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的大陸大法弟子,得法的時候我十一歲,現在在上大學。回首這十年的修煉歷程,真的是頗有感觸啊!想向師父彙報和想與大家交流的東西太多了。在這裏我說一下我從高考到上大學之後這一段時間的修煉經歷與體會。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正念正行 在師尊呵護下順利走過高考

我是在大法修煉中成長起來的,修煉環境很好,經常能集體學法。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從小學到高中我的學習基本不費力氣,而且成績也很好,基本都是學校前幾名。到了高三學習負擔加重了,學法時間少了,但我每天不管學多少都堅持學法、發完晚上十二點正念睡覺,經常和媽媽出去發真相資料,在學校也和我的同學講真相並幫他們三退。正因為我始終都在大法中成長,所以才能在師尊呵護下堂堂正正的走過高考。

在臨近高考的時候,學校為了提高升學率,就「教育」學生考試的時候要「靈活」一些。也就是要學會抄,要是不抄就考不上好大學。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們是最正的,無論我們做甚麼,都是給後人留下的,不能和常人一樣隨波逐流啊!師父講過「一個不動能制萬動」(《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的法,所以不管別人怎麼抄,我也不動心。

最後一次模擬考試,因為別人互相抄,我的名次比原來下降了幾名。老師怕我吃虧,為了讓我學會抄,找我談了好幾次。看我還是堅持不抄,老師又找到爸爸,讓爸爸說服我。可是不管他們怎麼說,我就是不抄。爸爸(未修煉)氣的暴跳如雷,指著我的鼻子罵我,還說「你們修煉人也太走極端了,不符合常人社會狀態」。於是我就和媽媽還有同修們切磋,他們也有點拿不準。

這時師尊的《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發表了。師尊說,「當時邪惡中共鎮壓迫害要開始的時候,我跟大家講過一句話,我說一個不動能制萬動!當然有的學員能理解,有的人就理解成甚麼都不做、甚麼都不幹了。」我和媽媽還有同修從師尊的講法中悟到我就是不應該抄,大法弟子就應該有堅定的正念和正信!這也是強加給我的迫害,讓我的行為不堂堂正正,讓我不符合法。我不承認它!

在考試的時候我發正念,清除干擾我的一切不好的因素,考出大法弟子應有的水平,證實大法!之後我靜下心來答題。我發現當我真正靜下心來答題的時候智慧像泉水一樣往外湧。就這樣,每一科我都很順利的答完了,沒有任何人干擾我。在考最後一科的時候,還有幾個人想抄我的卷子,但卻怎麼也沒找到我。我就在他們其中一個人的身後坐著,另一個人在我旁邊,還有一個在我後邊,他們就是找不到我。更有意思的是,我前邊的那個男生竟然問監考老師,「十七號(就是我的考號)在哪兒?」老師說,「我又沒給你看著!」

這都是師尊在呵護著弟子啊!因為我按照大法嚴格要求自己了。高考成績發表了,我超常發揮,考出了超出自己平時最好水平的成績,順利的考上了大學。

二、修去對情的執著

在剛上大學的時候,由於身邊沒有同修,遇到甚麼事也沒有人可以切磋,整天就在一大堆常人裏薰染著,感到很孤獨、很寂寞。我每天堅持聽著師尊的講法心裏還好受一些。可是孤獨感絲毫沒有減弱。後來在學校發生了很多事,在常人的環境中,不知不覺的就被常人的大染缸給染了,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等很多心也都出來了。慢慢的那種孤獨感越來越強,有時候,給家裏打電話都想哭。我真的好想找到一個同修啊!

就在這時,我在參加的一次活動中遇到了一個比較談的來的男生。我跟他講真相,他也很願意聽,而且也「三退」了。他是我在大學裏第一個講真相還不反對只聽我說的人。我就覺的找到了一個「知己」。他知道我修煉,他說他也想修煉。我想,要是我和他在一起,能和他一起修煉這也是一件好事。我今後有甚麼事情就可以和這個「同修」切磋了。開始我和他一起學法,教他煉功,在這之後,我們來往的就頻繁了,後來成了男女朋友。

雖然我心裏知道,用法來衡量這是不對的。可是,那個時候我被邪惡鑽了空子,怕孤獨、怕寂寞的執著心被放大的自己陷在裏面不能自拔。我也知道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人都忙不過來,我還有時間去浪費。執著心不去不說,反而會勾起許多執著心來。明知道不對,就是拔不出來。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心裏總有一種負罪感。想要分手又有些放不下他,又怕以後見面尷尬……

