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被開平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每天都處在殘酷的精神折磨及肉體迫害中。

邪惡的管教強迫大法學員反覆不停的看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光盤;強制性定任務每人每天包裝九十包棉棒,用完成了就減期的手段欺騙大法學員來為他們創收(惡警們利用創收的錢去海南旅遊)。

此外,勞教所還剋扣大法學員每人每月僅有的八十六元標準的伙食費。讓大法學員長年累月每天早晚吃生鹹菜,連續半年中午就是水煮大白菜,所謂的改善伙食也就是大白菜中有幾塊豆腐或幾片肥肉。衛生狀況極差,就餐環境經常是餐桌上方飛鴿子、飯盆裏漂蒼蠅、地上小狗到處跑,一旁普教還在幹活,塵土飛揚。有時饅頭又黑又有霉味……。

如此惡劣環境下,大法學員如果染上疾病強迫你去看醫生,而給學員吃的藥幾乎都是過期的,還讓普教人員看著吃,不吃就說思想有問題。在所裏看不了的病去市、區醫院,醫藥費自己花……。

大法學員陳秀榮因腰疼到男隊輸液,輸到中途所醫用注射器在所輸液體中又加了一針藥水,造成陳休克,遂去開平醫院搶救。這完全是醫療事故,而搶救費二百七十元要陳自付。

好幾個大法學員高血壓(高達二百二十)、心臟病,都屬於所方公開規定的短期內無法治癒的嚴重疾病,可辦理保外就醫。但開平勞教所就是不給辦。有一學員心臟病很重,輸液都輸不進去,生命出現了危險不讓她保外就醫,卻讓她寫甚麼液輸輸不進出現問題自負的所謂保證書

新被綁架來的大法學員都是先關小屋,然後由邪悟人一撥一撥的輪流做「轉化」工作,直到寫了「三書」方可入班。不寫就開始嚴管:限制上廁所、晚上不讓睡覺、罰站,二十四小時由普教執行惡警的命令進行嚴管,否則就以扣分、加期來威脅普教。有的學員被關在幾乎沒有暖氣的大會議室裏長達一個多月。強行「轉化」不成功的就被一天一夜的罰站,限制上廁所等。腿、腳都站腫了。

如果大法學員絕食,他們使用的邪惡灌食手段更殘忍:把大法學員的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幾個人按頭從鼻子裏插管,再用一個小針管一點點的一邊聊天,一邊把一小盆黑糊糊的東西灌進去,大約四十分鐘灌完。比生一次孩子還痛苦。這還不算,冬天把大法學員放在敞開窗戶的屋裏,只穿一件毛衣,睡在放在地上的一張冰冷的木板上。

惡警還不擇手段的在精神上施壓,強制「轉化」。有的學員曾被罰站五天五夜。如果實在「轉化」不成就放在三樓一人一屋派普教值班,長期與世隔絕,不讓任何人接觸,外人連窗前都不得靠近。有時在夜深人靜時把不「轉化」的學員用車拉到外面去讓猶大做「轉化」工作,趁天亮之前拉回來。還有的就在夜晚偷偷的被送到保定的高陽或石家莊勞教所繼續施加更重的迫害。

一名被非法關押的男大法學員,看上去二十多歲,絕食八個多月,被弄到女隊讓邪悟的人給做「轉化」工作,並且用各種好吃的東西誘惑,直到使他「轉化」為止。有時惡警還把女隊的邪悟者帶到男隊做「轉化」工作。

有個大法學員看師父的經文被值班的普教看到,舉報給惡警。惡警趁寢室無人偷翻學員的包,找到了經文後把此大法學員關進小黑屋三天多,不知受到甚麼樣的迫害,回到班裏後人瘦了很多,兩眼圈發黑。所有被單獨關小屋者均被威脅:回班後甚麼也不許說。

還有一個大法學員被騙邪悟之後惡警們讓她去做「轉化」別人的工作。不長時間的一天晚上她突然精神失常,見到人就鞠躬,嘴裏還不停的說著:「我寧可當魔,也讓你們修成佛……」後來在勞教所消失了。

剛被綁架來的一個大法學員被逼迫寫「三書」,寫完之後精神上承受不了,整天哭哭咧咧但又沒有眼淚,嘴裏反覆叨咕著:「我的元神沒了,師父不要我了……」。後來此人也從勞教所消失了。

三樓有個大法學員不知被關了多長時間。四月的一天,她趁值班不注意沖到窗前對著二樓正去飯廳的大法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同修們別忘了你們的歷史使命,你們怕啥?要證實法呀!」這時惡警和值班員拼命捂她的嘴,拉到離開人們的視線。從那天以後有人還聽到她喊了幾天,以後就再沒有消息了。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一日晚三樓有一個堅定的大法學員,被送到所醫務室,由四個惡警、兩個普教值班員二十四小時輪流監護,說明迫害嚴重。

上面來勞教所裏搞的所謂「問卷調查」只不過是走走形式。如果誰說了實話還要逐個找到你談話,直到你寫的符合他們的要求才算,稍不符合就對你嚴管,限制一切自由,甚至剝奪與人說話的權利。

以上只是開平勞教所罪惡中的九牛一毛,更多更大的迫害都是在無聲無息的偷著進行的,它們就是殺人不見血!

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論你隱藏多深也逃不出天理的懲罰!特別正告開平勞教所的惡警閆紅麗、王豔華、王豔、謝愛茹、秦曉豔、陳兆光,趕快懸崖勒馬,不要再作惡,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