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就是救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近日費了好大周折才看到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當錄像中師父眼睛看著我說「恨鐵不成鋼」時,我低下了頭,我就是那種不爭氣的弟子之一啊!

轉變觀念,突破自己,去除了原來不願交流的想法,拿起筆來,助師正法、證實法才是正悟。下面,我就將三年來在救度世人中遇到的幾件事寫出來,證實大法的威德和神奇,留給後人。

一、讀《九評》、傳《九評》

我是帶著治病的執著走進大法的。零四年九月一日師父發表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時,我正在生死線上掙扎,是師父法身親臨醫院救回了我。當時,我在心裏發誓:助師正法,救度世人。

零四年臘月二十七日,同修給我送來了《九評》,我只看了幾頁,就面貼資料趴在那兒睡著了。醒來後,很納悶:我怎麼會這種姿態睡著了呢?第二天,我帶上幾個護身符,去趕大集,集上人多的擠著走,突然,腳下未滑,卻被騰空射起,一個「背躍式」重重的仰面摔倒在馬路中間,冰天雪地,我這麼高的個頭,這麼大的年齡,頓時摔的一點也不能動。心中明白:這也是取命來的!人群立即散開,我眼睛看著那密密麻麻的人腿和各式各樣的鞋,心中馬上想到:沒事,師父說好壞出自一念。沒事!躺在當街一動不能動,十幾分鐘後,一個農村婦女走過來,對我說:「我扶你起來吧?」又過了幾分鐘她扶我坐了起來,人群漸漸散去,我想站卻站不起來,只好坐著發正念。十幾分鐘後站了起來,沒甚麼問題。我知道師父又救了我一次。我將那個婦女請到路邊問她是哪個村的,並送給她護身符。(後來,再次遇到她,和她講三退,她同意了。)

三天後,我的頸椎、鎖骨不能動,不住咳嗽,整個胸膛不敢動,不敢喘氣翻身,起床都很吃力。但我仍堅持學法、煉功、發資料,半年後,這種狀態才消失,神奇的是,無論怎麼疼,學法煉功都能照舊。如果是個常人,後果就不堪設想。

這件事,障礙了我接觸《九評》,之後一個多月不敢看,甚至懷疑我看到的是假的。看到我這種狀態,同修們都很著急,一個同修與我交流說,你就信師信法,不要用自己的觀念去分析所謂的對錯,就能突破。我一聽有道理,於是就去一同修家看光碟,第一天晚上看還可以,覺的沒甚麼,這些我都知道,第二天下午再看時,就開始鬧心,失態,坐著不行,站著不行,歪著不行,走也不行,想到師父曾說過,遇到問題向內找,於是,逼著自己坐下來,向內找。找啊找,還真的找到了。原來是我自己認同共產邪黨的東西,不願聽誰說它不好。不誇張的說,得法前,我的每一個細胞都是這些東西。明白這層理,我靜下來了,接著看完第三盤,心中的那份震撼就不能言表了。接著我開始讀《九評》,那真是硬讀啊!每讀一遍身體都會出現「病業」反應,但很快就會消失。讀過四、五遍時,周身感到輕鬆了。

有一天,在天目中,看到一片片一串串圓圓的大大的亮晶晶的東西,有的地方發暗,有的地方通亮,不知是甚麼。同修說,那是細胞啊!我明白,那是《九評》在淨化我的身體,後來養成了習慣,隔三差五的就讀一遍,清理自己身上的邪黨文化的東西。

東北冬天很冷,我四肢怕冷,平時上街都凍的不行,但同修帶我去傳《九評》時,卻不是這樣。裝在手套裏的《九評》像手爐熱乎乎暖烘烘的,鞋裏也像墊了毛墊一樣,走多遠也不冷,而且身上發暖,身體周圍就像有一層罩似的,有一種感覺,神聖的感覺洋溢在自己的周身,明顯感覺到師父就在身邊。

二、變被動為主動

實話實說,我剛開始「勸退」是被動的,是一種報恩的心理,以為我的生命是師父幾次救回的。理智上認為:我是師父弟子,師父讓我做甚麼,我就應該做甚麼。但實質上仍是人心太重,怕心十足,所以做資料「勸三退」效果一般,完成任務式的去做,有點做點,有時還躲躲閃閃,明知不做不對,做又有怕心,生怕給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帶來迫害,很被動。通過同修們的幫帶、學法和師父的不斷點化和呵護,慢慢的轉變過來了。

