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親自經歷和目睹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一年被非法關押的,經歷了噩夢般的三年牢獄生活。每當回憶起這段經歷,仍然心有餘悸。下面是我親身經歷的往事。

大法弟子一入監,就被稱為「嚴管犯人」,從此每時每刻,不論白天與黑夜、勞動、食宿甚至去上廁所都在普犯特別是被惡警指定的最邪惡的普犯(殺人犯、搶劫犯、沒人性的犯人)的監督之下,成了犯人中的犯人,就連最起碼的獄中允許的正常活動自由也被剝奪。

我就從入監檢查上說起。我們是不經過入監隊而直接下監區的。在檢查中,每個人都經歷並體驗到人格被侮辱的滋味。在特殊的檢查中,都被扒掉衣服,所帶的東西都經過仔細翻查,很多東西都不許帶進監的,有的當面就給毀了,就連帶去的被褥也難逃劫難:好端端的被褥被撕開,棉花套被撕亂,下監區時都是捧著一堆亂棉套子走的。有的遭到毒打。我入監時親眼見到一大連大法弟子因拒絕搜身、不穿獄服而遭到四、五個犯人的毒打,並用膠帶封住了嘴,後來又拖到惡警辦公室。打她的惡警、邪惡犯人的叫罵聲、打人聲整個走廊都能聽到。

大法弟子下到監區的第一步,就是接受監區長、小隊長的「訓話」(對大法極盡污衊之能事)。然後被幾名獄警指派的「骨幹份子」帶到沒人的空屋子逼迫寫「三書」。使用的手段是先哄後騙,最後就用毒打、體罰,誘騙、威逼放棄大法。進而非法罰大法弟子長時間坐小窄板凳、蹲、跪、蹲馬步、拳打腳踢、辱罵、蹲小號、不讓睡覺,當所有這些都失敗後,惡警便讓全小隊犯人集體跟著受罰,下工後全體坐板,一坐就到下半夜,第二天照常上工,以此挑起普犯對大法弟子的仇恨,使不明真相的犯人加倍虐待大法弟子。

我在入監時就曾經過了上述經歷,我曾被打的遍體鱗傷,左側軟肋骨折,長時間不能正常睡覺,後來腹部腫的連褲腰帶都繫不了,腰都彎不下去,到醫院檢查,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隊長偷偷告訴醫生說是煉法輪功的,醫生也就草草看看了事。可笑的是隊長竟裝不知情,假惺惺的問我是誰打的,怎麼這麼狠。其實全體犯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是他們獄警派人打的。

他們用這種株連同罰的卑鄙手段威脅我,要讓全小隊跟我坐板。因為之前四小隊曾使用同樣的手法引起全監區犯人對大法弟子的不滿和仇恨,這時我動搖了,怕大家受株連,怕因此引起不明真相的犯人仇視大法、仇視大法弟子,我違心的、痛苦的順應了他們的要求,給自身帶來了恥辱,沒闖過這一關。雖然事後不長時間我又寫了作廢聲明,但當時那種做錯後被痛苦時時折磨的滋味仍時時出現在我的腦海,我也真的體驗到肉體的傷痛是一時的,可心痛卻是長期揮之不去的。這個污點將是我終生的恥辱。

在獄中,被迫害傷殘的大法弟子到處都有。特別是在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四年,每到出工和收工時,到處都可以看到被兩人扶著、架著走路的,這些都是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和我關在一起的和平區一張姓大法弟子,就是遭毒打後還被人架著去上工的,後來喪失了勞動能力。在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那一天,在監獄醫院裏一名大法弟子被折磨的昏迷過去,被兩名邪惡的犯人拉著胳膊在地上拖著從病房拖到樓上做檢查。這種殘暴的舉動就發生在幾名獄警面前。當時幾名犯人的小隊頭頭看了後都說太過份了,互相問:你們對本小隊的法輪功能下此毒手不?連這些曾犯罪的人都感到於心不忍,可那些獄警視而不見、無動於衷,仍談笑風生。

在監獄醫院裏,更是慘不忍睹。獄警將因為抗議迫害而絕食不接受灌食的大法弟子用繩子綁在床上野蠻插管灌食。他們在這裏遭受的殘暴迫害,沒有親眼目睹的人是難以想像的。被非法關押在一小隊的一位錦州陳姓大法弟子,曾被捆綁在床上四十多天,被迫害的全身沒有一處好地方,單單是身上被蚊子叮咬的大包,密密麻麻的都連成了片,特別嚇人。受到迫害最深的一小隊的李冬青經常遭受犯人毒打和各種懲罰,她從不配合獄警,在從大北往馬三家搬時,她高喊「法輪大法好」,而被惡警及邪惡的犯人圍打,用東西將嘴堵上沒頭沒腦的毒打,每天被關在監舍最後面的屋子裏,派專人看管,已被折磨的失去原貌。邪惡怕暴露真相,每當李冬青上廁所時,都不准其他人同時去,以免靠近她看到她的狀況。一小隊的宋淑蓮因傳遞經文而被連續非法刑訊了三天三夜,遭到電棍電、體罰等刑罰。類似這樣的事件數不勝數。打罵大法弟子的事更是隨時隨地都有發生。邪惡對我們大法弟子施行嚴密的監管,我們的行動和視野範圍極其有限,只能看到聽到身邊的事例。更多、更殘酷的迫害可能我們完全無法得知。

