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西洪法紀實系列:八十老人修大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張天意(化名)在父輩們中年歲比較小,按照湖北的叫法都喊他小爹。九八年我得法後受益很大,想在家鄉辦煉功點,年底回家跟小爹商量,小爹當時已七十五歲,非常高興的說:「我早就想出家修煉,現在可以在家修煉,不用出家正合我意,辦吧!」

小爹從此就是我家煉功點的第一批學員。小爹還說:「這幾個晚上我的房子裏總有光亮,裏面有個東西在旋呢!」(他住的房屋裏沒用電燈)無論颳風、下雨,他總要到煉功點學法、煉功,有時白天忙去不了煉功點,只要聽說我回去,總要到屋裏一起煉功、切磋。小爹還說:「我一生沒啥愛好,不打牌,不喝酒,就吸個煙」,煉功當天就把煙戒了。

小爹一生信神,非常孝順母親,每年去武當山一次(年三十去)朝爺為母親祈求延壽,所以我二奶活到九十多歲而終。有一年去武當山,大雪封山,那個守門的老道在半山腰攔住告訴他說:「大雪封山,上邊沒人,也沒火請下山吧,這時是下午,已近天黑,等明天再上去吧!」小爹當時心想:「我是來朝爺的,多不容易上來了,不見爺決不能下山,只要對神心誠,自有神來安排。」當他堅定的上山時,一股大風從後面吹著他,好像有人推著他上到金頂,一股大火從香爐冒出,顯示出神的奇蹟。

小爹是個修自行車的,在街上設個修車鋪,來往人比較多,也是個閒人場,他常給人們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修車鋪變成洪法點,一天他正在修車,一個來修車的人看到他在看《轉法輪》,就說:「我兒子從廣州帶回的書和你們讀的書一樣,還有其他的,我一個人生活,我愛跑著玩,不想看都給你吧。」我小爹告訴他說:「這都是寶,你真不想學都給我拿來,我全請了,給你錢。」這樣小爹就請來了《洪吟》、《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等。

縣城輔導站來我村洪法,當場小爹就能雙盤,一點也不疼,腰板正直,縣城洪法的同修感到驚奇。

一次一個要飯的瘋女人來到小爹車子鋪的房簷下,小爹給她端吃端喝好長時間,後來她的兒女們找到了她後非常感謝小爹,要給小爹錢,小爹說:「我是煉功人,李老師叫我們慈悲待人,我這是應該做的。」說甚麼也不要錢,並給他們講了真相,讓他們帶回真相資料。這個瘋女人的兒女們都齊聲稱讚,煉「法輪功」的都真是大好人呢!

九九年七月共產邪黨開始打壓「法輪功」,煉功點也被非法追查,小爹就在家堅持學法、煉功,一天也沒中斷,八十多歲的人了修自行車照樣幹,外人看小爹身體這麼好都很羨慕。小爹修車又快又好,收費又很低,小毛病修著從不要錢,遠近聞名,所以方圓十里八里的人都知道俺莊有個修車鋪。

有人來修車就修,沒車修,小爹就在外面看書,她女兒說:「爹呀,你在外面看書,不怕派出所的人找你的事?」他說:「怕啥!我這大年紀,它們總不能在我身上搞個『蘇家屯』?!」他每天就堅持讀書,八十多歲的人不戴眼鏡,看的很清,人們見了都覺的驚奇,都從內心感到「法輪功」好,所以沒受任何干擾。

二零零四年新年我們農曆二十八回家,第二天早上,我大嫂叫我吃飯時說:「小爹中風了。」我說不會!我就急忙去看望他,一到那裏小爹正在床上盤腿呢。他說,「我正在吃早飯,聽說你回來了,還說吃過飯去找你呢!正說話間,左胳膊就沒勁了,飯碗也端不起來了,左腿也抬不起來了,想著這是咋回事?正在困惑中你們來了。」

我就告訴他:「這是邪惡的舊勢力的干擾,我們不承認它,全盤否定它。」我們和小爹,還有他孫子一起發正念,清除干擾大法弟子做好證實法的三件事的一切邪魔爛鬼、邪惡的舊勢力。我們又一起學習了師父有關「否定舊勢力迫害」的法,並學習《洪吟二》中的〈師徒恩〉。一天多過去,小爹就完全恢復正常,因車子輔兩天沒開門,第三天照常修車,因此好多人知道了,驚動很大,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對我們莊附近眾生的得救起到了很大的正面作用。

小爹還利用自己的便利條件經常講真相,發資料救人,給他的資料總不夠發,他說:「有資料多給我一點,我多發一點,能多救人,感謝恩師的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