有一天煉完功,天目開了,看見遠處煙塵滾滾,高達數米,很恐怖。想到師父說的要救人啊,上班後,想救誰,誰就到我辦公室來,一連退了五人,而平時退一個都十分不易。

二零零六年初,當同修將蘇家屯迫害大法弟子,活摘人體器官的信息告訴我時,我驚呆了!感到太殘忍、太慘烈了!面對同修帶來的各種型號的傳單,我的怕心與責任心進行了較量,最後,我選擇最大的那些傳單。神奇的是,我剛接過那沓傳單,周身立即發熱,我明白是師父在給弟子加持能量了。第二天清明節,又一個同修來我家,帶我一同將傳單都粘貼出去,告知世人。

三、講真相,勸「三退」中遇到的幾件事

家鄉有一對老夫妻,非常相信法輪功,每次見到我,都要問長問短。我借給老先生一本《轉法輪》,給他老伴一個護身符,並給他們辦了「三退」。前幾天回家,聽姐姐說老太太摔壞了,已四十多天沒下地。我立即買了水果和糕點去看她。她傷的並不重,只是右腳趾小骨骨折。我給他倆口講了紀曉嵐(他們在電視中知道他)書中寫的「劉橫」(正見轉載)的故事,告訴他們煉功不等於上保險,當大夫不等於不得病,人生生世世的難和業不還不行這層理,但還的形式、成度會不同。老太太挺通達,悟性挺好。她告訴我,老頭看書效果挺好,往年這個時候前列腺炎和腦血栓犯病,甚麼都幹不了,今年劈柴、弄水甚麼活都能幹了。她沒上過學,不識字,我答應過幾天將師父講法錄音帶借給她聽,老太太高興極了。

四、救人就是救自己

我懂得,我的生命是延續來的,是師父給我的修煉機會,所以要加倍珍惜。但我惰性很強,身體狀況稍好一些就鬆懈,人心太重,執著的東西太多,所以,修煉過程中魔難就多。

年初以來,修煉狀態不好,臉色灰暗,《轉法輪》看不進去,整個修煉呈下滑趨勢,自己也明白,但就是提不起精神,正念不足,發正念時經常睡著,師父再三點化還是睡著,最後跌到地上,腿都摔破了,從此精神起來,再也不敢睡了。出去發資料,講真相走形式,漸漸的,有時甚至忘記了自己是煉功人,無奈時,叫著自己的名字罵自己,我怎麼了?

直到有一天,打坐時天目開了:只見一座光禿禿的山崗上立著一座孤零零的墳包,周邊只有幾棵低矮的小樹和茅草,好淒涼。我一下驚醒了。好好悟悟吧,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我,一是我的生命如不抓緊修煉,就會有危險;二是我救度眾生做的不好,我的世界裏沒有眾生。悟到了,就要去做,我開始主動去講真相,勸「三退」,師父又幫助我去掉怕心,不斷安排有緣人到我身邊,效果不錯。又暈暈乎乎鬆勁了。

又是一天早晨,煉第五套功法時,天目又開了。這次見到的墳墓比上次還大,而且對著我這面的墳墓的墓土都落下來了,露出了墓門。後面山崗上的小樹儘管比前次多了一些,但仍稀疏。我立即明白了:舊勢力!你妄想用死亡來嚇唬我!我是主佛弟子!我只聽師父安排,完成我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大願。正好這時師父《美國首都講法》發表了。師父說:「除了你們個人在走向最後圓滿的路上所要經歷的、所要開創的,你們最主要的、也是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不是為了我,也不是為了正法,是為了你們自己。」那時,抬眼望天,全是「救人!救人!救人!」碩大的隸書,知道師父心急如焚啊!師父在點化用重錘敲我呢!我立即開始全方位救人。家人、親戚、同學、同事、朋友、左鄰右舍、師長、領導,遠的、近的,登門講真相、打電話勸退,除極個別的還在觀望,幾乎是全退,只要我想到、遇到的,只要開口就退,好像他們在等著我。只要你想救人,師父真的就幫你。救人時奇妙的巧合讓你實實在在的知道,這真的是師父留給、送給弟子們建立威德的機會。

前一陣,天目又一次開了:墳包不見了,一片新翻的土地展現在眼前,各座山崗上都長滿了翠綠的小樹,鬱鬱蔥蔥,長勢喜人。我的世界有生命了!謝謝師父!

救了多少,我沒有統計,但被救的都是好人,善良的人,還有的是幾世淵源的人。我還要按照師父的願望繼續救下去。師父說全人類的人都是他的親人,那麼也就都是我們的親人,生生世世結緣,只為今生得度、得救。同修們,都來救人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