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製作真相資料過程中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中國大陸西北一個偏遠地區的大法弟子,今年已經五十五歲了。自從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得法修煉至今,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雖然歷經魔難,但堅修大法之心始終不變。現僅就在做資料中修煉提高、在提高昇華中做好資料的一點粗淺體會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一、去掉怕心,急同修所急,主動承擔做資料的項目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在紅色恐怖的環境中,我們地區的資料從未中斷過,儘管邪惡破壞、魔難不斷、困難重重、歷經艱辛。但當初僅僅侷限在經文、少數資料底稿的供給,然後由我們幾個協調人分頭聯繫複印店進行複印,再送到同修手中,這樣既不安全又不省時,且價格很貴,更滿足不了同修對資料的需要。

在這種情況下,二零零二年我們商量準備購買大型複印機等設備,在城鄉接合處建一個資料點,但還沒做成就被邪惡破壞了,多名同修被綁架。後有同修購買了一個小型一體機,而且不停換地方,因為有的家庭環境不好,有的地理位置不行,最後放在我辦公室,我利用上班前下班後的時間做了多半年,在這時單位通知我回家休息,將辦公室又收走了,只好又換地方。

二零零三年,隨著正法進程的突飛猛進,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做資料的地方(因以前所租用的地方全被邪惡破壞),資料根本滿足不了同修所需,大家都很著急。我經過不斷學法修心,怕心漸漸減少,決定在家裏建立資料點。我領悟到,做資料講真相救眾生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只能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怕邪惡之徒呢,邪惡怎麼敢來干擾呢。

經與會電腦的同修商量,與幾位協調人交換意見,大家都認為放在我家裏不太合適。這時我人的一面和神的一面也發生了激烈碰撞:人的一面認為,確實放在家裏不合適、不安全,原因是我家在當地被邪惡抄家次數最多,我本人又是邪惡監控的重點之重,而且妻子還在監獄遭受邪惡迫害;而神的一面認為,只要正念正行,不生出怕心,誰也不會干擾。有三點理由:一是自從我將邪惡最後一次趕出家門後,這一年多來他們從不敢上我家裏來,只是在院子裏打探、騷擾;二是二零零一年我上天安門打橫幅、喊「法輪大法好」,邪惡都不敢關我,只在天安門派出所呆了三個多小時就放我回來了,現在誰還怕它;三是常人不是有句話叫「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嗎?只要正念正行,保證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因為我們與正法同在,與師父同在,沒有甚麼好怕的。經過思想交鋒,神的一面佔了上風。就這樣,我請會電腦的同修幫我購買了電腦、打印機等設備,並很快教會了我如何打印資料。一個固定的資料點就在我家落戶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直安全運行到今天。

二、修去私心,想同修所想,保證同修所需要的資料

當我熟練的掌握了打印資料的技術後,同修所需要的文字資料基本上得到了保障,同修要甚麼就做甚麼,要多少就做多少。但只侷限在很少的幾名同修來取或由我給送去,再分發下去。

有好幾次其他同修來,我出於安全考慮都沒有給。有一次一個同修從幾十公里的鄉下來我都沒有給,過後非常痛心。靜下心來一想,對照大法一衡量,我這不是走極端嗎,這樣做對的起大法嗎?對的起同修嗎?不能只考慮安全而不顧同修所需,這不是私心在作怪嗎?一個神他會這樣嗎?師父要我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注意安全當然是對的,但不能走極端,要考慮周到。我們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是救度眾生,而我卻沒有盡力克服困難保證同修救度眾生所需要的資料,這事實上是有自我保護之心摻雜在裏面的。

通過這件事向內找,我才清醒的認識到,雖然修煉這麼多年,但舊宇宙為私的屬性(舊法理)在自己的內心隱藏很深。如何圓容好,既要保證資料點安全,又要確保要資料的同修來時都能及時拿到資料,我們人為的想了很多辦法,但都很難兼顧這兩方面,最後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很快就有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既能保證資料點安全又能確保資料供給。現在除了送以外,不管同修誰來取都能當時拿到,不分彼此。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方式方法也要跟上正法進程,對資料的需求也多種多樣,對資料點的要求也就越來越高,僅僅光會打印傳單、小冊子、不乾膠等資料是不能滿足需求的。不會其它技術怎麼辦?我在法中體悟到只要有心去做,大法就會給我們開啟無量智慧。

