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堅定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一日】我從新走進大法修煉的時候,自己對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不是很清楚。在一段時間裏,我努力的學法、背法,用大法的法理不斷的淨化自己,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在實際工作當中,我髒活累活都能幹,領導分配甚麼活我從來不挑,不怕苦、不怕累,任勞任怨,不與別人爭名奪利,不計較個人的得失,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之餘我就和同事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煉法輪大法能夠達到去病健身。我就是通過煉法輪大法身體獲得健康的。而且法輪大法要求修煉者要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不像電視裏面說的那樣,那都是栽贓陷害,全都是騙人的。就這樣我得到了單位領導和同事的好評。他們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但從不找我的麻煩,不管上面有甚麼文件也不找我。學法的環境對我來講也很寬鬆,從來都不知道甚麼是敏感日。師父在《大法是圓容的》一文中講:「在常人社會中幹好工作,本身不只是為了修煉或表現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善良,也是在維護大法給常人社會開創的法理。」我對這段法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

一、講清真相,證實大法

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我才真正明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那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相、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文中這樣講的:「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面對師父的這段講法,自己非常慚愧,我捫心自問,我配做師父的弟子嗎?我履行自己的責任和使命嗎?回答當然是沒有。但是正法時期還沒有結束,那我就還有機會。後來我想起了同修的一句話,她說哪怕你一天貼一張「法輪大法好」,在另外空間裏看,那都是閃閃發光的,都是了不起的。在這句話的鼓勵下,我白天寫了很多張「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到晚上我就把它貼到了一個村裏。不管是各家各戶的門上,還是電線桿子,大街小巷,都讓我貼上了「法輪大法好」。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想讓這裏的世人都能看到「法輪大法好」,讓他們能夠得到福報,也想救度那裏的世人。但是沒有想到,第二天,就這一句「法輪大法好」驚動了當地公安局,610惡警,他們開著警車瘋狂的來到那個村裏,看到大街小巷貼的都是「法輪大法好」,嚇的那幾個惡警趕快往下揭,嘴裏還罵個不停。那真是驚天地泣鬼神,真好像是一場正與邪的較量。對於邪惡來講也起到了震懾的作用。同時也引來了不少當地老百姓和過路的行人,他們都說法輪大法真了不起。

一天晚上我去同修家,她說今晚是本市大法弟子集體活動,能參加的就出去發資料,不能參加的就在家裏發正念。當時我想大法弟子無論身在何處,都是一個整體,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救度眾生,揭露謊言,這麼偉大的事情我怎麼能不參加,我帶上同修給我的資料去農村發。因為白天剛剛下過雪,晚上在月光映照下顯的很亮。當我發到一半的時候,覺的後面好像有人跟著我,我就在想,我是來救度眾生的,做的是最正最正的事,任何一個生命都不配來干擾我,同時我有師父的法身保護,甚麼事情我都不怕。想到這裏我就加快了腳步,想甩掉那個人。我左拐右拐進了一個胡同,看不見了那個人影,我就繼續發。當發完最後一本的時候,自己感到很高興,心想這是最後一本,發完就轉回身來往回走。剛走出村不遠,沒想到後面那個人追了出來,他邊走邊喊:你站住。我一看是剛才跟著我的那個人,這時我就想起了師父講的發正念,我就心裏念著師父的正法口訣向他走去,他拿著我剛剛發的資料問我:這是你放的嗎?我說是甚麼?他說是法輪功的傳單。當時我想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全盤否定它。他說,這次我沒有親手抓到你,下次再看見你把你送到村委會去,說完他就走了。我喘了一口粗氣,心想是甚麼心促使我碰到這樣的事情。師父在《大法是圓容的》一文中有這樣一句話:「一個修煉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會與你們的修煉、圓滿有關,否則絕不會有。」仔細想來,一顆很可怕的心顯現在我眼前,那就是歡喜心。舊勢力的黑手爛鬼就是想利用我這顆有漏的心,鑽我的空子,想把我毀掉,幸虧恩師及時幫助我化解了這一次危險,讓我順利的闖過了這一關。

二、傳《九評》,促三退

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向前推進,大紀元網站登出了《九評共產黨》。我看完之後覺的應該傳給常人看,讓世人都知道共產邪黨執政以來所做的一切壞事。這時候師父發表了兩篇經文,一篇是《向世間轉輪》,一篇是《不是搞政治》。在《不是搞政治》一文中師父講:「為了叫世人了解惡黨的本性和其為甚麼迫害大法弟子,叫世人了解「九評」就成了必要的。」看了師父的這段講法,自己才真正認識到,目前傳《九評》促三退,揭露惡黨的邪惡本質是多麼的重要。

但是我們手裏沒有資料。後來同修和當地資料點聯繫上了,我就從資料點拿來資料出去發。一天晚上,我去同事家裏講三退,在這之前我已經和她講了兩次,《九評》她也已經看過了,還有一些真相資料、光盤她都看過了,可就是不想退出來。開始我有些失望,心裏想,這人真難救,我是為了你好,你不想退出來就算了,反正我已經和你說過了。後來反覆背《濟世》:「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我就抱著「不信良知喚不回」的這一念走到了她家,落座之後她跟我說:我告訴你一件事,我從電話裏聽到了講你們法輪功的事。我一聽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就和她說,你緣份不小,能從電話裏聽到講真相、勸三退,你知道你有多大的福份嗎?難道你現在還不想退出來嗎?她說那你就用平安兩個字給我退出少先隊。就這樣一個生命得救了。我走時她把我送到了樓下,還說了一聲謝謝!我真是由衷的高興,也深深的體會到大法弟子無論身在任何處都是一個整體。

在這些年的修煉當中,我雖然沒有做出甚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但是能夠平穩的走到今天,這裏面凝聚著恩師的多少心血與苦度。在這裏我要叩謝恩師的慈悲呵護。同時我也十分感謝同修給予我的支持與幫助,每次我出去發資料的時候,都是同修在家裏幫助發正念,直到回來為止。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