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是最正最偉大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尊敬的師父好!全世界同修們好!

在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召開之際,交流一下我所在資料點在正法修煉中的點滴情況,主要是想對明慧編輯部提出的「留下更多對這段歷史時期的正面記錄」盡到自己的一份責任,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建點

二零零五年夏末秋初,我們幾位大法弟子先後來到現在這座城市。每個人來的原因有別,但背景類似: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又都被邪惡迫害的失去了原來的工作,不但生活沒有著落,而且在原居地呆不成。所以,開始來時都有一個類似的想法:一邊做生意解決個人和家庭的經濟問題,一邊利用自身的條件做證實大法、救度世人的事。

就在我們遇到一起商量著要合夥做生意,剛要起步時,本市的一個大資料點的同修被邪惡追蹤,後又有部份同修被綁架,而且牽連威脅到另一個資料點的安全。協調人先後兩次要求我們幫助把這兩個資料點的東西轉移到安全處。在把第二個資料點的東西轉到一個同修家存放時,那位同修家裏供著師尊的法像,我們搬放好東西後就先給師尊法像敬香。

輪到我時,我先點燃三炷香插到香爐裏,然後給師尊法像行禮,可就在這時,沒想到三炷香突然全倒了,我只好從新把香插好,再次磕頭。在返回的路上,我們幾個人就悟這件事:這是在點化我們,今天做的事肯定存在問題了!我當時是這樣悟的:為資料點同修和設備的安全我們幫助轉移應該是沒有錯的,但把這些設備都打包裝箱存放起來恐怕就不對了,正確的做法可能是應該把它們轉到安全的地方運轉起來,讓它們繼續為正法出力。我想師父很可能就是在點化我們這一點。

就當時的客觀形勢來說,由於那兩個資料點先後停產,本市大部份同修別說別的真相資料,連《明慧週刊》都斷了兩週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幾個外來的同修在一起集體學法,對照師尊的講法從新考慮當初的想法,面對出現的新形勢,路該怎麼走?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能不能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放下自己的想法,根據當地大法救度眾生的需要圓容整體,按照師父對我們的要求去做,已成為現實的考驗。最後大家共同認識到,我們當初「邊做生意邊證實法」的想法本身雖也不能說錯,但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現在正法要求我們必須擺正關係:先落實證實法的事,後安排做生意的事。在保證整體證實法、救度眾生不會耽誤、不受影響、不被干擾的前提下,有多餘的精力再去考慮做生意的事。大家在法理上明晰後,就做出決定:本市兩個資料點受損帶來的空缺我們補上。

於是我們立即著手尋找到合適的地方,把通過我們寄存的那兩個點的設備和材料拉過來,全部安裝運行起來,建起了一個新的資料點。首先很快接替了對當地同修《明慧週刊》、《明慧週報》等資料的供應,同時也做《九評共產黨》等書籍。因為第二個資料點沒有發生人員損失,在調整了一段時間的狀態後,協調人安排從我們這邊拿出部份設備幫助把那個點恢復起來。而後協調人根據全市的需求情況,分工那個點主要做大法真相資料,我們點就主要負責做《九評》等書籍。隨著正法形勢推進,世人對《九評》的需求量不斷增長,我們資料點就一直在為救度眾生運轉著。

我們資料點的建立看似偶然,仔細領悟,都是師尊的安排,才能有我們的這個點,而且產生在節骨眼上。

把學法放在首位

大法弟子的一切都來源於法,學好法是我們的根本。

我們資料點能穩步走下來,為證實大法、救度世人做出大量應該做的實事,主要靠的是堅持集體學法。我們集體學法時先按自然段輪流讀,然後交流讀法過程中明白的法理,對照自己或相互間存在的問題分析、用法衡量、歸正。

在這個過程中,大家感到每次都有所收穫,觀念在轉變,心性在提高。每次集體學法的最後一步是把資料點碰到的新問題、做資料中出現的困難、同修相互間的心性摩擦、及本市或更大範圍同修做三件事的情況等擺出來,運用剛學到的法理對照,分析原因,找出辦法,互相談、相互講,在法上認識。