例如,製作護身符。剛開始大家都不會做,到門市部聯繫做時,一小張要二元錢(a4紙一張就得二十元左右),實在太貴沒法訂做。

我想,常人會做,我們大法弟子就一定能做,但到底是用甚麼做出來的,一時還想像不出。這樣翻來覆去也想不出個頭緒,直到第三天晚上給師父敬香時,看到幾個月前塑封過的師父法像,一下想起來了。

第二天,我跑遍了所在城市有關經銷點也未能找到有銷售塑封機的,直到天黑才找到一家廣告商願意幫我同西安聯繫,結果不到半小時就聯繫好了,當晚就可以發貨,第二天下午可以取貨。就這樣我一同訂好塑封機和有關規格的塑封紙,等第二天提到貨後,利用兩天時間就做出了首批護身符,質量還不錯,以後越做越好,不但保證了本地所需,而且保證了周邊地區同修所需。

又如做《九評》,師父經文《不是搞政治》發表後,我們才開始大量做《九評》,先是一評一冊的發,後同修反饋回來的信息是,群眾普遍反映要全看,應該整本印。但談何容易,一評一冊都供不上,現在整本印就更困難了,雖然行動上按照大家要求在做(因不會做書,只能做成騎馬訂),但心裏很不舒服,心想這樣能夠幾個人看的,怎麼能保證大面積發放所需。

後來,通過看明慧交流文章,和大家在一起交流,才認識到其意義所在。我們決定按明慧介紹的辦法將《九評》做成正規書。我們購置了裁紙、裝訂等設備,做出了基本同正規出版社一樣的書。

在這期間,我們地區的資料點已經遍地開花,有同修已經購置了膠印印刷設備,經負責人協調,《九評》統一印刷,分頭裝訂,一週可做一千多本。正如師父所說:「很多事情用正念去做都能做好。」(《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只要用心去做,不論甚麼都能做好。「因為你們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在為大法做事,而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三、放下執著,不為做而做,履行好歷史賦予的使命

師父在《精進要旨》〈修煉與負責〉中說:「一個修煉者就是一個去常人的執著心者」。實際上,做資料的過程就是自己修煉的過程。我深知要想做好資料,首先要學好法修好自己;只有學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資料。

但剛開始做時,由於甚麼都是從零開始學起,覺的很新鮮,因而常人心全起來了,執著一大堆,如自卑心(學不會時,怕別人說)、歡喜心(學會一點就沾沾自喜)、幹事心等等,尤其是幹事心特別強,好像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好像是為做資料而做資料,沒有把這麼神聖偉大的事當成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在救度眾生。

整天忙的團團轉,學了打印學刻錄,學了網絡學打字,沒有把學法擺在第一位,沒有把握好「三件事」的關係;導致在做資料的過程中不是這出問題就是那出問題,會了這個忘了哪個,設備不是這壞就是那出毛病,不能保證同修發資料所需,沒有履行好自己的歷史使命。正如師父講的:「如果你不學好法,你就做不好大法的事情。」(《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還一再教導我們「不管怎麼忙、事再多,你們也不能忽視了對自己的學法、修煉,這是你們能夠做好證實法這件事情的根本保障」,到這時我才清醒的看到自己學法沒跟上,因為學好法是基礎、是前提、是根本、是保障。

思想清晰後,我合理分配時間,除確保每天兩小時煉功和四個整點發正念外,我給自己提出並堅持做到了「多學法雷打不動,善修心勇猛精進,發正念持之以恆,做資料堅持不懈,常人事隨其自然」的要求,一般情況下都能確保每天學法四小時以上,最少沒有少於三小時。就這樣在靜心通讀學法基礎上,到現在《轉法輪》一段一段背過五遍,一個問題一個問題背過二遍,一講一講背過一遍;《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除師父在法會上講法以外的《新經文》背過四遍;《洪吟》、《洪吟二》經多次全部背熟,能正背倒背如流。

由於學法能跟上,再加上心性的不斷昇華,這樣一來做起資料來真是得心應手,所有法器也配合的相當默契,好多從未遇到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同修所需資料從未誤過,再也不為這出問題那有毛病而窮於應付了。

回顧幾年來證實法的切身體悟和心靈歷程,還有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但自己有決心、有信心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