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打工仔對「法輪功」的認識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記得許多年前,不知是從市裏還是鎮裏來了兩個陌生人,帶著一台機器,借用大隊裏的老人活動室,一邊播放音樂一邊介紹說,誰戴上耳機聽,他就會如何如何。有好奇的老人就試一試,果然不到幾分鐘,試聽的老人有著不同的變化,有的放聲大哭;有的樂得就地打滾。當時我也不知道是甚麼邪門歪道的功,有的人不負責任的說這可能就是「法輪功」(其實根本不是)。那時我第一次聽到「法輪功」這三個字。

又一次,我從街心公園經過,偶然發現公園裏聚集著很多人在鍛煉身體,我順便停下來看他們那麼多人都在煉同一個動作,感覺很好奇,就往前面擠打聽別人他們到底是在煉甚麼?別人告訴我他們煉的是「法輪功」。我心裏就感到很奇怪:上次聽說是「法輪功」,這次又是「法輪功」,為甚麼兩次不一樣?我當時想不關自己的事,管他煉的是甚麼功,只看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過了幾天,不知是法輪功學員的傳播效果,還是人們煉了之後有甚麼收益,在鄉里也傳得有點神,說甚麼煉了人不生病,病自然會好,說的很神。我就問我的媳婦:你知道甚麼是「法輪功」嗎?她只回答我一句:那可是老人們早上鍛煉的一種功法或許是氣功。我出於關心媳婦的身體,開玩笑的回她一句:那你早上也去煉呀!她說:我才沒那閒工夫。就這樣,又錯過了機緣。

又過了幾天,全國上下電視新聞都說法輪功的壞話。那時我才知道真正的「法輪功」創始人是李洪志先生。電視全天候連續不斷的報導壞話,全國上下全面開始鎮壓法輪功,誰煉了抓誰,搞得人心惶惶,酷似「文革」再現。

不知是共產黨的宣傳力度大,還是「自焚」事件(其實是中共的栽贓)歷歷在目,當時作為共產黨員的我,在心裏也有點氣。後來,猛烈的鎮壓表面上也算平息下來,只是偶爾聽說在國外的法輪功學員怕回國後受到共產黨的迫害,向所在國申請政治避難。

為了讓家人過上更好的日子,我選擇了出國打工這條路,並有幸如願的跨出國門,踏上了以色列這塊自由民主的地方。

打工的日子是非常艱苦的。每天都要起早貪黑的辛苦工作,雖然經濟上有所收穫,但精神上備受孤獨寂寞的折磨。有空時就去我們中國人聚集的「羅馬街」玩兒,看到街上有一處特色的景象:一些外國人在那裏發送宣傳法輪功的小冊子。我思索:為甚麼事到如今已隔三年五載,在國內還在被共產黨鎮壓的法輪功,在國外卻能夠自由的宣傳?我本著無聊的心情和打發時間的心態也去看那小冊子和大紀元報紙。看了以後發覺他都是揭露共產黨醜惡的一面,有的正是被國內所封鎖的新聞,跟國內所說的完全是兩樣,我基本上是每期的報紙都看,慢慢的發覺法輪功並不像共產黨講的那麼可怕。

在我工作的地方,緣份使我結識了一個新朋友,她那禮貌文雅、正氣大方、氣質不凡的外表使我對她的印象很深。經過斷斷續續的接觸覺得她是一個慈悲善良、樂於助人的好人,我確定她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認識一段時間後,才知道她是一個法輪功學員。我詫異:又是「法輪功」?

從她的談話中,時而流露出她的身體受益於法輪功五套功法的鍛煉,她的心靈和思想、智慧和視野通過「真、善、忍」的修煉得以淨化、提升和拓展……

既然有緣相識,她又有一顆慈悲善良的心 ,我決定進一步看一看真正的「法輪功」。首先她幫我把黨、團、隊退掉,後來到她學法的地方一起學法,也接觸了眾多的學員。他們都是比較友好的,雖然我到以色列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多少也了解了一點法輪功。從更深的意義上我也無法談,因為了解不是那麼深,從表面上看,法輪功的五套功法煉了以後對人的身體是相當有益處的,大法裏的「真善忍」三個字,看似普通,其實是很深奧的做人原則,學透不用說是提高了人的心性和層次,更不是人間的凡人。總之,《轉法輪》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書。

大法弟子,他們都有一顆正義感的心──看不慣共產黨迫害無辜的大法弟子。他們呼籲全世界的人站起來,譴責中共,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他們的壯舉,是可喜可讚的。他們也希望全世界人們和平相處,過上平靜安寧的幸福日子。

我誠心的感謝我的那位朋友,把我帶進了大法修煉的門,可我非常慚愧,由於種種原因,無法經常的跟他們一起學法煉功,不能如她所願的儘快學好大法並悟透。我也想盡我所能的學好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則做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