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盤錦同修警惕以「集資」形式欺騙大法弟子的行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同修講,遼寧省盤錦市(證實大法)環境複雜,有點亂。實際上,盤錦集資問題一直是「亂」的根源,根就在盤錦遼河油田的曲志巒身上。他表面上還在學法、煉功,還自稱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因為這樣才在一些學員當中具有一定的迷惑性。我們都知道一個人真實的心性不是簡簡單單的看其表面在學法、煉功就認為是大法弟子,真正的大法弟子是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去修心性,嚴格要求自己,而決不是表面在做事。

曲志巒,此人在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前曾擔任過盤錦輔導站站長,但他並不真修,而且在九九年的七月之前,他就謊稱大連總站以支持氣功事業為名,在學員中徵集資金,並將大連總站發下來的《論語》掛圖加價賣給學員,當時他由於執著於名做了很多不符合法的事,如,帶著所謂開天目的人到處看誰有附體……當同修給他指出來的時候,他不但不聽,反而排擠同修,給同修之間造成很大干擾。而且他還傳假經文,後來被反映到研究會,被撤換下來。

在二零零三年五月,盤錦地區開法會,他和另一個學員,將參加法會的人員名單寫在紙上,並商量將盤錦地區做真相的資金由他們統一管理,統一安排。其實這已經是偏離法的行為。當那些同修陸續到達後,被惡警知道,三十多人被非法抓捕,後多人被非法拘留、勞教。他本人也被送到本溪教養院,在此期間,他本人轉化並積極配合邪惡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在這裏還出賣過同修。在二零零四年回來後,同修多次找他談,他都不聽。之後就開始搞集資。

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七年,盤錦大法弟子(主要協調人)連續三年,多人被綁架迫害,多人被判重刑,多的達十三年,其中大法弟子辛敏鐸被迫害致死,給當地正法救度眾生造成巨大損失,然而這些事情,與曲志巒集資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係。二零零五年胡哲輝等人被綁架時,曲志巒等就幸災樂禍的說:胡哲輝反對集資遭報了!這樣的話只有邪惡才會說出來。據六一零內部的人說,他與六一零的人走的很近,而且在多種場合多次美化六一零,說六一零是如何的「好」,「保護」大法弟子,云云。

他們知道,如果從來沒有煉過法輪功的人,在這裏行騙,很難騙取有錢的大法弟子的信任,於是他們就四處找可以被他們操控和干擾的個人和地區。由於這個秘密組織主要任務是從大法弟子內部騙取錢財,給邪黨鎮壓輸血,破壞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所以他們專對有錢的地區下手。

二零零三年曲志巒等人從盤錦教養院被綁架到本溪教養院,在這裏,邪惡們盯上了他。曲志巒違背大法要求,標新立異,從盤錦市六一零,遼寧省六一零,直至邪黨中央六一零都很清楚,特別是曲被兩次綁架後的表現,惡人認為其大有利用價值,另外空間的邪惡也看中此人,為了干擾這方大法弟子證實法,所以邪惡上下配合選中他,一方面其過去當過輔導站負責人,有一定所謂影響力;一方面其貪生怕死,根本不是真修者,才便於操控;還有就是其教師的出身巧言善辯,能顛倒黑白,是被利用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最佳特務人選。在本溪教養院,某日,市六一零、遼寧省六一零某些人,親自找曲志巒談話,威脅恐嚇,不過三言兩語,曲志巒由於根本執著所致,從內到外徹底崩潰,背叛大法,甘願做六一零的特務,速度之快之順利,六一零邪惡相視會心一笑。

盤錦地區尤其是遼河油田職工收入相對於其它地區較高,生活穩定。而這裏的一些學員求安逸心較強,而又不想被正法形勢落下,這一怕一求之心,正好被邪惡盯上。

曲志巒以幹「大事」、建「大威德」、上「大層次」為幌子,欺騙那些法理不清,有求而又想走捷徑的學員,他們通過看大法弟子網站,不斷的變換集資謊言。源源不斷的錢財流進了邪惡們手裏。據他們說:僅盤錦一地就被詐騙去幾百萬!當有些同修向曲志巒詢問那些資金去向時,他們說,資金已經完全轉給海外了,而有些同修通過明慧對此事核實,明慧說根本沒有收到此錢,而他們卻說,那是明慧不知道。當同修明確要求其說明資金的去向,他們說,那是通過秘密渠道轉到海外的,不能對你們說。而且他們曾在同修面前假裝發誓,如果此錢師父不能收到,他們寧願形神全滅!其實哪個騙子在行騙的時候不是如此做的?就像有些人在勞教所裏在幫助邪惡轉化大法學員的時候,都假惺惺的發誓:看我轉化了,轉化了多好,如果不好我寧願形神全滅!這個道理是一樣的。

儘管幾年來,針對集資問題,當地部份大法弟子反覆勸說,網上多次交流,明慧編輯部幾次發表文章談看法,甚至明確告訴大家:《海外證實法不接受大陸弟子的資助》,可是曲志巒等人一意孤行,直至近日,還在鼓動集資。其骯髒的特務行為,不僅是截斷了盤錦幾百萬大法弟子用於證實法的資金來源,還嚴重干擾當地救度眾生,使這裏長期陷入內耗之中。更可怕的是要把那些至今受其迷惑,不知「以法為師」迷戀集資的學員推向極其可怕的境地。

大法是慈悲的,但是威嚴同在!走到今天這一步,曲志巒還有沒有機會走回來,不是同修們慈不慈悲的問題,而是取決於他能不能真正認識自己所犯下錯誤的可怕,即使這樣,問題是大法還給不給他機會。

