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消掉病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九六年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是一個久治不癒的患者,心肌缺血造成的胃痛、胃脹及後背神經放射性疼痛,打針吃藥都無濟於事;在生不如死的病痛折磨中,經同修介紹走進大法。

得法的第一天晚上我到煉功點看師尊講法錄像第七講,連續幾年的病痛一夜就消失了,從此我開始學法煉功,煉功後身體得到淨化,走路一身輕。後來在放不下的利益執著驅使下,我開起了小賣店、養起了家禽,累的我把修煉後戒掉的煙又揀了起來,知道師父給淨化身體,還往裏弄那煙氣,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後來就放棄了修煉。在放棄修煉的一年中,身體的病業不斷的返,臉上褶子也增多了,到一九九八年八月我痛下決心,又從新回到修煉中,到煉功點集體煉功,到小組集體學法,使我提高的很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江氏流氓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功,我進省、進京證實大法,兩次被非法拘留。我在北京昌平監獄關押期間,儘管遭到惡警打針、插鼻灌食等等迫害,絲毫都沒改變我修煉大法的心。在那種邪惡恐怖的環境中,我一直和周圍同修取得聯繫,及時接到師父新經文,通過學法、煉功再加上和同修經常切磋,不斷的精進,我還主動的幫助其他同修。

當我第一次拿到材料準備在家附近散發時,心裏怕的要命,晚上把真相發完後,第二天上班期間我嚇的觀察是否有人監視我或來抓我等等,冒出不好的觀念,一次過去了,兩次過去了,逐漸的在散發材料、貼真相標語、掛條幅中把怕心去掉了。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我們地區已經能製作真相資料,我們散發真相資料的同修也逐漸由少到多,一次能拿到四百左右份,散發的範圍也不斷擴大,多數都是去大法真相空白的地方做。比如農村,在散發材料的同時掛條幅、貼真相標語等等;一夜之間,家家戶戶有真相資料,彩色條幅掛在樹上、電線桿及牆面貼真相標語等等,在散發材料掛條幅中又增添了噴桶,在街面水泥牆或便於噴字的地方噴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人在家能看到真相資料,走路隨處可見大法好和大法真相標語。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們的真相材料中又增添了既方便、又常用價格低廉,寫出字又醒目的「粉筆」。自從使用粉筆後,再也不用等待真相資料,隨時可以出去寫,開始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送到城裏城外十里八村。然後把「全球公審江澤民」寫遍大街小巷的牆上和水泥地上,進而把江××犯下的罪行及被告上國際法庭的事寫到家家戶戶的牆面上或門柱上,同時把當地大法弟子被迫害及被迫害致死及惡人遭惡報的案例及時在牆上曝光。

特別是傳《九評》、勸三退時,幾乎家喻戶曉人人皆知,因為粉筆字影響面大,有些世人通過看到牆上的字知道三退;有的教師看到牆上寫的看《九評》,由此向大法弟子要《九評》,看完後退出了邪黨組織。

幾年來,在證實大法中幾乎多數夜間都是在寫真相、傳資料中度過的。開始我的身體被黑手亂鬼干擾的很大,不斷的返出修煉前的病業狀態,無論身體出現甚麼情況,也無論是甚麼天氣颳風、下雨、下雪都阻擋不了證實大法這顆心,同時我不斷的發正念。

在師尊的加持下,我們理智、智慧的證實大法;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我身體上所有的業力都隨風雨嚴寒消的無影無蹤。現在我早已年過半百,但身體輕盈,白裏透紅的皮膚,常人看了都羨慕,親朋好友及單位同事讚不絕口,了解我的人都稱大法神奇,也因此接受大法並退出邪黨組織。

我的家也成了遍地開花的一朵,承擔整理、揭露當地惡人的真相寫作工作。師尊不僅給我淨化身體,我家的環境也變的越來越好,丈夫及孩子們的身體非常健康,而且在社會上都有一席之地。甚麼事情我都順其自然,甚麼事情都順心如意,我精力非常充沛。在四個整點發正念不落的情況下,其它整點有時間時一個也不錯過;參加集體晨煉,上午學法等等,事情安排的很有序。

寫出此文,意在使那些身處病魔干擾和不精進的同修通過我的經歷認識到,在救度眾生中排除病魔的干擾,我們就應該在救度眾生中修煉自己。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