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唐山市開平勞教所的凶殘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4日】當惡警把我綁架到唐山市開平勞教所(河北省第一勞教所)後,有一天勞教所的惡警把我們堅定的同修一個個帶到勞教所的電影院(開會用、迫害大法學員用)。用勞教所特有的束縛帶(惡警這樣稱)就是有一米多長四指寬的白布帶子,還有手銬,把我們綁到椅子上,當時,讓我坐在前排椅子上。兩個手腕各綁一條束縛帶。繫緊手腕,特別疼,然後把我兩隻胳膊反背到後排椅子扶手上,用束縛帶用盡力氣拽我的左胳膊,綁在後排座位左扶手上,當時我的身子被椅子背擋著,左胳膊用力向後拽,我的身子隨著束縛帶向左向後仰,胳膊疼痛難忍,就像折了一樣。然後,惡警綁完左胳膊,用同樣方法縛右胳膊,兩隻胳膊被用力向後抻,疼痛的一秒鐘都難以忍受,就這樣綁一天。有的大法學員被脫掉羽絨服、棉衣、毛衣,惡警說:「凍著你們」。有的大法學員喊「法輪大法好」,或給惡警講真相,告訴他們在犯罪,大法學員是好人等。惡警就用膠帶紙把嘴封上,還用電棍、警棍等打大法學員的頭、臉、身上。還叫囂著罵師父,罵大法,罵大法學員。還說:「你們說不煉了就放了你,說煉的就一直綁著。」男女惡警一個一個的問。有一個女大法學員跑到主席台上打坐煉功,惡警們撲過去把她從台上拽下來一起打她。有一個男惡警叫吳利曾經很邪惡的打大法學員,現在不管法輪功了,調到別處去了。他的電話:138315680452278579

還有的大法學員為了反迫害,絕食,惡警就把玉米麵用水沏的非常稀的粥,用很粗的膠皮管從鼻子孔往裏紮,有的被扎到氣管。大法學員被嗆的咳嗽,惡警(勞教所醫院的大夫)和男女刑事犯人,故意讓管子在裏面插著不動,看著大法學員咳嗽,(不知道有沒有被嗆死的)或者管子在鼻孔和胃裏插幾天也不拔出來。還把滾燙的粥水故意往裏灌,燙得胃疼。大法學員被綁在椅子上,同時被野蠻灌食,用各種殘忍手段折磨大法學員,殘忍、邪惡至極。把一大盆稀粥灌到胃裏,已經很脹了,惡警們故意灌二盆、三盆、四盆,想把大法學員撐死。

在電影院裏一個班(十個人左右)的大法學員被輪流送到這裏受刑,方法:讓大法學員趴在椅子背上,屁股撅起來,用木頭條、棍子、警棍、電棍等抽打屁股,打得血肉模糊,再讓坐小板凳,稍一欠身,就招來毒打。

還有的大法學員被雙手銬在電影院的椅子腿上,手銬故意銬緊,陷到肉裏去,而且,那姿勢不能蹲,不能站,只能彎著腰,曲著腿,銬一到幾天不等,時間長了從腳上向上腫。

強化洗腦:在電影院讓大法學員坐小板凳或者罰站,強迫聽看共產邪黨誹謗誣蔑法輪大法師父的內容,強迫念邪黨誹謗法輪大法、師父的書。不聽,不看,不念就遭毒打或不讓睡覺,惡警和刑事犯輪流看著,誰磕頭就打誰,幾天幾夜不等。

在電影院開大會,由所長許德山,副所長阮××等主持,如有大法學員煉功,背經文,講真相等行為就宣布加期。如有看管大法學員的刑事犯不按著惡警教的嚴管大法學員或打罵大法學員的就宣布加期。如有打罵大法學員,聽惡警話的就宣布減期。強迫邪悟的學員演宣揚共產邪黨的節目、唱歌、詩歌、跳舞等。

有一次,大法學員被關在由中央財政撥款,專門為關押法輪功學員建的樓房裏,學員被關在一層、二層。由勞教所所長許德山帶領二十左右男惡警,加上看管大法學員的女惡警,拿著一麻袋束縛帶,一麻袋手銬和電棍蜂擁到一層、二層,闖進屋裏向外拽大法學員,又打又罵,我們聽到別的屋裏的惡警打罵聲和電棍的劈里啪啦的聲音,知道大法學員們又遭到毒刑打了,就想出去勸止,屋裏的女惡警和女刑事犯(看管大法學員的)守著門不讓我們出去,說外面沒出事。我們都強烈要求出去說聽到惡警在打人,我們要救她們,最後我們終於都出了屋,來到樓道,樓道裏大法學員和惡警們混成一片惡警見人就打,所長在樓道指揮著。當時樓道裏哭聲、喊聲、惡警的叫罵聲連成一片。大法學員被打得頭破血流。樓道裏,屋裏到處都是血。有一位五六十歲的大法學員被惡警從二層踢到一層,滾下樓梯。昏倒在地。一群惡警一哄而上,有的用皮鞋又踩又碾大法學員的手、臉、頭。有的惡警一邊踢一邊罵大法學員裝死。別的大法學員上前想勸住惡警別再打了,她已經昏過去了,惡警就轉身又打她們,許德山在旁邊看著。一個大法學員向許德山說別再打人了,再打就出人命了,許德山不聽還連罵帶嚷,因太亂,沒聽清他說甚麼。有的老年大法學員嘴鼻子被打破,滿臉都是血。有的頭被打破,地上流了一灘血。惡警邊打邊向樓外連拖帶拽大法學員,想把她們帶到別處去用刑,有的衣服被撕破,身子裸露在外面(當時關押的全是女大法學員)。所長許德山一邊叫囂著一邊向樓道裏衝,有一個身體非常虛弱的二十幾歲的小女孩迎面碰到許德山,勸他馬上制止惡警們打人,許德山用拳頭對準那個小女孩胸部就打了一拳,打得小女孩差點昏過去。幸虧當時樓道裏人擠人她才沒有倒下去,被別人扶住。緊接著許德山又向前衝過去,當時那慘狀簡直像地獄一樣。

