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近距離發正念被綁架一事與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在網上經常看到同修講真相被綁架、發正念被綁架等,很少說清同修被非法綁架的原因,以便其他各地同修引以為戒,避免損失,找出原因不是批評、指責。

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我們地區大法弟子在勞教所發正念被非法綁架,立掌發正念只是其中一種不合常理的一個原因,只是發生迫害的一個點,其背後隱藏著很多不利因素,體現出整體配合的問題。

一、對近距離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的切磋

1、我們地區大部份同修得知,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極其殘忍、謗師、謗法,認識到應該近距離發正念,但多數沒動,只有局部同修動起來,走出去到勞教所近距離發正念,一段時間過去了,近距離發正念沒有被多數同修所重視,直到一月中旬外地一老年同修在網上看到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後,準備到此魔窟發正念,但又不知道位置,來我地區求助,同修提供線索,在交流中同修達成共識,近距離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營救同修是正法進程的推進,迫在眉睫,於是開始了近距離發正念,第一天打常人的微型車到魔窟後,同修在正門街上,開始發正念,停在街上的司機感到奇怪,邊觀察邊說:這些人在幹甚麼呢?這麼遠來了又不辦事,在街上走來走去的,有的坐在車裏不動。自語道:「不會是法輪功吧?」

2、這一切被同修看在眼裏,回去後立即寫出一篇同修到本地區勞教所發正念以及在安全方面提醒同修,介紹勞教所的地理位置及附近沒有商家,不是繁華地段,除探視日幾乎很少有陌生人出現,提示同修三三倆倆散在其所在的村子內,而後的幾天裏同修也發現了一些可疑現象,比如,有人長時間盯看,而且發現有黑轎車停在勞教所路邊,車裏的人在向外觀察,有同修正在車裏發正念時,一黑轎車下來人問司機是幹甚麼的?司機搖下車窗沒回答,此人扒車窗往裏看一眼問:你們是來發正念的吧?並說了一句:「揮劍消惡急」,然後就離去了。

3、對這些可疑現象,同修在安全方面沒有引起注意,只是覺的應該用正念否定這一切,師父告訴我們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我們聚集在勞教所周圍十幾人或幾十人,無論是在車裏發還是在勞教所周圍轉來轉去,已不符合常人的狀態了。而我們沒有悟到,認為是對發正念的一種干擾,一概的否定,這是造成被非法綁架的一個原因,如果同修要是有整體觀念,發現有可疑現象馬上組織同修進行切磋,調整或形成文字提醒同修注意安全,可能就不會出現同修被綁架。

二、是同修對近距離發正念法理模糊

到勞教所近距離發正念就是靜靜的向勞教所發出強大的正念,誰頭上也沒貼東西邪惡怎麼能知道是大法弟子來發正念呢?被非法綁架的第二原因是有同修把發正念和講真相混在一起做了,掛條幅,撒材料是屬於講真相範疇的,而在發正念的過程中陸陸續續有同修在勞教所周圍用粉筆寫或撒材料,就在出事的頭一天晚上,有同修去此魔窟周圍掛了很多很多條幅,早晨勞教所摘掉後又安排蹲坑人抓捕,也就是一月二十三日那天來了幾十同修圍著勞教所一圈一圈轉著發正念,有坐在光禿禿大地裏立掌發正念,被抓捕兩名同修。在這過程中,有同修在街上買東西準備回家時,一明白真相的老人說:孩子,你們快走吧!警察要抓法輪功了,小吃部、食雜店都有蹲坑的,只要陌生人買東西他們就要抓,身上要不帶東西(指材料等),問題還不大。這時大部份同修幾乎都撤出來了,有的直接打車離開此地,有的步行,有幾名同修已走出距萬家約五里地左右的另一個村子的路上,等車時被疾駛過來的警車停在身邊,下來三名警察不由分說推推搡搡的劫持到哈爾濱新農鎮派出所,這六名同修被非法關押在哈市行政拘留所。

師父告訴我們理智、智慧、慈悲,同修被非法綁架能說與我們修煉無關嗎?如果我們每個同修把大法的事當成自家的事,把同修真正的當自己的姐妹、父母、兄弟、子女的話,你發現到可疑問題後能不囑咐他們注意安全嗎?能事先到那掛很多條幅嗎?同修啊!這慘痛的教訓難道還不能使我們清醒嗎?找一找自己的執著去掉它,有部份同修把自己置於整體之外,向外求、向外找,說甚麼照搬照抄了,大幫哄、走形式,認為同修在發正念時、掛條幅、撒材料都是震懾邪惡,都沒錯,立掌發正念都沒錯,還有同修認為近距離發正念就是圍著勞教所的高牆一圈一圈轉著發,否則就不是近距離發正念等等,有的沒參與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說甚麼「我說根本就不行」,同修啊!如果你要看到根本就不行,你為甚麼不把你的建議拿出來與同修切磋呢?教訓已經很慘痛了,不要再說三道四了,事發後,有同修整理揭露迫害材料,有同修配合家屬要人,有同修準備到抓人處講真相,有同修正念加持被非法綁架的同修等等,想一想自己在幹些甚麼呢?自己應該為整體做些甚麼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