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的一段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去年,我妻子和幾位同修到山區地方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告發,遭到惡警的非法抓捕。後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手銬自己鬆開,我的妻子正念闖出黑窩,在這段時間一直流離失所。

由於學法不深,幾月前妻子再次被惡警非法抓捕。我也被非法抓捕遭到了迫害,在這期間發生了幾起事情使我更加堅信師父時時都在保護著我。雖然我很不精進,可師父沒有嫌棄我,還在保護著我。有時想到「大法弟子」這個稱號感到很慚愧,覺的只配叫「學員」。

那天惡警把我非法抓捕到黑窩進行迫害,兩個惡警把我的兩隻手從後面(右手從上,左手從下)使力拖在一起用一副手銬銬起來,再用一副一端銬在手上另一端使力拖了銬在椅子背上。那種痛苦無法表達,汗水一小會就把襯衫給濕透了,當時冒出了如有機會就自殺的想法,這個念頭剛一閃出,「自殺是有罪的」這句話也同時閃出來。於是我就趕快消除這個念頭。

過了一小會兒他們就把手銬鬆開了。後來兩個惡警問不出個結果來又用了一次這種手段來迫害我,這次我只管發正念。

後來惡警把我們送到看守所。在路上我想起了有人講過,凡是新進去的都要被打,我一下怕心就出來了(我從小就膽小怕事,除了小時候,我記的到現在沒有和誰打過架)。同時想到大法弟子到了哪裏都是金光閃閃的,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的狀態,有誰敢動我。想到這些我也就不怕了。

我剛進去坐下,一個十七歲的小青年就走過來(打人的架勢也擺出來了)問:「整哪樣進來的?」我說「煉法輪功。」我話一落,就聽到「煉法輪功的不能打,不能打。」後來我才知道說這話的人是裏面獄頭,他跟我講,他有個朋友也是大法弟子,也跟他講過大法的事。小青年一聽回頭就過去了。(後來這個小青年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原來估計要判二到三年,宣判後判了一年,他說他在法庭上就高興的笑出聲來,完全想不到。他還說出來後要來找我煉法輪,我把家裏的地址告訴了他)。

過了一陣,有一人叫我過去,他問「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的。」他又問「你會煉嗎?」我說「會的」,「你煉煉我瞧瞧。」我說「這裏能煉嗎?」他說「你煉你的,怕哪樣。」我很平靜就過去說我煉第五套給你們看(因為在床上),我就坐了下來(單盤)開始煉第五套功法給他們看,當煉著每一個動作時候我覺的好像有人在帶動我的手,很自然很舒服,這是我煉功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在這裏我完全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每個動作煉完後,我慚愧的說「我煉的不好,煉的好的這隻腳不是在下面,而是像這種要在上面。」說話的同時我就去拉下面的腳,我想不到就輕輕巧巧的把下面的腳給拉上來,還正正規規的雙盤著,而且還不痛。平時還沒拉上來一半就痛的不敢再拉了。當時我的心情是非常非常激動。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保護著我。

剛剛進去我甚麼用品都沒有,個個對我很好,有的送毛巾、有的送牙刷、有個送我衣服,他們都叫我「法輪功」。其它的我就不說了。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