還有一次,在屋裏強迫我們看電視,內容是誹謗大法的,我們不看,給惡警講真相,有的閉著眼,突然闖入一群男惡警,說誰敢不看電視,就把誰揪出去。隊長王健忠,身高1米8多,操灤縣口音,揪住我的一把頭髮就把我向外拖,樓道很長,我被拖到樓道盡頭的辦公室,裏邊已經有幾個大法學員了,其中有一個年歲大的被打昏在地,惡警正用腳踢她還罵她裝死。旁邊的大法學員連忙護住她對惡警說別打了,她都被打昏死過去了,然後我們一起把她扶坐在凳子上靠著牆,我當時被那惡警揪下一把頭髮,頭上的血向下流,惡警讓我們靠牆站著,他們在對面也站成一排,拖我的王健忠惡警又罵大法又罵師父又罵我們,罵了我們將近半天,別的惡警也在旁邊罵。

還有一次惡警讓我們在夏天的操場的水泥地上罰站,頭上太陽毒辣的,有的大法學員被曬的昏死過去,直挺挺的倒在水泥地上,惡警和刑事犯就把她們拖回屋裏,澆涼水。那天從早上我們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晚上電閃雷鳴,下起大雨,我們都站在外面澆得渾身濕透,我長這麼大也沒在外面經歷過電閃雷鳴,被雨澆的場面,想不到在勞教所經受了這麼殘酷的刑罰,我們澆了一晚上,站了一晚上,有的困的一磕頭就挨打(女男惡警和刑事犯輪番看著我們),他們輪番可以睡覺,不允許我們睡覺,第二天早上天晴了,風很大,惡警讓我們在有對流風的樓道裏,向西的大門開著,一個男惡警一看向東的大門關著,他就故意把東邊的大門打開,這樣我們站在樓道中間,前後大門開著,對流風吹得我們瑟瑟發抖,最後,把淋濕的衣服、頭髮硬給吹乾了,當時,我們還處在絕食中,身體極度虛弱,還不讓我們大小便,故意憋著我們,有的就拉尿在褲子裏。

有的惡警把大法學員從屋裏拖操場邊上的柿子樹底下,男惡警只用手揪著女大法學員們的衣服,屋裏離操場有一百米遠,拖得衣衫不整,身體裸露,腳後跟被拖得只剩下骨頭。用手銬把雙手吊在柿子樹上。

有一個看著我們的女刑事犯接見家屬時,告訴家屬她還在看管法輪功學員,被惡警發現,接見完回到勞教所裏,惡警用電棍伸到她的嘴裏,電得嘴裏都爛了。下次接見家裏人時,她不能說話,也不能張嘴,只是一直在哭。惡警在旁邊看著,如果她張嘴讓家人看見裏面被電爛了,惡警回頭還會折磨她,惡警警告過刑事犯人,不准她們跟家裏人說自己在看管法輪功學員。因為惡警它們幹的都是違法的,怕曝光的。

有一個看著我們的女刑事犯說她親眼看見一個女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她還曾經看護過這個大法學員。

勞教所為了得到共產邪惡流氓集團的大額獎金,明知道我們大法學員是好人沒有犯法,還喪心病狂的迫害我們。還請唐山電視台的記者們到勞教所採訪,編造假新聞。有一回,惡警通知大法學員把平房的房間整理好打掃乾淨,讓我們穿上統一的運動服迎接採訪,當時,屋裏是二層的架子床,電視台的進屋裏來,讓大法學員坐在女惡警的兩旁邊,對面床上也坐一個女惡警,旁邊坐著法輪功學員,記者扛著攝像機說:「你們假裝跟警察有說有笑,顯得很親熱的樣子,願意說甚麼就說甚麼,我們不錄音,只錄像,回去我們自己配音。」錄完之後又錄大法學員做操,唱歌,跳舞,大家明知道是宣傳勞教所怎樣「善待」法輪功,怎樣春風化雨,怎樣轉化達到百分之多少是為勞教所,為邪黨歌功頌德,大家明知道這些都是謊言,是欺騙,是騙不明真相的廣大社會民眾,也配合勞教所拍這些假的錄像片。不然的話面臨的是遭毒打,關小黑屋。有的大法學員堅決不配合邪惡,她們統一關到一間大屋子裏,不讓出聲,怕讓外面錄像的電視台的人和有關部門檢查的人發現,怕它們的犯罪行為曝光。所以電視台製作出的錄像片都是假的,矇騙群眾。

勞教所還強迫大法學員釘扣子,燒磚,給勞教所賺錢,誰不幹就遭毒打。

勞教所商店的所有商品都比外面貴幾倍,打電話也很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