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女子監獄八大隊惡警迫害大法學員部份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遼寧省女子監獄八大隊(八監區)惡警從來沒有停止過折磨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大法學員,全部遭受過電棍及各種酷刑的折磨。八大隊惡警頭目左曉燕及其手下的惡警,對大法和大法學員犯下了滔天大罪。

八監區惡警迫害大法學員部份案例

大法學員趙麗君,四十七歲,凌源人。二零零四年三月,惡警強迫趙麗君轉化,她堅決抵制迫害,每天收出工走路時,她就喊大法好。惡警指使犯人毒打她,臉上和身上都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惡警常把她的嘴用膠帶封上,捆綁後拖進廁所扔在地上;送回監舍後又把她綁起來塞到床底下一宿。收出工時,惡警們常常唆使幾個犯人在地上拖拽她,致使她傷痕累累,遭受無端的酷刑毒打更是常事。由於惡警們故意斷絕食物以示「懲罰」,趙麗君瘦得皮包骨,腿腳腫成了黑紫色。這樣的酷刑迫害持續了一年,最後她也沒有放棄對大法的正信,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惡黨監獄。

大法學員劉峻路,三十多歲,家住大連市。二零零四年三月,惡警唆使犯人加大力度迫害劉峻路,妄圖「轉化」她。例如收工之後在監舍,惡警們支使犯人把劉峻路的衣服扒光,把她的眼睛蒙上,竟然讓二十多個犯人同時毒打她:踢、踹、繩綁、灌涼水,掐大腿裏,受傷的地方都化了膿。惡警又將她手背銬著連續銬幾天,連上廁都不摘下來。白天在車間讓她站在辦公室前,晚上不准睡覺,殘酷折磨。手銬卡在手腕上傷痕處都化了膿,惡警們也不給摘下來。最後等到摘下手銬時,劉峻路的一隻胳膊失去了知覺。即使這樣,惡警們還是強迫劉峻路用一隻手幹活。劉峻路被非法關押女監四年多,一直不准家人接見。(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有報導)

大法學員李紅舒,三十歲,惡警們迫害李紅舒時,除了打嘴巴,澆冷水,不給吃飽飯,還要求她完成生產定額,又不准花錢買食品,把李紅舒餓得無力幹活。李紅舒和張華平、劉峻路、王紅一起被惡警們停了米飯和白麵食品長達七個月,只准她們吃窩頭鹹菜,連稀飯菜湯都不給。

有一次李紅舒在監獄裏寫了關於惡警如何迫害大法學員的真相情況,並成功的傳了出去,惡警頭目左曉燕把李紅舒叫去辦公室,用兩根電棍電她。一根電棍都電壞了,還繼續用剩下的一根電。這樣接連兩天的嚴重迫害,致使李紅舒只能一瘸一拐的走路。其他大法學員看到了心裏都非常難受。邪惡是最怕曝光的,左曉燕為這事氣呼呼,惡狠狠的對李紅舒威脅說要給她加刑。

在一次收工時,李紅舒的剪刀突然不見了,惡警們立刻強迫全縫紉組一、二小隊不准收工,逼迫全體小隊人員九十多人尋找,也沒找到。第二天惡警就把李紅舒叫去辦公室,又用電棍電了她很久,甚至還以此為藉口,把所有大法學員一個個叫到辦公室搜身,趁機翻查物品,又闖到各個監舍撕開大法學員被褥、衣物翻找,狼藉一片。最後查來查去,卻是一個有精神障礙的犯人偷拿走,扔在一個放活的案板底下。