我們在自己學好法的基礎上,看到所在城市在這方面還很薄弱,就向協調人介紹了我們的體會和做法,協調人就積極向其他點推廣,並帶動本市在家同修組建學法小組,普遍開展起了集體學法。

克服資金困難

由於當時《九評》的需求量很大,不僅要供給本市,還要供給周邊縣市。我們碰上的第一個困難是購買耗材的資金問題,協調人拿來的資金滿足不了所要的出貨量。協調人盡了最大的努力,但按大法修煉的原則是不能去向學員們集資的,甚至都不便於向學員們講出來。我們向協調人提出,可否拿出我們點上的一部份力量參加社會工作,自己掙錢供給資料點。我們的協調人聯繫了本市另外兩個協調人商量,那兩個協調人認為要保證《九評》的供給,不應抽資料點的力量,資金問題他們想辦法。他倆的最終辦法是每人都把自己個人的錢盡力湊出三千多,一共六千多元給了我們資料點。這筆錢雖沒用了多長時間,但我們知道當時的情況也就是這樣了。

我們集體學法、交流,大家共同認為,困難再大,救人的事是不能耽擱的,每個人都應該發揮自己作為大法弟子的潛力,想辦法把自己能掌握的錢貢獻給資料點做資料。

小陽(化名)到這邊來時只告訴妻子要做生意,來後因當地正法的需要而進了資料點,但又不能再去講明,只能說讓對方放心的話。可現在面臨資料點的困難,小陽就打電話向妻子要生活費。妻子在家鄉有收入,每次都能給他幾千元,小陽數次拿給了資料點。

小玉(化名)在九九年「七二零」前有些常人中的親朋好友借過她的錢,由於修大法對錢財看淡了,別人不主動還,她也就一直不去要。「七二零」以後因去北京證實法被單位開除,幾年沒有收入都沒有因為生活問題去要債,現在面臨資料點的困難,她就想辦法尋找他們把錢討回來給資料點用。

小方(化名)出來前在原居地有貸款住房,現在資料點缺資金,他就回去把房子賣了,還清貸款債務後,把自己能支配的錢給了資料點,等等。

就這樣點上幾位有條件想出辦法的同修每人貢獻的資金都達萬元以上,克服了建點初期的資金困難,保證了資料點所承擔的《九評》的出貨量。約半年時間,更多的同修拿到我們做的《九評》後,主動拿出自己省吃儉用的錢轉送過來,我們的資金運轉逐漸進入了良性循環,再也沒為資金犯過難,而我們對同修們所需要的《九評》或《新經文》等大法書籍,不管多大的要量從未耽誤過一次。

涮碗

資料點同修為了讓有限的資金儘量多出資料,在維持資料點本身的運轉上就儘量節省。在安全、夠用的前提下儘量找便宜的房子,採用諸多辦法節電、節水,穿的基本是當地在家同修支援的衣服,買菜要幾角錢一斤的,盡可能不買單價上元的,等等。我們還有一個自己的特色,就是不論吃甚麼飯,吃完飯後,每人碗裏倒一口開水,自己把碗涮乾淨後喝掉,既保證不浪費一個飯粒,又容易洗碗。一年後有同修離開時曾感歎在資料點的涮碗而專門賦詩一首。

三過家門而不入

我們既然能夠大量做出《九評》,也就不受地域限制,不管哪個地區的同修需要《九評》,只要能聯繫到我們,我們都按要求的時間、數量提供。

小陽到點上約半年時,需給他家鄉送一批《九評》,因是長途路程,同修們問小陽去了後如何安排送《九評》和探家的順序,小陽爽快答道:「只送《九評》不探家。」果然,小陽等同修把《九評》交給家鄉同修後,一刻未停留就連夜返回了。兩月後,又需往小陽家鄉送《九評》,小陽說:我若回家,會耽擱同行同修,影響資料點的工作,還是免了吧。小陽又像前次一樣,送完《九評》就連夜往回返。

過了三個月,那邊的同修又要《九評》,這回資料點的同修一致認為,不管怎樣都得給小陽留出探家的時間,小陽也覺的是需要回去看一看了。但這回送貨牽扯家鄉的幾處同修和其它一些事,具體安排時有難度,小陽便主動表態:我還是不回家了,大夥專心致志把送《九評》安排好吧。就這樣,小陽把《九評》送給家鄉同修後又是一刻未停返回了。回來後,點上同修感動的說:遠古傳說,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今天我們可是親眼看到了,小陽千里送《九評》,三過家門而不入啊!

