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歌詞與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二零零七年新唐人新年晚會正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純正的東方神韻,正統的神傳文化,震動著觀眾的心。國內的大法弟子也急切的盼望著這台晚會能儘快與我們見面。正因為這樣,對我們的藝術創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定要走正。

我不懂音樂,但我想就有關歌詞提出與同修們切磋,我認為有的大法弟子創作的歌詞中夾雜著黨文化的東西。如:「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中,還唱甚麼「巍峨的紀念碑」,那個紀念碑是邪黨樹立的,一個是欺騙老百姓為它們繼續賣命,一個是為邪黨歌功頌德。「廣場的旗桿」也有類似的問題。就旗桿而言,從四九年至今,一直把血旗高高掛起,多少人在它的血旗底下宣誓,每週一還要在血旗下搞升旗儀式,它毒害了多少世人,毀了多少世人!我們大法弟子怎能唱它?(註﹕該歌詞已更新)

還有「打坐」這首歌中好像有這麼幾句反映小弟子在打坐腿痛時的心理活動「又怪東,又怪西,還怪那個收音機不斷氣」,我認為修煉中可不這樣。那怪東怪西都是思想中的魔性,把這些魔性的東西、負面的東西拿出來反覆的唱,反覆的加強它,我認為是不太好的。

一些歌詞,也比較流於常人,主要是認識上和手法上,情的因素比較重。有的把揭露迫害描述成好像常人對人的迫害,大法弟子成了「弱勢階層」,失去了應有的高尚的內涵;有的讓人很難區別大法弟子與常人英雄有甚麼不同。其實,從修煉證實法和救度世人的基點看,大法弟子應該創作一些更純淨的作品。內涵純淨、無私,表現手法又直白淺顯,這樣的作品才能經得起回味與時間考驗,不是一時衝動完就過去的。

還有「師父指我回家路」這首歌,我每聽到「指」字,心裏很不舒服──我們在修煉的路上,在邪惡迫害的恐怖的日子裏,是偉大的師尊扶著我們走,拽著我們走。不少同修在被邪惡施暴時,看到電棍被師尊擋住,電在師尊的身上,鞭子拳頭也打在師尊的身上,師尊在替我們弟子受罪。想到這些心裏很難過,師父對弟子不是一「指」了之。如果師父僅僅是個指路人,我們沒有哪個能走到今天。

我不懂音樂,為了大法弟子創作的作品能走正路,我說出我的看法,若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