大法學員王淑娥,四十七歲,丹東市人,惡警多次以「轉化」為目地而對她施以酷刑,使用電棍一電就是半天。或以個人產量不足額為藉口迫害她。有一次監獄的鍋爐壞了,半個月做不了飯,每人每次只給二、三個雞蛋大的窩頭,兩條鹹菜,根本就吃不飽。王淑娥沒有存款,不能買食品充飢,被餓得頭昏眼花,無力完成產量。惡警谷亞星就打她嘴巴,強行讓她蹶著,王淑娥不從,谷亞星就氣急敗壞的用電棍電王淑娥。惡警的法西斯暴行最後也沒有使王淑娥屈服。

大法學員王世媛,三十五歲,阜新市人,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由於寫評審時寫了一句話:「不要勞積(評判能否減刑的先決條件),不簽分,不減刑」。惡警焦玲玲就用電棍電她,又把她接見時家裏給買的食品全部沒收,只准每頓吃兩個雞蛋大窩頭,兩條鹹菜。如果這頓飯是細食時,她就沒有吃的,就得餓著肚子,不准任何人給她吃的。她在小燙幹活,工作量大,消耗體力也大,整天(一天幹活十四至十七個小時)拿著熨斗燙衣服,怎麼能有力氣幹活?完不成生產定額就挨電棍。又有一次王世媛的經文被發現,由惡警頭目左曉燕親自電她,二個多小時不停的邊罵邊電,王世媛後背被電出幾個大水泡。第二天惡警焦玲玲和惡警張磊又同時接著用電棍電她,王世媛後脖頸電出多個的大水泡,痛的難以轉動頭,再次被停細糧,沒收食品,三個月禁止家人探監。她那位六十多歲的母親幾次來監獄,都不准見女兒。還有一次,犯人鄧秀傑,秦麗英被惡警支使迫害另一位大法學員時,叫王世媛把膠帶拿出來,它們要封大法學員李春曉的嘴,不讓她喊大法好,王世媛沒給拿,鄧秀傑馬上叫其他犯人把王世緩綁上,並踢打她。王世緩接連被迫害半年多,身體日見消瘦。別人吃飯時,她常常是站著,惡警不准她吃飯,還不准少幹活。

大法學員王紅、王金萍、宋彩紅三人拒絕「轉化」,惡警們在車間分別把她們五花大綁後塞到桌子底下,不准閉眼睛,收工後回監舍又接著折磨她們:灌冷水,懲蹶,拳打腳踢,不准睡覺。王紅有一次由於不蹶被綁起來在警務台旁邊坐在地上一個星期,屁股都坐爛了。王金萍多次被綁後藏起來不准別人看見,收工後也是最後一個把她押回監舍直接送到單獨的房間進行迫害。她們三人都被關進獄裏小號遭受過非人的折磨,餓得皮包骨。但是她們仍堅定的維護著大法。

大法學員高豔霞收藏的經文被惡警找到,惡警馬上把高豔霞綁起來進行迫害。

大法學員張麗娜,三十歲,由於不「轉化」,惡警就把她吊起來,致使她脖子受損傷,頭歪著回不了彎一年多。她還常遭惡警指使的犯人毒打,造成她小便失禁,常常尿褲子。有一次張麗娜去打飯,被行動組的犯人鄭秋一腳踢倒在地,並辱罵她,張麗娜說我餓呀,為甚麼不讓我吃飯,鄭秋說就不給你吃,接著又去打她,後來管事的犯人只准張麗娜吃了點蘿蔔塊,還是不給飯吃。因為張麗娜不「轉化」,她帳上有存款,但惡警就是故意不准她花一分錢。

大法學員李春曉,惡警所有的邪惡手段幾乎全都用在了她身上,惡警支使最壞的犯人來看管她,不准睡覺,用冷水澆,手在背後銬上,塞進一個很矮抬不起頭的箱中,整天在裏面憋著,呼吸都很困難。由於頭一直抬不起來,手又不能動,李春曉的兩眼控的充血黑紫黑紫的,折磨的不像人樣,誰看見都會嚇一跳。犯人秦麗英因為幹壞事心虛,不管誰看一眼李春曉,她就要辱罵誰一頓。秦麗英是個搶劫犯,二年級文化,甚麼都不是的一個惡棍,邪惡就是找這樣的犯人利用來迫害大法學員。