無名無形安全運作

我們資料點可以說是當地的大資料點,技術力量也相對較強,這是由於我們所擔負的責任沒有一定的規模和力量也是擔負不起的。面對中國大陸尚在邪惡的恐怖環境中,資料點大安全風險就隨之增大的表象,我們靠學好法,不使內部產生隔閡、不使自身走偏,從而在根本上使舊勢力抓不到迫害我們的藉口。

在表面空間,受師尊「大道無形」法理的啟示,我們從方方面面注意做到使當地邪惡根本就不知道有我們的存在,所以就談不上對我們如何如何。當地邪惡確實無法知道我們,因為除了幾個協調人之外,當地大法學員都不知道我們。我們點上只有一名同修負責和協調人聯繫,協調人只是交代任務、收取產品,而我們點的位置、有幾個人、都是哪些同修,連協調人也是一概不知的,因為知不知道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證實法工作的任務完成的怎樣。我們的這個特點有力的保證了我們資料點在表面社會形式上的安全,但對點上同修的心性要求也相對高了,不僅在社會上沒有名,在同修中也沒有名,不管誰幹了多少活,做了甚麼突出的事,或者受了甚麼苦,外面沒人知道。

為遍地開花出力

由於我們整體在法上的表現,協調人每遇到難度較大的事時就願意找我們商量,願意交給我們去辦,周邊縣市有些小型資料點也交由我們去組建、帶動、協助。

一次,有個地區的幾個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幾十名同修被綁架,有幾名同修正念走脫。這幾名同修輾轉聯繫到我市的協調人,要求對他們進行技術支援重建資料點。協調人反覆協商後,最終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我們點。

我們在不耽誤自身所承擔項目的前提下,經過一個月的充份準備,抽出三位同修去他們地區幫助了一週時間。在這一週時間裏,我們沒有急於傳授技術和解決具體的問題,而是首先整天整天在一起集體學法,談學法體會、切磋法理,一起在法上分析他們地區遭到大迫害的原因。特別強調新資料點建起來能保持住的根本是能不能整體在法上提高,從一開始就形成資料點堅持集體學法的習慣是至關重要的。

通過幾天學法後,幾位同修都放淡了急於學技術的心,而更願意多學法。從根本上理清後,我們點的技術同修小方留下來一個多月,一邊傳授各類技術,幫助解決具體問題,一邊繼續鞏固集體學法的形式。

一次,小方在打印《轉法輪》改字所用的字時,打印機自動在紙的中心打印出一列大字:「正法修煉是最正最偉大的」,在大字的兩邊還出現了幾朵黃墨水滴成的蓮花,其字體是專門給命令也打不出來的。同修們馬上悟到是慈悲的師尊在鼓勵弟子,一個個感動的熱淚盈眶。

後續

我們資料點有兩名同修因家庭原因離開了,一名一直未聯繫上,一名一直保持著聯繫。保持聯繫的這名同修現在他們地區承擔著主要的協調工作,我們時常互通信息,相互勉勵,共同精進。

這名同修曾告訴我們,他回去後體會到在這邊資料點一年的最大收穫是學會了集體學法,他現在作為協調人的主要事情就是帶動當地同修集體學法,他本人能被當地同修很快認可的主要原因也在這一點上。由於抓住了根本,所以他們地區正法的各項工作都開展的不錯。最近我們資料點又來了兩名同修,帶著各自的特點、特長,願在這裏與我們共同完成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人員有所變化,但資料點的根本不變,我們一直堅持著──沒有特殊情況,每天都要集體學法,不僅僅是形式的堅持,每次都學有所獲。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