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正還是扶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牡丹江近期有幾十名學員被市公安抓捕。此文想指出的一個問題是,正法推進到今天這一步上,邪惡的因素已處在滅絕的邊緣時,牡丹江有相當一部份學員對證實法還是有曲解的因素。如不是這樣,為甚麼在營救和被營救學員的過程中,對邪惡的索要的所謂「罰款」都採取默認的態度?

有的學員甚至說:「有的想交罰款還找不到門呢。」他們一面表現的很「正」,做家屬的工作動員去要人,並且還能直接面對惡警們發正念,可對邪惡罰款的問題還是採取了默認。修煉是人類正當的權利,高尚的選擇,全世界哪個國家都可以修煉法輪大法,為甚麼在中國修煉大法就要被罰款?不用說是給邪惡上萬元、幾萬元、幾十萬元,就是一分錢,這一念也不是我們這些承擔正法使命的人應該動的。

還有的學員說:我不知道交錢的事,是家裏的人拿錢辦的。其實修煉人微觀上的一點執著舊勢力都會利用它來破壞和考驗。若是整體上的一個傾向性問題,那舊勢力就要鑽空子,在常人中表現就是罰款,這不就是變相助紂為虐、加強了邪惡的能量了嗎?不就助長了世間惡人的貪慾?不等於是招惹他們利用這場迫害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敲詐勒索了嗎?這不是直接在助長迫害嗎?

另外,建議牡丹江的學員對師父要求我們在講真相時從人權方面講的內涵加深理解。今天舊勢力不就是看到人類道德不行了,利用惡黨把人間的法律當廢紙,從而在利用中國人來迫害中國人。其實一切邪惡都是從道德規範(心法)亂起,然後再敗壞法律,那麼大法弟子證實法,揭露邪惡反迫害救度眾生,做的都是最偉大、最正的事,面對邪惡的迫害怎能順其安排,接受一整套的迫害程序呢?我們應該想一想這一整套的迫害程序是不是我們哪些心促成的呢?

是不是還有像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指出的那種「寫了『保證』不煉了,出去還上天安門」的圓滑心態存在呢?同時在我們的頭腦中是否還存有黨文化的邪惡因素在起作用呢?建議同修多看幾遍《九評》,徹底清除舊勢力利用黨文化對世人、修煉人的人權迫害的邪惡因素。另一方面營救的同修在營救過程中每個人都把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了嗎?對於那些執法者我們真的把他們當作被救度的對像了嗎?

我們順從了邪惡的勒索,交了罰款,不但承認了舊勢力的存在的合理性,而且給邪惡增加了能量,縱容了世間惡人,不但沒起到證實大法的作用,而且阻礙了正法的進程,是助正還是扶邪呢?

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