大法學員張華平,四十一歲,由於給別人一個紙條,被犯人告密,惡警就給張華平戴上手銬。懲蹶了一個星期(雙手放在腳上腿伸直)。這樣一天十五個小時的蹶著,連吃飯時都只能是別人餵一點窩頭。

二零零五年上半年的一天,惡警谷亞星、焦玲玲叫全體二小隊四十六人進辦公室,理由是產量低。這兩個惡警,又踢,又電,罵這些人是畜生。但是明顯看出,被迫害最狠的還是大法學員,使用電棍時間又長、又狠,它們懷疑大法學員有經文,又拿不出證據,讓所有人陪著挨電棍。

遼寧省女子監獄八大隊行惡,迫害大法學員、殘酷對待犯人,似家常便飯,法律規定不准亂用電棍,可是這些執法者們,卻知法犯法,上級來檢查,就把電棍藏起來,走了再拿出來用。左曉燕這個惡警監區長,頭腦裏就是一個字,錢。為了能多掙錢,她叫每個隊長都配備一個電棍,隨意使用。無論是一個人、幾個人、或是全體小隊人員都進辦公室,一個挨一個的電,不管是大法學員,還是普通犯人,不問理由,不聽解釋,電棍「啪啪」聲,慘叫聲不絕於耳,被電棍折磨的人皮肉焦糊味在辦公室外都能嗅到。

勞役、經濟迫害

除使用電棍外,最多的迫害大法學員是在定額奴工產量上。定額更是不講道理,當你拼命完成了定額,第二天定額又增加了,你永遠也完不成任務。這些勞役們怕懲罰挨電棍,控制自己少喝水,少上廁所,少去吃一,兩頓飯,節約時間多幹活。就連吃飯也快的像往肚子裏倒,只幾分鐘的時間,吃到一半就去洗碗,邊走邊吃。可是左曉燕還是不滿足,常常破口大罵,嫌吃得慢。堂堂一個監區長甚麼難聽的話都能說得出來,一點道德修養都沒有。

惡警左曉燕把這些集中關押的人當成奴隸,延長勞動時間,剝削榨取勞動血汗。正常出工,早六點半─晚九點收工,可是常常幹活到半夜十二點、甚至有時幹到下半夜兩、三點才收工,也有通宵達旦的時候。在二零零四年一月的一天,準備收工時已經是下半夜凌晨四點鐘,當時管工具的犯人高傑,為工具一點小事,谷亞星生氣罰全體小隊人站一個小時,勞累了一天一夜,又睏又乏,眼睛都睜不開了。可是惡警谷亞星狠心到排好隊站著,不准收工這種程度。最後高傑賠禮說情才准收工。回去休息一個多小時,又照常出工了。平時晚九點收工也常常是把活帶回監舍,利用規定休息的時間去幹活。並不准洩露秘密,反之要加重懲罰。這裏關押的犯人長年勞累,一年到頭就盼新年能放一、兩天假,好好睡個飽覺。

左曉燕管轄的八監區,甚麼書都不准看,筆和紙更不準帶進監舍,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幹活上。只要能掙錢,就不擇手段,不重道德。大約在二零零五年秋天,八監區給外廠加工包裝影碟,碟上寫著兒童不宜觀看,說明碟裏邊有不健康的東面,監獄卻掙這種下流、腐敗有害於社會的錢。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又給外廠加工剝蒜皮,剝好後卻不急於給廠家,用水泡了兩天,說怕掉份量,卻不管泡後蒜的質量,這和不法分子坑騙人還有甚麼區別?可見八大隊助長的是假、惡、暴,打擊的是教人向善的真、善、忍。