放寒假回家後媽媽知道了這件事,我就和媽媽切磋。媽媽說如果我是常人中的孩子,到了這個年齡是可以的,可是我是大法弟子啊,而且是從小得法在大法中成長起來的,不應該這麼做啊!我和媽媽一起學習師尊《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弟子:有的學員想利用自己的婚姻讓人學法,老師法身會怎麼安排?」「師:這個事情我要告訴大家,不要把你的生活和修煉搞在一起,也不要把你的工作和修煉搞在一起。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大法是非常嚴肅的,不是非得求誰得,他們不得就算了。當然,學員的心倒是好的:我付出我的婚姻大事叫你得法。我看到這個心是非常好的。但是我想,你也不一定非得這樣去做。因為法是嚴肅的,你給他的代價對他來講是有求於得法,他得到這個他才學法的,對他來說這是不行的,首先他就不合格了。不是說大法非得叫他得。」《法輪大法 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更清晰的認識到我錯了。

開學回校後,他也提出要分手,經過了幾番周折,後來我發現他並不是真正的想修煉,他把我傳給他的大法書全都刪了。我問他還想不想要了?他說:想要。我再次把大法書傳到他的電腦裏,告訴他記住「大法好」,不管將來發生甚麼情況你都別放棄學大法,他說:我會的。就這樣,我和他平和的分手了。在分手之後邪惡的物質還是干擾我,讓我想他。每當這個時候我就學法或者發正念清除它,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一段時間之後,我終於放下了對他的情,又精進起來了。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過,「這種形式有魔的干擾,也有師父指物化物演化來考驗你,兩種形式都存在,因為人人都要過這一關的。我們從常人開始修煉,走的第一步就是這麼一關,人人都會遇的到。」(《轉法輪》)現在不止是我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周圍和我年齡差不多的小同修們也基本都遇到了這種情況。我們是從小得法的,因為小孩不牽扯這個問題,而我現在長大了,已經成年了;再一個就是邪惡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找我們的漏洞、執著,然後把它們放大,要把我們拖下去,這是另一種形式的迫害。

我就是被邪惡的色魔亂鬼鑽了空子,使我的執著心一個勁兒的被放大。真的好危險啊!身體上也一度的表現出了不正確狀態。當時我感覺我的整個宇宙都變的很灰暗蕭條了。而當我真正放下那個情、那個人心,堅定正念,在法上認識法,從新開始精進之後,我覺的真的是「天清體透乾坤正,兆劫已過宙宇明」(《洪吟》〈劫後〉)啊!

三、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走過了這一「劫」,我想我要在正法修煉中,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必須得抓緊跟上正法進程。儘管學習很忙,但是每天我都堅持背誦一頁左右的《轉法輪》,基本每天晚上打坐一個小時,情況允許的時候就在寢室煉動功。真是「放下執著輕舟快」呀,我的學習成績又上來了,年終獎學金評比,我還得了獎學金。

上大學以後由於開始獨立生活,自己沒有擺正修煉與學習的關係,只顧學習,名利心也起來了,而且又被情魔干擾,自己本身也沒有做好,所以總是由於某些原因得不了獎學金。在我把學法和學習的重要性分清,放下那些名利情後,自身的狀態好了,溶於法中的時候,一切都好起來了。

我努力和同學講真相,可是很多人都是被邪黨教育出來的典型的「無神論者」。我邊講邊發正念,有的人沒等我說幾句,就轉移話題或直接就告訴我別說了;有的人明白了迫害真相,但還是不三退。我就想辦法,把我能收集到的大學生的電話和QQ號碼都給發到了明慧網上,希望海外同修能幫助共同救度,我覺的現在的大學生群體真的太可憐了,被邪黨毒害的太深了。

我們現在的課程很緊,每天都得學習到很晚,學法的時間少之又少,覺的沒有時間寫心得體會了。我想時間再緊也得寫,圓容大法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本來第二天我們有一上午的課,可是當我們去上課的時候,突然通知老師有事,課不上了。我悟到這是師尊在給我機會和時間讓我寫交流稿。於是我專程回家寫心得。而今天,我在家寫心得的時候,又正好看到了師尊的《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真是太好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尊的精心安排。

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尊那無處不在的洪大慈悲,我會更精進的。

向偉大的師尊合十。
向可敬的同修們合十。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