中國監獄、勞教所中被關押的人員就是奴隸,他們從事極其繁重的奴役勞動,為當權者「創收」,這早已是舉世皆知的秘密了。我所在的監區做的是製造服裝。由於服裝廠是由個人承包的,一切費用包括獄警的工資待遇和部份福利都和工廠效益掛鉤,別的監區也一樣。所以在押人員的勞役強度非常大,加班是常事,是「正常」的,不加班倒是偶然和奇怪的事了。監獄方面明文規定:早六點出工晚九點收工,晚上加班最晚不得超過十點,超點要獄裏特批。各監區為了最大限度的壓榨在押人員,為他們搞「創收」,都想方設法增加和延長加班時間,於是早晚兩頭加班,即早晨提前上班。為給加班找藉口,明明需要兩個小隊才能在指定時間完成的工作量,獄警就只讓一個小隊來幹。這裏生產的服裝絕大部份都是出口的,銷往南韓、馬來西亞、日本……等國家,為了不影響裝船,獄警就逼迫我們拼命趕工,加班加點。一次一小隊接一批出口服裝,本來是應該兩個小隊完成,可就要一個小隊完成。這批活從一開始就加班加點,每天早五點上工,晚上經常特批加班到夜裏十一點,最後幾天都加班到後半夜,就這樣一直幹了二十多天,到後來,人都是在迷迷糊糊中度過的,有人竟將早上五點多鐘要落的月亮當成了才出來的太陽,後來晚上一過十點鐘,大家疲勞的幾乎連機器的聲音都聽不到了,因此還招來主管生產的獄警一頓狠罵,訓話一個多小時。上機台的大法弟子更是苦不堪言,因為都有工時(按工時計分,每分可減刑一天)。普犯最多得到十四、五分,最少的連勤雜掃地的每月也得八、九分。而惡警總是把不好幹的活都派到不屈服的大法弟子頭上。法輪功學員幹的活難度大、量大,無論怎麼拼命幹也只是五分。

為了迫使大法弟子屈服,監獄對大法弟子實行了嚴密的包夾制度,明確規定包夾大法弟子的犯人每月獎多少工分,出現問題的罰扣多少分。那些獄警明確的說,大法弟子不減刑,要分也沒用。他們將從我們身上扣下的分,用來獎勵那些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邪惡犯人。用工分刺激犯人虐待大法弟子是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另一個卑鄙手段。那些邪惡的犯人為討好惡警,昧著良心對惡警的暗示心領神會,施展在社會中學來的各種手段,動輒搞彙報,故意找茬挑毛病,甚至她自己不痛快時就在大法弟子身上發洩。因此大法弟子挨打挨罵便成了家常便飯。一小隊凌源姓馬的大法學員,每天都會無數次的遭辱罵、拳打腳踢,僅幾個月的時間,就被邪惡的包夾王平配合獄警虐待的肺結核病復發。這位學員被折磨的不像樣子,後來連走路都困難,後到監獄醫院「搶救」了很長時間。而包夾她的惡人卻經常得到獄警的表揚,並因此在年末立功受獎,認為是「靠近政府的好犯人」。私下裏很多犯人都承認那位姓馬的大法弟子的身體是被迫害而垮掉的,因為她時刻在叫罵中生活,時不時的還會被叫到辦公室挨隊長的訓斥、折磨,在肉體和精神上受到嚴重摧殘。

遼寧省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包括了方方面面,就連上廁所這樣的事也被用來迫害。包夾大法弟子的犯人被監獄給予了很大權力,她們都是監獄方面信得過的、對獄警唯命是從的邪惡之人,不但大法弟子的一切都在她們的監視之中,而且一切行動也由她們說了算,就連上廁所也由她們說了算。她們讓去才能去。一次,一老年大法弟子因中午就沒上廁所,到晚上收工回監舍,實在憋不住了,但包夾人卻只顧看電視沒有上廁所的意思,只好主動提出等演廣告時上廁所,結果招來一場大罵,大喊著:你以為你是誰,你想去就去呀?要不是七、八個人拉著就得挨一頓暴打。有一段時間,大概八、九個月吧,監區規定:晚間上廁所也必須原來的包夾人同去。我們好些大法弟子有起夜的習慣,可包夾我們的犯人卻沒有這個習慣。我每夜都要起夜最少二、三次,過去可以和起夜的其他犯人搭伴去,當這個規定實行後,頭天我懇求包夾一起去了一次,可這樣影響了她們休息,第二天的勞役又很累,我們是修煉的人,又怎能給別人找麻煩呢,第二天只好忍著,半夜就被尿憋醒了,一直躺在床上,還不能起來,又不願老翻身,因為是上下床,怕影響上鋪的人休息。那種滋味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比挨打上酷刑還難受,眼睜睜熬到天亮。一天,兩天,……,時間長了確實受不了。這實際上是最殘酷的體罰。為了減輕這種痛苦,我們大法弟子只好從下午就不敢喝水,晚飯的稀粥沒人敢喝一口,為了不給別人找麻煩,我們只好默默的承受。

今天我回憶起的這些,只是大法弟子在女子監獄中所遭遇迫害的冰山一角。因為我是大法弟子,被監獄方面管束的極嚴,對周圍的了解是極有限的,很多殘酷的迫害是絕對不允許我們知道的。而且,我的文化有限,感受到的東西無法通過文字確切深刻的表達。儘管這樣,我也要把它寫出來,讓世人進一步了解邪惡的遼寧省女子監獄怎樣迫害大法弟子,揭穿它們在監獄裏的所謂「人性教育」的謊言,並通過遼寧省女子監獄看惡黨的邪惡本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