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邪惡黑窩近距離發正念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我多次想去本地的邪惡黑窩近距離發正念,可是一方面以工作忙、路程遠的藉口為自己開脫,另一方面又為自己跟不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對獄中同修的不盡心而深感不安,距離師父「他的事就是你的事」的要求相差很遠。這個星期天下午,公司老闆突然要我去公司處理一點事情,我意識到機會來了,因為從公司到監獄比從家去那要少一半路程。

下午公司的事情辦完了,我正準備離去,老闆叫住了我,給我安排了新的工作,工作短時間內做不完。我意識到這是邪惡的干擾,於是發正念清除它們,可是效果不好,因為我的幹事心起來了(下午工作的時候就在盤算幾點鐘能去,路上怎麼走,到那裏怎麼辦)被邪惡鑽了空子。心靜不下來、發不好正念。我開始用人心人念盤算著怎麼離開公司:把工作推給同事做或找個藉口推到明天做。突然我發覺「自己」的念頭偏離法了,修煉人怎麼能找「藉口」,怎麼能向外推?大法弟子怎麼能被邪惡的小把戲干擾的坐立不安呢?幹完手頭上的工作再去不行嗎?不就是晚一點嗎?我不能再找藉口了,無論多晚,我打車也要去除惡!

念一正,我很快就靜下心來工作了。不到5分鐘,老闆過來對我說:「你有事就先走吧,工作明天做好就行了。」

在坐車前往的路上雜念不斷,同修們去監獄除惡的各種神奇經歷不停的在頭腦中湧現出來,(如有的同修原來發正念的狀態、效果一直不好,去了之後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能發出強大的正念;有的同修能得到師父的鼓勵,看到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的景象。)「我」不由得想入非非,希望這一趟也能有「奇遇」。我知道這是妄念就排斥它們,努力使自己靜下來,但是效果不太好。我又發正念清除黑窩附近干擾、迫害我近距離除惡的邪惡生命及因素,這時又冒出了「在黑窩附近發正念不會有危險的,不用考慮那麼多、放鬆一下吧」的想法,我的「正念」也隨之鬆懈了。我發正念多數情況都是處於走神、迷糊的狀態,我也一直在努力突破這種狀態,卻很吃力。(只有在大量的靜心學法的時候,這種情況才能明顯好轉,即使一天睡4個小時,也深感學法時間不夠。)

按照地圖的指示下了車,這時天快黑了,我卻找不到監獄。這時來了一個中年婦女告訴我說,監獄換地方了,現在本市的勞教所、監獄、少管所都挪到一起了,便於集中管理。她告訴我,監獄離這裏兩站多路,她住在監獄裏面的家屬區,與我同路。她一路上問我去幹嘛、見甚麼人?我說我不去監獄看人,只是在附近約了人。我想跟她講真相,又怕她懷疑我去監獄的目地,一路上內心不停的衝突,最終還是錯過了講真相的機會,深感自己愧對大法弟子的稱號。

我決定在監獄周邊走一圈,邊發正念邊了解情況。監獄的旁邊有一塊空地正在施工,我沿著工地圍牆邊的小道走,收工的施工人員三三兩兩的從對面走來。在監獄附近的站牌,我發了30多分鐘的正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