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一位信用社退休人員,前半生在常人社會中受到名利心、各種慾望和執著心對自己的影響很大,如,為了個人利益經常和幾家鄰居關係不和,為了幾分地就和弟弟幹起來了;經常考慮自己如何過好日子、過的舒服、如何發展、怎樣讓孩子們成家立業、如何調動工作等等,有時執著的吃不好,睡不著。由於過度飲酒,各種疾病纏身,日子苦度難忍。隨著光陰的流逝,病情一天天嚴重,總想自己如何治好病,經外地醫院檢查,說病情複雜可屬老年綜合症。病情日益嚴重,使自己的思想負擔越來越重,考慮到這後半生沒有多大希望了,不禁感到一陣傷感。

一九九六年七月我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的書,通過學法使我知道了許多天理。師父說:「人為甚麼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轉法輪》)。師父還說:「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轉法輪》)。在那期間,我每天堅持到煉功點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我的身體就康復了。

神奇的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為了使更多的眾生得法受益,我便和同修在晚上到其它村洪法,不斷的在提高自己的心性,使自己加深了對大法的理解。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在常人的環境中修煉自己,魔煉自己,逐漸的把執著心、各種慾望去掉。」(《轉法輪》)在學法,修心性的過程中,使自己的執著心有所減少,個人利益看的淡了。如弟弟修房的木料應有我的一半,但他不給我。由於我修煉了大法,沒有和他爭執,若是從前,我絕不會這樣對待的。

大法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不能有一點虛偽,只在利益上看淡,那和修煉標準還差的很遠。師父說:「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轉法輪》)對於個人修煉,我有時只重視了「煉」,沒有重視「修」,忽視了學法和心性提高,身體經常出現魔的干擾,有時還出現不該有的麻煩事。和同修交流後知道是自己的心性問題。有這麼一件事,有個貸款戶四百元的貸款已經二十年了,但是他不認帳,氣狠狠的往我家找我,而且還到單位說我的壞話,說那些錢是我裝了腰包,還操縱單位惡人寫了證明,說沒有此筆貸款。這更使他有理說我了。而且還要上法院告我。我當時受不了了,我親自來到單位先查帳,然後再和他理論,經查帳此筆貸款屬實。當時又一想,我是煉功人,不能和他那樣。於是我們之間沒有發生口角,而且他當時就還清了貸款。

真正修煉,我要去的心很多,我的怕心也很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兒子被非法勞教,女兒被邪惡爛鬼、單位惡人殘酷迫害奪去了生命。我總是怕這、怕那的,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好長時間沒有落實。師父說:「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向死關》)我們只有去掉怕心,才能全面講清真相,救度更多的眾生。去掉長期的怕心後,我遇人就講真相,有的接受的快,有的主動上門說要退出邪黨。

修煉是自己的事,能不能修好全看自己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要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家庭也是我們大法弟子的修煉環境,如我有時和老伴鬧矛盾,總認為她說的話對自己不遜,不服氣,幾天不和她說話,這讓老伴也怨氣滿腹,吃不下飯。我想:作為一個煉功人不應該這樣,這也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師父說:「每個修煉人針對別人的態度也是自己修煉的表現」(《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於是我找到了鬧矛盾的原因,並及時去掉了它。

師父的法身給我調整了身體,使我年邁七十的人十一年沒有吃一片藥,沒打一針,身體很健康。當然修煉的路上總會有不舒服,身體上的反應只是考驗,是提高層次、消業或是過關。慈悲偉大的師父使我們往高層次上修煉,改變了我的後半生,是我們每個修煉者人生最大的幸運。

層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