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莊河市大法弟子陳原增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陳原增,五十九歲,家住遼寧莊河市青堆子鎮牌坊村,九八年修大法。

陳原增修煉大法之前患肝硬化腹水,曾住院治療,醫藥費花去幾萬元,最後醫生告訴家人回去「準備後事」。修大法後,他身體很快恢復健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陳原增家遭到青堆子鎮邊防哨所和青堆子鎮派出所的無數次抄家。二零零一年陳原增去北京為大法上訪,回到當地後,被青堆子派出所和哨所敲詐近七千元。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被哨所綁架到莊河看守所迫害。一個月後因肝硬化腹水復發才被放回。回家後學法煉功身體又很快恢復。

二零零六年臘月初八,陳原增、都興千在青堆子鎮小核房村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鎮惡警將他綁架到莊河看守所迫害。不久老陳肝硬化腹水再次復發,嚴重到連路都走不了。看守所每頓吃的就是一個窩窩頭和蘿蔔湯,一點油都沒有。老陳的身體出現嚴重病症,肝、胃疼痛難忍。他要求檢查身體。看守所的惡警獄醫因為給大法弟子強制灌食辣椒麵被曝光過,他邪惡的說「煉法輪功的我不管」。老陳病成這樣,牢頭獄霸牛大朋還因老陳不穿號服而毒打他。

一個月後陳原增被送往大連教養院繼續迫害。他被關在嚴管隊。大隊長姓王。每天只准洗臉(還有時間限制),不准洗衣服,由於衛生條件非常不好,棉被和內衣上到處都是蝨子。老陳被迫害的不能走路,更是幹不了活。惡警呂大隊長邪惡的說「我一腳踢死你這個老東西」。老陳住的監舍只有八個單人床,卻要睡二十人以上。由於身體不能活動,老陳的胸骨被擠壓的裂紋。老陳要求保外就醫,王大隊說要經過上級批准,根本不管他的死活。

之後,嚴管隊將他分到八大隊。八大隊的隊長去嚴管隊看了幾次,看老陳身體很不好,怕承擔責任不敢要。三個月後,老陳身體有點好轉,王大隊告訴八大隊隊長說老陳身體已經好了,你們接走吧。就這樣老陳被帶到八大隊繼續遭受迫害。他每天被關在小號裏,由兩個犯人輪流看著。他們逼他坐馬札,從早上五點一直坐到晚上十點半,吃飯時間也得坐著不准站起來。幾天後老陳又被迫害的不能走路,肝硬化又犯了,眼睛看不見東西,牙齒全都鬆動了。

老陳要求到醫院檢查身體,惡警卻說「沒事,坐不壞」。經老陳的一再要求,惡警見老陳的病一天比一天嚴重,八大隊惡警韓隊長才把老陳的五百元錢拿去給老陳檢查身體。惡警怕別人知道他們的惡行,沒有到規定的醫院去,而是去惡警韓隊長的同學那裏檢查。當醫生看到片子時說好長時間沒看到這樣的病人了。惡警知道老陳的病情很重,就是不讓老陳見醫生。最後走時醫生對他謊稱沒有事,四個加號,肝不太好,養養就好了。又說叫家裏寄些錢買點吃的補養補養,沒給開一片藥。老陳的五百元錢只剩下三十元了。回來後他們只是把老陳從小號裏放出來。

直到現在,老陳被非法關押一年多了,大連教養院毫無人性的始終不讓老陳和家人見面。

與老陳同時被非法抓捕的都興千被送往馬三家迫害。詳情待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