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集資」與「付出」的一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大陸大法弟子在邪惡的迫害中,由於邪惡瘋狂的打壓, 給我們的修煉帶來很大的困難,這是一件壞事。但反過來看,它又給我們大法弟子創造了一個實修的環境。精進與不精進,真修與假修,在此環境下無可掩蓋的暴露無遺。

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知道自己已經走過了個人圓滿的那個過程,知道歷史今天賦予大法弟子的責任不只是個人的解脫和圓滿,而是救度更多眾生,所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做好三件事中來,並且省吃儉用省出錢來組建了資料點、幫助資料點,有的還建立起家庭資料點。記得康寶縣有個七十多歲的老同修,沒有生活來源,幾乎每天吃的都是土豆,將兒女給她的生活費一點點省出來,交給做資料的同修;還有一位三歲多的小同修媛媛,將平時親人給他的零花錢從存錢罐中取出來,說是救人用的……。

而一些同修,到現在還停留在個人修煉階段,表現上只是學法煉功,家裏供著師父的法像,但不出去講真相,和同修接觸也很少,所謂的「在家獨修」;還有一些同修,他們只看大法經文,不看明慧。對一些重大事情認識不清;有的也看明慧,但是把自己當作了旁觀者,不對照自己。怕自己個人利益受到損失,怕這、怕那。這兩種人一般只要師父的講法,對其它真相資料卻不感興趣,經濟上也不付出。

我的認識是:我們是正法修煉,名、利、情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之前,也就是在個人修煉階段就應該去掉。做資料的同修,大都是在邪惡迫害開始時走出去參加過護法,並遭到邪惡的直接殘酷迫害。隨後,他們在生活不富裕的情況下,省吃儉用用自己的錢,並將自己家中的東西獻出來,辦起了資料點,他們對錢財放的很淡。相反有些同修甚至是經濟上比較富裕的同修,在家按時收到免費資料,還把師父不讓在大法弟子中集資的講法作為託詞,卻心安理得。師父還講過不失不得的法,又該怎樣去悟哪?

記得在邪惡瘋狂迫害之前,師父的新經文下來後,我們都是自己去複印,每篇單頁就六、七角,複印一本講法就得十幾元,那時都是自己掏錢,而在迫害後的七年多當中,單篇經文發了多少咱不說,光講法就三十多本。如果說向眾生散發的真相資料與自己沒關係的話,那收到的講法成本費是否應該自己付出呢?

我悟「集資」和「捐資」是兩回事。師父不讓在大法弟子中「集資」,大陸大法弟子也一直在嚴格遵守著。資料點在困難時沒有和大法弟子伸手集過一分錢,可是當時鋪天蓋地的真相資料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都是出自於這些大法弟子自覺自願的捐獻,這是他們在對錢財利益看淡了的基礎上為維護大法、為救度眾生的大善之舉。

當然我不是勸說某些同修向資料點捐資,勉強的行為不是修。大法資料點已經走過了最艱難的時期,在今天較為寬鬆的條件下,我提出這個問題,是為了提醒這些同修,在正法即將結束的今天,是否應該對利益之心要修修呢?同時也在這艱難的正法時期為自己建立一份威德。

我們不是要修的執著無一漏嗎?在邪惡瘋狂迫害最嚴重時,無數大法弟子放下名利、放下生死,前仆後繼走出來衛護大法、證實大法、抓緊時間,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有的同修失去工作家庭、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時至今日,還有同修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有的流離失所,還有的同修被迫害的傾家蕩產。而他們對大法堅如磐石的那顆心,令邪惡膽寒,也為大法弟子在世間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留下真實的體現與輝煌的記載。

過去的幾年裏,我們因怕心沒走出來的學員,由於對邪惡妥協的懦弱導致了迫害的更加嚴重,造成那些走出來的同修受到嚴酷的迫害,那是過去的事了,已經是無可彌補了。而在今天,形勢較為寬鬆的條件下 ,我們是否應為他們多分擔一些呢?以免將來在這件事情上給自己留下無法彌補的遺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