腰部出了很多水泡,大的像大豆粒,小的像小米粒,用手摸,一點感覺沒有,一點不疼,也不發燒。我妹妹是搞醫的,她說是蛇盤瘡,得趕緊治,要圍滿腰有生命危險。我說師父給我消業,我要聽師父的,愛咋咋的。我像沒事一樣去北京證實法。等我從北京回來,水泡都消失了,一點疤痕都沒留下。

以上是我親身見證。在我的鄰居裏,有硬皮證的,有前列腺炎的、氣管炎的,都通過修煉法輪功去了病。

這是我親身經歷、親眼所見。請問哪裏有這樣的迷信,這樣的×教。中共惡黨硬要打壓法輪大法,天理不容。

寫到這裏我想說,師父為我們淨化身體是為了讓我們修煉的,不是過常人生活的,我只有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負眾生所盼、師父的期望。我多麼盼望集體學法煉功那種場面多麼祥和,不斷的有人得法受益。我看到同修寫體會時哭了。我寫到這也流淚了。世人哪!覺醒吧!法輪大法才是人生真諦呀!不要為錢所纏,為情所累,為官所惑,為利所煩了。徹底破除黨文化的束縛,要為生命的永遠而活吧!

我不會寫東西,為了證實大法也拿起筆來。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