在此,提醒那些還盲從於他的同修,我們只有一個師父,一部大法,師父要求我們「以法為師」。「集資」造成這麼大影響的事,為甚麼就不能放下「外求心」,真正的去學一學法,看看師父法中是怎麼講的?我們是「學法」不是「學人」啊!跟曲志巒跑他能給你圓滿嗎?師父不讓幹的事我們如果幹了,還不知認錯,那不就走向了大法的對立面嗎?不也就成了正法所要清除的對像了嗎?而且邪惡也不會放過你!是現在它沒管你,還在縱容你,一旦利用完了的時候,那下場可想而知,不但有性命之憂,而且與其連帶的無數眾生都會隨之銷毀。

曲志巒你知道你集資是在幹甚麼嗎?你在破壞師父給同修安排的正法修煉與救度眾生的路,這與舊勢力、邪惡的表現有甚麼區別,自己想想這是甚麼罪?!如果因此通過你集資而把這個同修毀了,其罪何等之大呀!你還可能有機會嗎?

你們知道嗎?因為你們的集資,有的同修知道錯了,她家庭本來就困難,對被騙取的錢念念不忘,學法時腦子反映的是這事,煉功時腦子反映是這事,發正念腦子反映還是這事,到同修那兒嘮嘮叨叨還是這事,救人的正事也幹不了了;有的偷偷拿家裏丈夫剛掙回可憐的一點血汗錢給你們,導致家庭不和;有的被你們哄騙的賣房子幾十萬捐給你們,導致家庭貧困,嚴重的干擾同修修煉和證實法;有的被你們蠱惑的心血澎湃,不惜借錢集資,甚至有人想借高利貸集資;等等等等。你在幹甚麼呢?不是在干擾正法救度眾生麼?不是起到了邪惡都起不到的作用嗎?

儘管六一零、曲志巒不斷變換藉口騙你們,甚麼今天為大紀元,明天為新唐人,後天為新年晚會等,到後來,打著師父的旗號,說甚麼師父讓做的云云,師父如何家裏如何云云,你們想過沒有,曲志巒是誰啊?他們能是師父的「代言人」嗎?師父有「代言人」嗎?師父不是反覆告訴我們「以法為師」嗎?左一套,右一套,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今天一套,明天一套,這不是常人中騙子的做法嗎?同修啊!怎麼這麼理智不清呢?這樣的謊言栽贓到師父身上,這是甚麼?這不是謗師嗎?你遊說一人,謗師一次,邪惡給你記下犯罪一次。大家都知道,邪惡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大法、大法弟子其中的手段之一就是造謠、栽贓,它們給師父造謠,誹謗師父,說師父「斂財」,「辦班賣書斂財」。同修們冒著生命危險,進京上訪,告訴政府、世人真相:……。師父曾說過:「我不會管你要一分錢的,我只是教你向善。」(《悉尼法會講法》)師父沒要過大法弟子一分錢……。當你們說:師父需要錢,師父家裏需要錢。這明擺著就是欺騙!與迫害大法邪惡造謠有甚麼區別,不是在向大法潑髒水嗎?你們可知道,當年大法弟子為了「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付出生命和血的代價!想一想,你在幫誰的忙?

師父的講法、經文在明慧網上發表,大家都知道,邪惡也知道,明慧網是大法弟子的網站,師父說:「重大問題看明慧網的態度」,關於集資問題,多年來,明慧編輯部發表多篇文章,大家即使上不了網,也能看到明慧週刊,為甚麼就信曲志巒,不信明慧哪?明慧說:不能集資,集資是亂法。你們不聽,更不去用師父的法衡量。曲志巒說:明慧有特務,那文章是特務寫的。你們就信,也不用法去衡量。曲志巒說:師父讓集資,明慧不知道,你們也信。你們想過嗎?曲志巒是誰?明慧不知道的,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明慧有特務?難道大法弟子的網站(明慧)師父不用,大事用曲志巒他們的特殊通道。這樣淺顯的道理都不明白,那一定是被執著迷住了心智,我們向內找一找吧,我們到底執著甚麼?為甚麼總是分辨不清老是受騙上當?!

修煉是嚴肅的,修煉不是「做事」,更不是賭。修煉層次的提高根本不是用錢所能買來的!那是依靠我們在心性方面嚴格實修修出來的!其實很多同修在理智上也明白這麼做不對,但表面感情上不想也不敢面對,一廂情願的認為曲某他們這麼做對。因為他們把自己的希望全部押在了集資上邊了。其實不管我們以前在集資上做了甚麼,我們不能去賭,把自己修煉的一線希望押在曲志巒身上,把自己回歸的希望、自己的未來、自己的世界的未來都押在了曲志巒的謊言上。根本就不值得!修煉是神聖更是嚴肅的,決不會存在僥倖和一廂情願的事情。那樣一意孤行,對的起我們當初跪在師父面前所發的誓約嗎?對的起那億萬年的輪迴轉生中所吃的無數的苦嗎?對的起天國眾生的殷殷期盼嗎?對的起偉大的師父的慈悲苦度嗎?!同修們好好冷靜下來想一想,放下包袱,早日從那可怕的迷失中走回來吧!!

建議盤錦所有參與集資,勸別人集資的同修,把過去所做的錯事,說給同修,或寫出來,統統曝光,不給邪惡迫害藉口,堂堂正正的走回來,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珍惜最後的機會。徹底清除盤錦大法弟子中的集資毒瘤。更好的完成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應盡的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