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八大隊成立了縫紉車間,和「新天地」廠家合作,廠家供應布料和技術,八大隊出人力加工,合作的不是很好,一年後廢除合同,在廠家搬走之前,左曉燕給大牌犯人鄧秀傑撐腰,策劃偷留了好多卷布,白色和各種花布,做成床單、被罩和睡衣,賣給這些勞役,剩下的就發給了勞役們。十多個惡警也每人發一套睡衣。當然在被迫關押的人中有的人是不要這種來源的衣服的。

八大隊這個邪惡場所,除在精神上控制、肉體上摧殘外,在經濟上也全面壟斷,讓你花錢你能花,不讓你花錢你一分錢也花不了。時常用罰款的方式去逼迫這些人增加產量。凡是存過錢的人都被罰款過。惡警焦玲玲還制定了一個「方針」,存五百元人民幣以上者可以買食品,少於五百元只能買一點日用品,它是留罰錢的餘地。有的人家裏很貧窮,攢幾百元錢郵來監獄,結果還沒等到花多少,錢已經被罰的所剩無幾。大法學員劉峻路由於某種原因,幾個犯人同時打她,惡警高楠也過來打她,在掙扎中劉峻路無意碰到了高楠,這下惡警有了把柄,把劉俊路捆綁起來迫害,又罰款一千元人民幣。犯人顧吉波家很遠,家屬來一次很不容易,家裏給她存了三千元錢,可她只花了二百元,剩下的二千八百元錢被左曉燕以產量低罰的一分不剩。

一人做惡,全家遭殃

善惡有報是天理。八監區區長左曉燕這種狂暴已人性全無,到頭來既害自己,又害家人。聽說女子監獄搬到新監獄城後,幾年之內左曉燕的父母相繼去世。谷亞星的父親癱臥在床,不能說話、不能進食。一人做惡,全家遭殃。

以上只是本人親眼所見到的遼寧省女子監獄八監區邪惡們對大法學員無數迫害事例中的極小一部份,這樣的迫害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八監區從來沒有停止過。大法學員每天收工要被搜身。惡警時常搞突然襲擊,強行翻查大法學員物品行李衣物,被褥棉花全部都拽開,扔在地上狼藉一片。等到半夜十二點才收工回監舍,再花時間去整理衣物、被褥,休息的時間就更少了。每次大法學員的家屬來接見,大法學員都要被惡警搜遍全身,連內褲都要被惡警極端無恥的脫下。邪惡的狠毒、手段之無恥已達到了極點。

這裏也奉勸八大隊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惡警們一句,你們接觸了那麼多大法學員,平心而論,她們哪一個不是好人呢?在迫害中她們牢記「真、善、忍」準則,自覺的嚴格要求自己,真正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痛苦中還想著挽救你們,告訴你們大法的真相,儘量使你們明白善惡有報的道理。現在退黨大潮這樣勢不可擋,惡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你們想過沒有,你們跟隨著一個殘害了八千多萬中國普通民眾性命的惡黨、一個殘忍到能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進行活體摘除器官並販賣牟取暴利的惡黨,你們與它們為伍能有好下場嗎?現在八大隊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還有二十多人,請你們不要再迫害她們。善待她們,就是善待你們自己,儘快無條件釋放無罪的大法學員。希望你們棄惡從善,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以下是八大隊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名單:
一小隊:高豔霞、劉俊路、王金萍、徐寶真、宋彩紅;
二小隊:李春曉、李紅舒、高曼莉、程玲、王世媛、齊向茹;
四小隊:杜秀雲;
五小隊:張麗娜、張國珍、金順女、李霞、馬淑豔及一些不知姓名的大法學員。

經常使用電棍的惡警:左曉燕(八監區長),谷亞星(原大隊長),張磊(現大隊長),李小紅(科長),高楠(一小隊長),焦玲玲(原二小隊長),劉屹立(現二小隊長),孟××,等等。這些惡警在左曉燕的教唆下,罪惡累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